中青诗联网第十一期分韵活动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09 16:21:3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中青诗联网第十一期分韵活动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主持:陈洪亮【聊城大学大运河诗词楹联协会】

收录:刘瑞【聊城大学大运河诗词楹联协会】

点评:卢星【中青诗联网执委】


春怀
闻“故友”Stephen William Hawking卒,惊之!有所思,遂成文!
山风梦雨荡轻尘,
已是神州二月春。
自古有生无不老,
终成荒草冢中人。


滇*清泠(冒泡就叫我去练舌头):最后一句我怎么想起了红楼梦


鄂*濯兮:这种用的蛮多啊晋代衣冠成古丘嘛王梵志也有差不多的


川*传说的中青诵读员花若子:惊之,惊,意动用法


星哥点评:作者这个“有所思”也思的太远了些。。。。前两句是春怀,后两句就跳跃到生死感慨了,整个绝句好像一分为二,不是一个整体,主旨不明确,还不如单单写春怀好了。



阮郎归 • 入疆思西部甲士有感

春风吹度玉门关,河西同月圆。
百花争艳九州天,昆仑望赵燕。
鸣柳叶,响胡弦,寒衣笑入眠。
冰山长卧铁军团,丹心御白闲。


鄂*濯兮:百花争艳九州天,,,建议是别用成语入诗啊 阿不,词。因为创作是创新,包涵一个重置主谓的过程,不然就是重复前人作品了用成语感觉拾人牙慧。不不不,不是修改的问题用成语让人感觉 写诗在走捷径,没有思考,想到什么写什么


川*传说的中青诵读员花若子:每次读到成语入联都觉得很别扭,但是我是说不清为什么 。昆仑望赵燕,联系我国东南到西北,眼界跨度之大,这两句尽显家国情怀,从中可以窥见作者的大气度,假以时日,定是诗中史手,千古国音


星哥的评:意象略微杂乱,第三句“百花争艳”非常出戏,也是颇为费解,与整个词风格格不入。下片的“笑”字,也是不甚理解。。。想说他们就算春天到了,还穿着冬天衣物,也会笑着睡觉吗《笑哭脸》是这样的话,有些想象过度了。结尾还可以。



减字木兰花·惊蛰后又见雪

阳回三月,落雨未停犹落雪。
愁上眉颦,笑我离家似断魂。
茶添姜桂,一捻红糖温腹胃。
知会春风,待到清明再见侬。


鄂*濯兮:这词牌一不留神就能写得特古风啊 这个没有特别明显,可能就是指一个节气


评:起句“阳回三月”,太阳在其他月份就不出来嘛。。。作者应该是想说春天回来了,但是这样表达有点差强人意。接着,既说愁上眉头都皱了,后面这个“笑”是不是笑的有点尴尬,再者有后面的“断魂”,这里的“笑”就算是苦笑,也是不太合适。下片稍好一下,结尾处可玩味。



 
咏玉兰花(新韵)
颊上微醺持醉盏,枝头轻梦借春华。
原来故里寻常树,却作他乡报信花。


川*传说的中青诵读员花若子:好像还可以


鄂*濯兮:好像还可以


辽*江离:……可能这就是,自己写的时候觉得都挺通畅的,但是别人看的时候却需要靠注释才行。。确实是生硬了。。


川*传说的中青诵读员花若子:前人句子有没有类似后两句的呢,一下子想不到


鄂*濯兮: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感觉反过来的


评:整个诗相当自然,第二句的“轻梦”恰到好处的提点,为结尾两句铺垫,煞尾这两句还是挺出彩的,有一种淡淡的无奈在里面



分韵得落作《青玉案·一觉天明》
侧身久寐遗精魄。势方起、头垂落。艳艳春光需我度。击床握把,敛蛾一跃。无数吱声作。
此身算得颇虚弱。帘外清风可吹掠。着履裹衣穿袖错。蹒跚行去,日华灼灼。何故生嘲谑。


