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在三十年前!浦江人民是这样拜年的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9-28 12:57:0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八岁起,我就出去拜年。先是跟着父亲,后是单枪匹马。


我家亲戚较多,且大部分在外乡。离家最近的也有三四十里远。我与父亲往往正月初三动身,正月初十左右回家


当年的拜年车辆


那时,去每户人家拜年,总须呆大半天,让亲戚极尽地主之谊才能离开。


一到亲戚家,主人先是泡茶。将水烧开,倒入小碗,加一点白糖或红糖,端上客桌。再是敲蛋。敲破鸡蛋,将蛋清蛋黄倒入滚水。不一会,围在蛋黄周围的蛋清煮成白色,蛋黄也慢慢凝结起来。外乡人舍不得柴火,不待蛋黄全熟就舀出来。客人喜欢咸的,就加一点盐以及猪油和酱油;喜欢甜的,就加一勺糖。盛在碗里,一般两个鸡蛋一碗,客气的三个一碗。我不喜欢一口咬去蛋黄淌一嘴的鸡蛋,在每户人家便只是象征性地吃一个。


如离中饭或晚饭尚早,主人担扰客人走了长路肚子已饿,会不听客人劝阻下厨再烧一碗面来。材料为手工面,每户人家过年都要准备的。它们细细长长咸咸,被太阳晒干得没一点水分,一折就断。它们烧法简单。放在沸水里一滚就熟了。加几片肉,放一点葱,用高脚碗端出来,很能挑人食欲。汤清,面根根可数,且咸淡适中。曾有好几次,我先是怕吃不掉夹出去一部分,后来会将那部分又夹回来吃掉。


在外乡,家家摆放着瓜子花生等干果,有的还备有熟荸荠、削好的糖蔗等特产。你要吃,随便拿。你不想吃,叫姨夫的叫表哥的会塞给你吃。


在正月,中饭和晚饭是大餐,不吃便不算拜年。山里的大餐一般为三样点心。先是馒头加焐肉;再年糕加青菜豆腐;然后是油炒馄饨,萝卜或咸菜馅的。光吃点心就能吃饱。所以,很少烧饭。而在外乡,除了馒头焐肉,剩下的便是饭。我喜欢点心,不大喜欢饭。饭天天可吃,而点心平时很少吃。并且饭要好菜搭配。而那时,我很挑食,嫌猪肉太肥,带鱼腥气。吃鸡肉要剩鸡皮,猪内脏仅挑猪肝。在亲戚家,能入我法眼的菜很少。不是味道过淡,就是菜已过一些时日不再新鲜。面对一大桌诸如猪耳朵、猪嘴巴之类的荤菜,我一点兴趣都没有。能动筷子的,似乎只有猪头冻里的几个油豆腐和一盘炒青菜。


大餐吃得少,人自然会苍白消瘦。连续拜年几天,回到家里,母亲总要心疼不已。她不解地问父亲:“拜年不用干活,天天吃这吃那的,他还会这么瘦?”


不过,大餐的酒我还是能吃了一点的。当时,每户人家有两种酒。一种是烧酒,用高粱或大麦发酵烧制,性子烈,入喉像火烧一样。我吃不惯。另一种俗称白酒,糯米蒸熟混入甜酒药酿制,就相当于现在除去米糟的甜酒酿。入口甜甜的,黏黏的,不凶。先装进镴壶放在灶台边的汤罐温热。趁热喝去,肚子里会火火的,非常舒服。这种酒,我会吃一小碗。但吃多了,脸会变得很红,有时会一直红到脖子上。


吃完饭,等主人将客桌收拾干净,客人才能起身告辞。这是父亲再三交代的。我们将拜年礼品从棕红色的紧包袋里拿出。对方是长辈的,给一斤白糖或冰糖。客气一点的是双宝素,据说蜂皇浆与人参配制,老人家吃了能延年益寿。如是小辈,大多给一尺米糕或一筒芝麻饼,少数是糖枣、柿饼等小孩喜欢吃的糕点。


主人家往往会送一些回礼,如冻米糖、白米烘糕之类。那时,山里只有番薯烘糕。番薯刨成丝后晒干磨粉制成的,吃起来很硬,入喉火口,还有浓浓的番薯味道。而白米烘糕清香甜脆,余味无穷。见有这样的回礼,我会非常高兴。当然最开心的是红包。几角或一块钱,用红纸包着。亲戚塞过来要退让几次。最终要盛情难却才欢天喜地地接过来。


大人说,拜年是苦活,走路累,吃饭更累。但那时的我并不觉得。面对新奇的世界,小小脑袋满是激情。经亲戚们感情的濡染,原本内向孤僻的人也变得大方开朗起来。



作者:朱耀照 

浙江省浦江县第二中学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