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糕点美食交流组

平安

月下写诗2018-05-26 15:48:14

1.

十岁那年,他娘偷东西被店家追上去打死,他彻底成了一个孤儿。

流落街头的他,只知道哭。

哭的眼泪干了,就傻坐在地上,等死。

他从小体弱多病,活着没有想头,是打算随着娘一起去的。


2.

街角卖汤圆的大婶看了他三天,还是走过来把踉踉跄跄的他牵回了摊子。

之前三天,大婶一直都让一个小男孩给他送碗热乎乎的汤圆,若他不吃便一勺一勺喂在他嘴里。如今他醒过神来,坐在摊子旁,不知怎么回事。

这是阿安,我儿子。你叫啥?大婶一边搓汤圆,一边问。

我叫阿平。他回答。

好名字,凑成一对平平安安。以后就跟着婶子我卖汤圆吧,京城底下,好歹饿不死。大婶说。


3.

病中的阿平随着大婶回到家才知道,从今以后,小小的汤圆铺子要养活五个人。

大婶的丈夫双眼失明,只能在家帮着揉面。婆婆瘫痪在床,不能做事。阿安才四岁,从小长在在汤圆摊子上。

大婶先是不知怎么从家里挤出了钱来,给他抓了药。至此以后又让他同吃同住,仿佛阿平本来就是家里人。而家中其他人待他也无差别,尤其是阿安,很是亲热。

阿平开始对生活有了盼望。

他随着大婶和阿安一起出摊,起早贪黑,卖吆喝,一天下来回到家里勉勉强强混个温饱。

晚上全家坐在床边的桌前一起喝着面糊糊,大婶笑着说:“有了阿平帮忙,我轻松很多。”

阿平有时觉得头晕眼花,看着身边的大婶和阿安,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几年下来,虽然常常吃不好,但阿平和阿安还是被风吹得长高了些。


4.

阿安长得其实很好看。眼睛大大的,犹如一汪泉水。

尤其是看着想吃的东西,那泉水仿佛要流了出来。

阿安喊阿平“平哥哥”。

阿平喊阿安“安弟”。

阿安有时嘴馋,眼巴巴望着别人家的吃食,却也不做声。

阿平看着阿安那可怜巴巴的眼神,真想跑到不远处卖桂花糕的小摊子上抢一盒过来给他吃。

阿平想得多了,就不只是想抢桂花糕了。

那算什么呢?这么一个小小的汤圆摊子,抢一盒桂花糕就能解决问题吗?失明的伯父,瘫痪的婆婆,起早贪黑的我们……我那偷了东西被打死的娘……

这时候阿安朝他一笑,阿平心里就骂了自己一声。

平安,平安。

平安就好。


5.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摊子上来了一位打扮贵气的常客。

那人一身绫罗绸缎,举止投足颇为文雅。身后跟着两三个短打随从。

那人刚来时,唬得大婶和平安俩兄弟不知如何是好。

“来一碗汤圆吧,听说这里味道不错。”贵客笑眯眯的,往平安兄弟那里多看了几眼。

来了好几次,那人就和众人熟了。

那人自称姓洪,是京城一家珠宝店的老板,算是皇商。一条街都是他家的。

阿安特别喜欢见到他,因为洪公子总是带许多零嘴来逗他。桂花糕,松子糖,茯苓饼,阿安兴高采烈。

“这怎么好意思呢?”大婶说。

“无妨,无妨。”洪公子乐呵呵的,摸摸阿安的头,拍拍阿安的脸,又搂一搂阿安。

阿平却不太喜欢这个人。洪公子笑眯眯想要和阿平说话,阿平总是躲开。

不过阿平心里又说,我们这样穷,那人图什么!


6.