皖*路不平:说实话,写的还真好


渝★潇逆:这首词,我写的是我上大学天天睡觉,玩儿游戏,精力疲惫,起床困难,想着起床,脑袋却起不来,起来后,还穿错衣服,


评:作者这一觉醒来,就跟渡劫了一般。。几处动作感觉还是挺有意思的,不过用词用语还是需要斟酌一下,煞尾不解。



《南乡子》
清泠
婉转歌声。绿阴悠悠映水青。客伴相思留亭榭。深夜,又是忧愁提笔写。


惜黄花·青春易逝
梵嫣
月初日落,星疏云惰。
老桥头 。
草深间、几丝春魄。
江北樱花晚,岁却难期我。
叹豆蔻、挽笄微默。

风轻枝弱,烛摇人卧。
叹韶华。
那年兮,几存心锁?
旧事似虚无,转眼白驹过。
朔逐望、四时催堕。


夜字那首诗点评:清丽空灵,寥寥几字却愁思绵绵,可矣。


鲁*汤妈:那个兮直接当语气词用有点不舒服

 
评:上片不错,让我想起了当年夜深人静在小树林约会的场景。另外,“老桥头”“叹韶华”这两处都不是用 句号的,是跟下面两句是同一拍的节奏哦。下片写感叹韶光易逝,回忆往事,倒也不错。



茶瓶儿·漫写春兴
晚来丝弦浮庾岭,正梅落,烟回溪静
馀照衔长影,踏青天气,一点蛩声轻
唯有云霞医我病,宜合共君看花醒
埋怨单衣冷,不能穷竟,千百春光景


评:看着没有标点的就难受。。。下次记得写标点符号。整首词写春天踏青,景景情情,颇为有味。但第六句处的蛩声,我觉得这个意象与整体不太搭调,可斟酌。下片以第一人称视角来写,挺有意趣。


《汉宫春•玉兰》

——竹影横斜

玉骨冰绡,是霓裳姑射,流落凡尘。

疏篱庭院,倩阿谁与相亲。

凄风苦雨,更吹开、白雪缤纷。

叹紫燕、归期频误,知何处葬孤魂?


去岁巴渝别后,渐生疏笔墨,冷落诗文。

浮生几多聚散,薄似微云。

看花时候,怕知觉、已老青春。

忙趁这、芳兰堪折,一枝遥寄诸君。


川*传说的中青诵读员花若子:看上去是纪念上次中青峰会的吗


鄂*濯兮:下片很顺诶

差不多吧


川*传说的中青诵读员花若子:嗯真厉害,学长是没有这样的笔墨了


评:既写玉兰花,也是写自己,这首词借着玉兰花起兴,先感叹玉兰花的身世凄凄苦苦,由此到下片感觉自己虚度了许多青春,想到当时在重庆的游玩,从而到煞尾处有一种要重新做人的觉悟。好好加油,写的还不错。


长相思 别离

倍思君。倍念君。杨柳依依挂泪痕。樱花片片春。
望黄昏。向黄昏。晚笛声声轻入魂。夜深人未温。


川*传说的中青诵读员花若子:看样子长相思也该有个别名叫字字双


湘*邻家小洋:个人看法 倍思 倍念有点直白和赘余了


鲁*汤妈:确实有点直白,赘余嘛……这个词牌差不多就这样吧


鄂*玉龙:是这个意思的话个觉不太通顺,未温


湘*邻家小洋:下片时间一句一跨,小令感觉空洞了


评:幽幽的笛声,淡淡的忧愁,轻轻的相思,整首词给人的感觉就是这般轻柔,但感情深厚,煞尾处可玩味。


采桑子

分韵“山”词林正韵


楼前却叹风羞花,粉满千山。香铺幽关。泽雨漫书血煞川,持我塞墙砖。

去时桃蕊微鲜少,待遇卿婵,卿已成鸳,鸳牒忘登又绝怜,就当未期谈


鄂*玉龙:感觉这首词出律的地方不少


鄂*玉龙:铺做动词的话应该是

平声


鄂*玉龙:当铺,,做名词是仄声吧


评:这个。。。。这个前面三句都算是正常,到了第四句,画风一转,手持板砖是要做啥。。。下片又好像是说,喜欢的人嫁作他们妇??是我没法领会咧,还是词太混乱咧,不甚喜欢。个别处有出律,自个斟酌。



《南歌子·念故友》
叹去年春到,轻烟伴绿融。携君小走面迎风,直道天光尚早、又何从。
对月明星渺,三更梦不逢。他乡孤影应相同,往事一弓浅笑、已成空。


辽*江离:不太懂……南歌子第一句可以用这个节奏么


湘*邻家小洋:上片回忆当时,下片感叹做梦都梦不到


湘*邻家小洋:往事成空,有一别两宽,各自生欢的感觉


皖*路不平:“小走”是想说慢走,悠闲


评:南歌子这些词格里面,好像没有上下片第一句用领字格的吧,这个按例没有用,我们就不要去破坏这个惯例。其他地方写的都不错,煞尾也是挺有感觉的,值得细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