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4-回到东京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18 14:21:0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昨晚上的火车,从曲阜来到开封。在一家有“东京”字号的酒店办入住登记时,前台小姑娘接过同伴入船小哥的护照一看,笑了:“噢,你是从东京来的啊?我们这里也叫东京,呵呵呵呵呵。”


“你好!”小姑娘向小哥打招呼。

小哥赶忙回应:“你好!”


小姑娘一听小哥会说中文,喜笑颜开:“再见的日语是sayonala吧?”

小哥尴尬地笑着说是的。


东京人民真热情啊!刚见面就跟人家说拜拜。。。。。。


来开封的车票


开封使用东京的名称源于公元960年,赵匡胤将军自立为帝,建立北宋王朝。在此之前,后梁、后晋、后汉、后周也都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在此建都。而日本东京,使用“东京"这个称呼,则始于1868年明治维新之后,比宋朝晚了差不多1千年。


如今的开封街头,《清明上河图》中那繁华的景象,已不多见,但街头巷尾仍然可以看到不少古都风韵。


铁匠铺和磨刀的工匠


安远门


龙亭


日本人对黄河很感兴趣,曾经专门拍过纪录片,小哥也不例外。听说开封附近有黄河,很想看看。这里的黄河叫地上河,或者悬河,因为河面比城市高10米,古语说:人在河下走,水在天上流。


地上河示意图,此图来自科普中国。


在龙亭公园有很多三轮车拉客的,一位40多岁的胖大姐跟我们打招呼,看着面善,就请她带我们去10多公里外的黄河大堤,一口价往返60块钱。


大姐的三轮摩托车


“今天不是因为没有人,绝对不拉你们,平时都最少100,有次北京来的客人,给了200。”大姐语气听起来有点不甘心的样子。


我们心中暗喜,捡到便宜了。



通往黄河的路面颠簸很多,三轮车上上下下的,像是在给屁股按摩。三轮车四周也没有篷,小哥第一次坐这要的车,显得很兴奋:“这可比超级跑车还要拉风啊,视野真开阔!”他不停地赞叹。


在马路上。


专卖香蕉的小摊。


三轮车咣当当跑了半个多小时,到达黄河岸边。宽阔、壮观、平静的河水,没有一丝波纹,河两边是绿油油的麦田。


黄河景象与旅行主题旗帜。


河边的泥沙不断堆积、冲刷,形成的水蚀景观,像一个个高山峡谷。


被河水冲刷的岸边


“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我们平日吃水、地里浇水都是靠黄河,所以我们也叫黄河母亲。”大姐突然感慨了起来。


我突然觉得大姐很特别,一个普通人,对自己故乡的黄河竟怀有如此敬畏之心。



“你别看现在水表面平平静静的,其实里面的漩涡可大了,不管你穿了多少衣服,跳下去都给你扒光喽。”大姐笑哈哈地给我们科普。


“以前黄河每年夏天发大水时,都会从上游冲下来很多木头。沿途村民就捞回家当柴火烧。我姥姥小时候就经历过,姥姥家在兰考,就是焦裕禄那个县。妈妈让她去捞木头,姥姥被一棵大树卷走了,她抱着木材漂了3天3夜,一直冲到山东的东营才上岸。”


我吃了一惊,从兰考到东营,将近600公里,竟然没有被淹死。


黄河从兰考到东营近600公里。


“当时她身上衣服全都被冲破了,一丝不挂,躲在玉米地里,不敢出来。碰巧一位老大爷看到了她,知道情况后,给她拿了衣服,还给了回家的盘缠钱。”


“姥姥回到家,娘以为她的鬼魂回来了,赶紧跪下磕头:女儿啊,你死得冤啊,娘不该让你捡柴火啊。你在那边安息吧,别再出现了!”


“姥姥哭着说:俺娘,我还活着呢,没有死。你要是不信,你摸摸俺的手,要是死人,手是凉的,你摸摸。”


“老娘胆战心惊地摸了一下,发现女儿还活着,放声大哭。打那以后,一次也没有让她去河边捞柴火。”大姐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庄严感。


小哥听了兴趣盎然,说日本的相声里也有类似的段子,问道:“经历这样磨难的人,一定能长寿吧?”。


“是的”,大姐回答:“我姥姥后来活到90多。”



黄河的故事很多,听了让人津津有味,大姐还为我们热情介绍开封的风土民情。她不像别的拉客的那样停在推荐的店前,让客人去店里消费,一切都是听我们安排。整个来回差不多3个小时。


小哥对大姐颇有好感:“网上都说拉客的人不好,我今天觉得还不错的。”


大姐推荐的花生糕,正宗,价格也很便宜。


我于是好奇地问:“大姐,平时你带客人跑黄河,最少都要100块,今天只有60,咋还这么认真地给我们介绍呢?”


只上到初中毕业的大姐表情有点严肃:“100也好,60也好,那我既然拉了你们,不能因为给的钱少,就把你们凉到一边啊。”


与大姐合影


听了这话,我突然想起“职业道德”这个词。


平时经常听人说,老板给多少薪水就干多少钱的活:给3000,我就干3000;给5000,我就干5000的。听到大姐这句话,我不禁在想,我们是在为工资干活,还是在为职业道德在干活呢?


东京,这个曾经辉煌几百年的国际大都市,虽然现在蜕变成三线小城,仍然有很多需要我们去思考。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