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糕点美食交流组

椰汁桂花糕

杂草飞有一个小太阳2018-08-30 15:08:22




厦门的桂花开了。



前日下了晚课,骑着车颠簸在石板路上,路过芙蓉湖畔,清风送来阵阵花香。忽的记起北京的某个夜晚,路过北院食堂,也是馥郁的花香,沁人心脾。我便在树下站了许久。次日早起来看花,真是大朵大朵的蓝紫色花簇,姿态热烈却清雅。此时耳机里,是那时故友的声音,便忽觉时光温柔。



“周末我要做个椰汁桂花糕!”,我兴奋地对手机那头大喊。



也是飘来花香的这条路,我早上骑车经过。一个男人载着一个小女孩儿呼地从我身边驶过,小女孩儿背着卡通书包,安安静静坐在后座。应该是脚踏发电自行车吧,他俯身蹬着车没几秒就超过我老远,很快便看不见了,大概是着急送孩子去上学。想起那男人俯身的姿势,似乎是为了减小阻力或者蹬的更卖力,脑袋里跳出一句话来,“你不必成为所有人的,但你总能成为某个人心里的,超级英雄。”。



自然就想到我爸了。小时候我爸也常常载我,但骑的是烧油的摩托车,更拉风。我最喜欢的位置是机车前身,就在油缸上面,我两手抓着两侧的后视镜杆子,身体立直。我爸开车速度非常快,所以坐在前排的我,看着周围的事物飞速往后走,放佛自己在开车一样,感觉非常酷。可能那时候不知道酷这个词,反正就很开心和爸爸一起兜风。那时候做他的挡风玻璃也乐呵呵的。



为数不多的坐在后座的记忆,是我爸买了个西瓜让我老实抱着,结果我不知道被什么迷了眼还是我爸开太快的缘故,总之西瓜就掉了。我看着身后红彤彤的一摊,也不敢大声叫我爸,就一直小声嘀咕着“瓜、瓜、瓜…”。我爸后来发现的时候,摔坏的西瓜已经落在我们身后很远很远了。



摩托车也离我们很远很远了。但爸爸开快车的习惯一点儿没变,总是快到红绿灯的时候才把速度降下来,现在我可不站在他这边了,总是和妈妈一起唠叨着慢点慢点才好。他也听进去一些,但还是那副对自己车技很自信的样子,真够让人又恨又爱的。



最近也常常闻见爷爷的味道,因为我贴了两天膏药(苦笑。爷爷年纪大了嘛,总有些病痛,身上就是一股膏药味儿。堂妹回来一大家子吃饭的时候,他有时会把疼的地方露出来让我和妹妹看看,像讨安慰的孩子一样,很可爱。



再往前,我和妹妹还小的时候,常常一起给爷爷抓背。爷爷就是发号施令的将军,他说“左边”我们就往左,“右边”我们就往右,“多了多了”就回来一点点。直到准确找到敌人的老巢,用力给他挠上几分钟,他才露出轻松的神情,开心地笑了。边笑还不忘夸我们几句,有时还会说谢谢呢。



对了,我爷爷做菜是真好吃,也是真辣哈哈哈。


如果有一天

他的肩膀不再宽厚 思想也不再有魄力

请你记得他曾经英雄的模样



真希望听听你们父亲或者爷爷的故事啊

但是我还没有留言区

不知道我这么吊儿郎当地写什么时候才有

如果可以后台私信我也很棒呀

至于桂花糕,以后也要在秋天的时候做给爸爸吃



秋天是个温暖的季节

闲来无事时,吃着桂花糕

想着你就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