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在一起,就像吃到桂花糕一样甜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23 13:18:5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和你在一起,就像吃到桂花糕一样甜

摄影by /陈勇琦


昨日母亲载着我,绕着我的大学校园,一路追寻桂香。

秋雨后仍阴郁着的天,校园树木茂盛,显得幽静深密。我坐在车里,前方的路似乎还笼着朦胧的雾气。


母亲说,打开车窗吧,让桂花的香气飘进来。我摇下玻璃,凉凉的风,充满着湿润香气,就这么扑进了车里。我大口大口地吮吸着满是水汽的香味,将那股甘甜全都吸进了心里。


这香气长久地萦绕在鼻尖,使我压抑已久的心情得到了突然的释放。母亲将车子停在靠近桂花树的地方,一根花枝恰好伸进了车窗里。母亲扭过头来问,“能看见吗?要不要下去看看?”

我瞅了一眼拐杖,说,“算了,不用麻烦了。”

我靠近那簇淡黄色,水灵灵的小花,一串串含着苞,还未完全绽放,我欣喜的瞅着那香气的来源,惊叹于她们小小的身躯,竟能源源地散发出如此沁人的清香。


这桂香环绕着我,就像母亲不曾间断的温柔。


摄影by/ mama


两个月前,我的右足接受了一个小手术,截去了一小块跖骨。因着小小的缺憾,我需付出三个月甚至更久的代价——不能下地行走。

手术完成于七月下旬。这期间,母亲一直陪着我。从术前的紧张准备,术后难捱的一天一夜,她尽她所能减轻我的心理压力,生理上的痛苦。住院一个周,我发现自己格外脆弱,依赖着母亲的我,又变成了一个孩子。


术后,腰椎上打麻醉处疼痛难忍,我未遭过这样的罪,不争气地一直喊疼,流泪。母亲鼓励我,安慰我,不住地逗乐:“邻床的小娃娃都比你坚强,再哭看他不笑话你!”

要不就恐吓我,“哭得丑死了,小心我照下来发朋友圈!”


没有效果,她就跟着一起伤心,不断地后悔,“早知道就不给你做手术了!”,过会儿又说,“我去找护士,怎么就这么疼呢!”

我可怜兮兮地问:“妈妈,我想翻身好不好?”


于是那个白天母亲一遍遍地找护士,问她这么疼怎么办,能不能动,又问打麻醉的医生在哪里。护士最后直接站在我的床前,很严肃地对我说,“术后八小时都不可以动,疼是正常的,坚强一点!”


我红着眼睛,熬过了那个白天。母亲懊悔不已,不住地为我忙前忙后,就这样还不够,她看着我的眼睛,好像在说,希望疼在她身上。



术后第一晚,我迷迷糊糊地一直睡不着。母亲累坏了,睡在隔壁床上,她的鼾声匀匀地传来。我疼得受不了了,压着嗓子哼哼几声,但凌晨三点钟时,还是把她吵醒了。她擦干我脸上的泪水和汗水,打着哈欠说,“我去护士那,给你要点止痛药哦。”我无力地嗯了一声。她的脚步“啪嗒啪嗒”远了,不一会儿回来说,“护士那没有,我去一楼买。”我说,不要去了。

她的脚步却又远了,只听到她说,“你快睡。”


等待的时间漫长的没有边际。我闭着眼,不知时间流逝了多久。艰难积攒的困意,总被疼痛轻易地击溃。我只觉得腰痛的要折了,我放弃挣扎,只想母亲来解救我。


那晚听到母亲回来的脚步声时,“濒死”的我终于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吃下止痛药后,又折腾了母亲许久,不知何时我终于睡着了。


后来我才知道,在我艰难地等待时,母亲一个人,哆哆嗦嗦地坐着午夜空无一人的电梯,从十三楼到一楼。哆哆嗦嗦地穿过空无一人的医院走廊,寂静无声的住院部大厅。


“脑袋里全是恐怖的事情。不想去想太平间,总是不自觉地想到,那真的把我吓坏了。”后来母亲笑谈到,我才知道,母亲也是一个会害怕的小女人,却因为孩子,她得比谁都坚强。



打着石膏,在家躺了一个月。马上要开学了,母亲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地,决定到西安照顾我,“可不能耽误了学业。”


从故乡到到西安,母亲撇下家中两个孩子,随我一同上学。

电话里常常传来年幼弟弟的童音,问我们何时归家。妹妹大些,总想假装成熟的样子,但母亲离家久之,也忍不住说着,“妈,我只想你回来。”


母亲两边都放不下,却也舍不得留我一个人在学校吃苦,于是平时陪我上学,每个周末便急匆匆地往家赶。如此一个月,我被养胖了不少,母亲却略显消瘦。

每晨早起,母亲载着我穿过清晨西安的街道,进入古朴的校园。当我在教室里上课时,母亲便在校园里等候,直到第一堂大课结束,再快快地载我到另一个教学楼上课。


日日如此,每个教学楼里的门卫都认得母亲了。每次她放好车,陪着我进教室,总能得到热情的问候:“又来送娃上学啊!”母亲总是微笑着回应着,我却有些不好意思,暗恼自己的脚伤。


长期拄着拐行走,大小事情都交付母亲完成,心里不免烦闷,压抑。隔三差五总寻着个借口跟母亲大吵一次。

母亲说,“这估计是你成年后,我们娘俩唯一一次这么亲密相处了。”

我硬挺着脖子,说道,“那正好,以后再也不用整天跟你呆在一起了!”

母亲被我气得说不出话来,却还是闷声做好饭菜,给我端上桌。我赌气不吃,她自己笑出声,再来逗笑我。


似乎从小到大,母亲总是如此。小时候打过我之后,我哭,她跟着我哭,又温柔地给我说对不起。有次不懂事,偷偷在书的背面写了一句:我恨妈妈。小孩子笨拙的字迹,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恨”字不会写,还用拼音代替。

母亲看到就红了眼睛。


初中的时候,我写《母亲》,把这件事情写到了作文里。作文被语文老师选到了校报上,每个人都看到了我以极不成熟的笔法,夸张地歌颂“母爱”。每个人也都看到了,曾经有一个孩子,对母亲说出了狠毒的话语。


可是现在,我知道,我从来都没有真正懂得“母爱”。我经历,友情,恋情,发现,爱都是相互的,我给出去,才会有人回给我。而来自母亲的爱,却源源不断地,就像不会凋谢的桂香,永远温柔地环绕。



母亲走走停停,领我看秋天的景致,红的叶,白的果,我坐在车里,突然想到了史铁生先生《秋天的思念》里,写母亲的段落:


“听说北海的花儿都开了,我推着你去走走。”



史铁生先生终未能和母亲去看一看北海的花儿,这是他终生的遗憾。但在我,在这桂香四溢的秋月,我却有幸和母亲静静地闻着花香,不言其他。


许久,母亲说道:“桂花,真香啊。”

而那一刻,我的心里也像吃了桂花糕一样甜。




程格有话说~

上次的《丐》系列发出第一篇后,得到了一些宝贵的意见。为了能够更好地写故事,决定经验更充足了再继续书写之后的设想。

国庆节,祝大家假期愉快~

如果喜欢我的文字,请多多关注~

也欢迎后台提意见哦~

长按二维码有惊喜哦~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