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的传说——神童门硬糕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0-09 16:04:1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神童与硬糕,这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名词,但是,一扇“门”却把它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


        所谓的“门”,已然成为了如今的流行网络语,它起源于著名的美国 “水门事件”。自此之后的“门”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比如欧洲意甲联赛中的“电话门”,克林顿的“拉链门”等。但神童“门”却是一扇好门。据詹王美主编的《詹氏轶闻》记载:宋徽宗年间,太平县范岙有一童名詹会龙,生性聪颖,五岁时即能赋诗吟咏温岭石夫人峰。消息传到京城,徽宗皇帝称奇不已,即令召见之。詹上路后,啃着母亲做的硬糕,风餐露宿。徽宗皇帝很赏识詹会龙,便封其为“小神童”。于是,詹会龙的家门口的一个大台门也改名为“神童门”,他上京吃过的硬糕自然也叫作了“神童门硬糕”。


        我最早知道神童门这地方的时候,是比较喜庆的。按照古礼,婚前男女双方要“捡日子”,亦即由专门的“日子先生”查验比对彼此的生辰八字是否合拍。我与孩子他妈也系世俗中人,当然不能免俗,也在各自父母的陪伴下前往见“高人”。初一见那地名儿,煞是惊讶。老家温岭除了县志里面的“谢祭酒”,竟然还有这道“神童门”。也好,神童见证,成全了一桩美事。


        五年前在外地学习回来,总想找几种特殊的小食寄给那边的朋友们,坞根草鸡子、城南高橙、松门海鲜等都是温岭的特产,都是极有家乡代表性的,但是现在物联网这么发达,随手都可以在眼前得到,这些也不算是什么稀罕物了。

        家人提醒,说是温西有一种土造的硬糕,非常别致。

        于是,托人到那边的合作社点名要了某一个“王老师头”的手做神童门硬糕,并带一些过来品尝。硬糕的外盒是极其普通的纸盒子,这也是受年轻人诟病的地方,但是打开之后,一股淡雅香味直冲脑门。


        我一向心急,迫不及待的拿了整大块啃食。硬糕,贵在一个“硬”字。牙齿本是全身最硬的器官,但是人类配套的咀嚼肌咬合力毕竟不同于狮子与猎豹,很不争气,我只觉腮帮子一酸,但硬糕原封不动,空留满腔口水。吃货的心是坚强的心!于是,随手拿把软骨砍刀,用刀背狠力敲击硬糕,哪曾想木桌子也不给力,震颤摇晃起来,杯子也摔了一地,那糕块只碎了一个小角落,其余巍然不动。我心中受惊不小!

        在我印象里面,很多女同志总能处变不惊。记得实习时的夜班,遭遇了台湾地震,整栋住院大楼都摇晃起来,我们做学生的都跑光了,只有留那位严格的女老师和护士姑娘淡定地巡视病房、安慰病人。刚才那节骨眼上,家里的女同志也一样。孩子他妈悠悠地说,用老虎钳咬。这是神一般的节奏!——用上那铁疙瘩后,问题迎刃而解。

        那么,硬糕为什么如此之硬呢?


        这就要从它的一般制作流程上探讨了。据温岭当地一家报纸考究如下:选上好糯米浸水,拌上洁净细沙入锅,炒后去细沙,打成粉。再将菜叶切碎拌于米粉中,吸去炒米粉的“火气”。筛去菜叶,在米粉中拌上白糖(红糖)。这里请各位注意几个细节:糯米、菜(汁)、糖。您去过北京八达岭吗?对了,这就是大明帝国的长城砖制作工艺的亮点所在。从那时起,中国人就开始将糯米汤掺到砂浆,这研究结果似乎发表在《化学研究评论》杂志上。有些城墙因有了糯米的加盟,而至今仍然屹立不倒,不但地震没能摧毁它们,甚至连现代化的拆迁推土机也对其无能为力。所以,这里的硬糕绝对是不会去省糯米的!

        望着桌面的小块的硬糕碎粒,我情不自禁地拾了一块将它放入口中,果然如林木森老先生所说“塞入口中像吃水果糖般含着吃,倒很香甜。”


     甜,只是一种味觉,这硬糕的神奇之处还在于它的“香”。这全仰仗于它的配料:芝麻、花生米、桂花。至于加入当归、元参、山楂等药料,或许是得益于中医“神秘主义”对民间饮食无所不在的影响。

        吃一样东西,归根到底要一个口感。如果对于牙口好的,用力一咬,“噶嘣”一声,硬糕脆生生地裂开,令吃者相当有成就感。而对自己牙齿不自信的,听声之后,务必要检查牙齿个数。而进嘴之后,硬糕的特点就只有一个“糯”字了。硬糕甫一入口,会感觉到是一小块的干爽的糖粒,用心咀嚼,糕粉会在口腔内湿润,变得糯而不糊,甜而不腻,辣而不辛,那种味道延绵悠长。

        仔细回想,吃神童门硬糕的经过,恰如从青涩的相见,到甜蜜的爱情,直到醇美多姿的婚姻,各种滋味直冲你的心门。

选自《缱绻的故乡滋味——温岭吃货在路上》,作者:瘦鱼,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感谢!)


【新朋友】点击标题下蓝字关注“温岭旅游”。

【老朋友】点击右上角,转发分享本页内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