阿平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被人赏识的一天。

可摊子上坐着的鸿源绸缎庄的王掌柜却对他说:“我看你这小伙子不错,不如来我店里当学徒。包吃包住,还有工钱。”

王掌柜喜欢吃这里的汤圆,吃得多了就看中了阿平的吃苦耐劳。

大婶说;“还不快谢谢王掌柜!阿平做事稳当,您一定放心。”

大婶千恩万谢地送过王掌柜,蹲下身来两手分别搂住了阿平和阿安。“善人啊。以后阿平会有出头日子了。”


7.

阿平住在绸缎庄,因为感念王掌柜的赏识,做事要比旁人细心百倍不止。王掌柜自然十分满意。

阿平一个月回家两次,后来有了工钱总是拿回家递给大婶。

大婶不要,阿平便藏在橱柜下,临走了才知会一声,免得大婶又还给他。

大婶和伯父只是说,你万事要恭谨小心,莫得罪了人。好好做事,不要辜负了王掌柜。

阿安却总是缠着阿平说这说那,十分舍不得。

阿安问:你以后有钱了,会给我买很多好吃的吗?就像洪公子一样?

阿平回答说:肯定的,等我以后很有钱了,天天给你买好吃的,多的让你吃不完。

阿安心满意足:“嗯!”

阿平渐渐开始觉得,生活如此美好。大婶可以慢慢存些钱;阿安也会慢慢长大,更加帮得上忙;自己有吃有住,还有体面的工作……


8.

年底将至,绸缎庄格外忙,阿平便没了时间回家。

这天,阿平正在清货,却听得王掌柜从外面急匆匆跑进来,对阿平喊:“阿平,快回家去,你家出事了!”

阿平大惊,心想难不成婆婆不行了?

王掌柜说:“阿平,你……想开点。你家人他们,都死了。”

阿平听后怔住了。

我的家人?

死了?


9.

阿平丢了魂一般回了家。家里站了好些邻居。

地上的草席子上躺着自己最熟悉的人。阿安,婶子,伯父,婆婆。

周围有邻居说,阿安可怜,死得不体面,阿安死的时候没穿衣服,身上尽是伤痕。似乎是……

周围邻居说,阿安是跟着洪公子离开的,后来就死了。

周围邻居说,你婶子去衙门喊冤告状,却被洪公子拦在街边嘲笑了一通一顿乱棍打死了。你伯父摸着出来,被人纵马踩坏了腿,死在了路上。你婆婆是被气死的……


10.

阿平怔怔地站着,仿佛死去的是毫不相干的人。

王掌柜找了人来帮忙,张罗着买棺材,入土的事情。

王掌柜拍了拍阿平:“哎,都是平民百姓,能有什么办法?人家有靠山。阿平,你且往前看。”


11.

死去的人还没入土,阿平却在一天后辞去了绸缎庄的活儿,委身了洪公子。

众人包括王掌柜都骂阿平是个白眼狼。

阿平不理,只是想办法取悦洪公子。

洪公子很是得意:“你还算识相!不像那个小鬼。”丑态毕露。

阿平淡淡地笑。


12.

然而,就在大婶一家头七的晚上,京城几乎人人都能看到某个地方火光冲天,连着珠宝店的一条街都被烧毁了。

火被扑灭后,发现了皇商的尸体,近处还有一具少年的尸骸。衙门里的人断定是夜里风大,不小心将烛火吹到了床帏上,而他们又喝醉了酒。

王掌柜等人都道天理昭彰,无论是恶人还是白眼狼,都受到了报应。


13.

没人知道,那天晚上,阿平在醉酒的洪公子身上淋满了油,亲手点燃了烛火,眼睁睁看着他挣扎着被烧死。

随后,阿平点燃了整个房间,安静地待在里面没有出来。

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阿平想。

火势越来越大,阿平内心十分平静。他突然想到了几年前的晚上,全家坐在一起喝着面糊糊,阿安认认真真地看着他说:平哥哥,我们以后挣钱了就开个店吧,叫平安汤圆,平平安安。

全家人都开心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