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灵魂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16 10:58: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这是一个浮躁的世界,人的内心渴求片刻的安宁。一个个红绿灯,一条条汽车长龙,一群群赶路的人,城市匆匆的节奏让人喘不过气来。何处是净土,可以安放我们的疲倦的灵魂?

古镇!跳出的字眼,让人眼前一亮,脑海里开始浮现粉墙黑瓦小桥流水人家,摇着橹,唱着歌,悠哉悠哉的慢时光。 锦溪古镇,甪直古镇,都在苏州。苏州园林的精美是人所共知的,锦溪的美,在于水静怡,亭秀美,建筑如古。甪直的美在于什么,一时词穷。

凡是古镇都是雷同的,小桥流水是共性,先游览的锦溪古镇,所以先入为主,再踏上甪直古镇,便是视觉的疲劳。锦溪古镇主要景点有通神御院、陈妃水冢、莲池禅院,锦溪有湖,湖上有桥,桥上人影绰绰,桥下船只攒动。

甪直有“甪端”,这是一只吉祥的兽,甪端外形怪异,犀角、狮身、龙背、熊爪、鱼鳞、牛尾,貌似狮子?貔貅?麒麟?这是锦溪没有的。 

 风是静的,春日里拂面而过。阳光也是静的,初春犹如一个含羞的少女,温柔,甜美。暖风熏得游人醉,在杨柳依依的岸边,找个安静之处,享受春光,这就是最安逸的事情了。吃着各色特色小吃,袜底酥、海棠糕、桂花糖……又脆又香,胃开始暖和。再尝尝奥灶面、奥鸡奥鸭、酱蹄、萝卜干,一天便饱腹。

穿梭在古镇的街头巷尾,嘈杂的叫卖声,吆喝声,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时有歌声从船上飘来,船娘绵柔的声音,尽显水乡女子的柔美,恰似莺莺燕燕的呢哝。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绝不会相信这些船娘都是半老徐娘,穿着统一的服饰,蓝底白花对襟衫,梳着发髻,裹着头巾,像少数民主,却又说不上哪里像。摇橹是要力气的,也是个技术活,大概只有这个年龄的大嫂大妈们,才肯吃苦,才有那份力气,再加上能哼唱几句,已经不易了。

胖和瘦,黑和白,老和少,美丑不该论,生活的真实面貌就是这样,谋生而已,游人懂得理解和包容便好,不必苛求。

    在古镇的一隅,躲开拥挤的人流,廊桥上静坐,我注视着湖面,看阳光斑驳,树影婆娑,有鱼在水里游过,发出了噗啦噗啦的声音。独处的时候,才感觉到古镇是可以很安静的。只有在心中修篱种菊,才会感知生命的静美。

都是过客,路过而已,不必苛求遇见的人会注意你,会对你微笑。在拥挤的人流中难免碰撞,别忘记说声对不起,别忘记莞尔一笑。在古镇想起了戴望舒,也想起了像丁香一样撑着油纸伞,满是愁怨的姑娘。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她飘过
     像梦一般的,
     像梦一般的凄婉迷茫。

 悠长又悠长的小巷,彷徨又彷徨的背影。恍惚间,我和丁香姑娘有了对话。

     我:你在哪里?丁香姑娘:我在古镇。

 我:古镇在哪里?丁香姑娘:在我心里。
     我:古镇是古镇,心是心。

丁香姑娘:不,古镇是安静,心也是安静;古镇是悠远,心也是悠远;古镇是梦境,心也是梦境。

我:会忘记吗?丁香姑娘: 我没想忘记,许多东西难以放下。我忘记了,内心的生活就过完了。

水,桥,船,花,温柔的,愁怨的,安静,才最终是我们的。 


 袜底酥制作现场,袜底酥好吃,笋煮豆也好吃。

热闹的街巷,有米酒,有芡实糕,有所有古镇都有的东西。

甪直“万盛米行”,不让进去参观,只能门口看了看,拍了个米字。

街上人流,来去匆匆间,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我们的眼里都是古镇的一景一物。

街景,特产都写在随风招摇的旌旗上。

这个场景小时候见过,生意人经常在校门口拨弄来拨弄去的,惹得孩子们口水直流。

坐在门口唠嗑的老人,不知谁说这个帽子小时候经常戴的,裹住了整个头,两根带子绕一下打个结,耳朵不冷了,脖子也不冷了,冬天御寒非常好,现在却不常见了,如今看见浮现童年的记忆无限。

古镇进去无遮拦,但是,几乎所有的馆和寺庙却是要门票的。唯独这家“作文博物馆”是免费对外开放的。全国独一家,冯斌作文博物馆。馆内收藏右近五百多本各个年代的中小学语文课本。最早的为光绪年间《南洋公学蒙学课本》、《最新初等小学国文教科书》等。

馆内收藏有苏州市近五百张中小学生毕业证书。最早的为光绪、宣统年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博物馆还收藏有叶圣陶先生民国时期著作四十五种,仅《倪焕之》各类版本就达十六种之丰让人叹服。

 作文博物馆在设计风格上也独具一格:现代与古典相结合,文化与生活相结合。有古朴的文化墙,有传统河现代结合的农家灶头;有上百年的历史匾额和老店招牌,有厚重威严的平遥古门;有光绪老井,有老街邮筒等。

静心读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只和一方斜斜的阳光相伴。

挂风铃的窗户,探出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可怎样也没有此刻的意境来得美。可以遐想的画面是,捧着一本书,喝着一壶茶,如痴如醉,只听见铃铛悦耳,把一窗的幽梦飘向远方。

让摇橹的声音,沉淀

二千年的历史故事

让悠悠的流水,洗涤

不安的灵魂

随着三月的春风,

让灵魂上路

空虚远去,寂寥蒸发

我看见了你原来的样子

丁香一样芬芳的样子

梦里水乡,近了,又远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