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童年(四)买零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15 13:11:1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谨以此小文,纪念我们终将逝去的童年,让我们在阅读里,让童年重临心头。

那情,那景,那味,滋养着我们每个日子。

      舌尖上的童年(四)买零食

                       /从容

         1、买泡泡果

  “泡泡果,红的,绿的,黄的,白的,又好看又好吃,两分钱一串,一分钱一把。”卖泡泡果的一进村子就大声吆喝着。一下子我们这些细伢子便围上去了,只见一个个各样颜色的如铜板一样大小的泡泡果用一根细棍子串着,一串串插在一个靶子上,好看得很,袋子里还装着一些散碎的泡泡果,一下子就馋得我们口水直流。

  卖泡泡果的师傅高高举着,口里不停地吆喝着,手里有几分钱的细伢子就纷纷拿钱买着。买到泡泡果的拿着一串泡泡果,很炫耀地吃着。没有钱的细伢子看到后赶紧跑到家里,赖着吵着向父母讨得几分钱,风一样的跑到围观的细伢子群里,买到一串或是一把泡泡果很高兴地吃着。我和小哥哥也向父母讨到了几分钱,待我们跑着去买泡泡果时,一串串的已经所剩不多了,还有残缺不完整的,哥哥还是买了一串,拿到后很兴奋地吃着。我买一把泡泡果,那师傅接过一分钱放进口袋里,边打开袋子伸手去抓,边说:“给你细伢子多抓些。”我听到后很高兴,师傅拿泡泡果给我时,我双手并拢捧着,真是一大把,双手都捧得满满的。高兴地捧着泡泡果往嘴里送,嘴往泡泡果靠,嘴巴碰到一个碎的泡泡果,张开口,吃到嘴里,舌头与牙齿搅拌着,干干的泡泡果在唾液浸润里,甜甜的香香的味道散出,浸满口腔,传递到大脑和心里。真好吃。于是又大口地吃着,不一会儿功夫,泡泡果就吃完了,还没有解馋,又跑去买时,泡泡果已经卖完了。师傅一脸的高兴样,说:“卖完了,等下次来了。”

我们这些想买没有买到的细伢子目送着卖泡泡果的师傅离开,心里只希望他快点来,带来红的绿的黄的白的香甜的泡泡果来。

 

                             2、买冰棒

  夏天到了,知了在浓绿的树枝间拼命地叫着,以此同时也响起着“菠萝豆子冰棒啰”的叫声,这叫声随着自行车带着木头箱子的身影从马路上从村子口传来。

  我吵着对家里人说:“来了卖冰棒的,来了卖冰棒的。”父母也看着天气太热了,会拿上一两角钱叫我们姐弟去买冰棒。我们兴奋地拿着钱,循着刚才叫卖的声音跑去。咦,刚刚声音还是在村子口的,怎么卖冰棒的人不见了呢?我们很纳闷。正在左右张望时,又传来一声“菠萝豆子冰棒啰”的叫卖声,循着声音我们一路跑去,汗水与口水不断冒出。原来卖冰棒的已经在村子中央一棵苦楝树下了,停好自行车,高高大大的木头箱子就在自行车后架上,箱子上用一床棉被盖着,掀开棉被一角有一股冷气冒出,白白的,我们知道那是冰棒冒出的冷气。卖冰棒的周围围着好几个买冰棒的,有大人也有小孩。卖冰棒的人接过钱,迅速地揭开棉被一角拿出冰棒,或找钱给买冰棒的,动作非常麻利,嘴巴还不时叫卖一两声,吸引更多的人来买冰棒。买到冰棒的大人和小孩,高兴地拿着冰棒下端的一小截木棍,揭去冰棒上面的一层纸,很贪婪也很凉爽地吃着。

  我们姐弟仨个来到卖冰棒的身边,姐姐问:“冰棒多少钱一根?”“豆子的五分钱一根,菠萝的三分钱一根。”卖冰棒的脱口而出。小哥哥吵着要吃豆子的,我也跟着吵着要买豆子的。姐姐就拿着两角钱给卖冰棒的说:“买两根豆子的,三根菠萝的。”卖冰棒的接过钱,放进一个布袋子里,并从里面拿出一个一分的硬币找给姐姐。又迅速地揭开箱子上的棉被一角,取出三根菠萝冰棒给姐姐,说:“这是三根菠萝的。”接着又揭开棉被的另一角取出两根豆子冰棒给我和小哥哥,说:“豆子的,拿好了。”我和小哥哥一人拿着一根冰棒,剥去上面的一层纸,那层纸上有气冒出,白白的,冰棒上也有气冒出,白白的。我拿着冰棒往嘴里送,冰冰的甜甜的,舍不得咬一口,只是吮吸着,让冰甜的水,滋润口腔,流到喉咙里,感到一份特有的凉意。姐姐拿着三根冰棒带着我们往家里走。

  我们来到了家里,姐姐递给父母一人一根冰棒。母亲唠叨着说:“买那么多干嘛,你们吃就好了,我们大人吃这个干嘛。”

  我高兴地对母亲说:“娘,冰棒真冰真甜。你尝尝。”说着我给母亲剥去了冰棒上的纸,拿冰棒送到了母亲的嘴里。

  母亲没有再唠叨了,脸上带着一点笑容吃着冰棒。姐姐和父亲也在一旁吃着冰棒。那菠萝冰棒就是白白的,里面什么也没有放。

  我问姐姐:“菠萝冰棒好吃吗?”

  “好吃,很冰很甜,你要尝尝吗?”姐姐高兴地说。

  我望着姐姐手里的菠萝冰棒,姐姐看出了我想吃,就拿着冰棒叫我咬一口下面棍子旁边的,我凑上去咬了一口,冰是冰但没有豆子冰棒甜和好吃。我又把我的豆子冰棒给姐姐咬了一口棍子旁的,姐姐连说:“豆子冰棒要好吃些,有豆子的味道。”

  “那为什么你不买豆子的呢?”我很奇怪地问姐姐。

  “没有那么多的钱啊,要给父母买,吃东西不能忘了父母的。”姐姐很平静地说。

  我点了点头。看着父母吃冰棒高兴的样子,我来到母亲身边,说:“娘,冰棒好吃吧?”

  “好吃,比深山老林里的泉水还要冰还要甜的。”母亲说。

  吃完冰棒,父亲拿出工具修理那把断了的锹把,母亲端来红豆剥去豆荚,我们姐弟也加入进来,炎热里豆荚一触就裂开,里面饱满的红豆欢快的蹦出。堂屋里似乎还弥漫着冰棒甜甜的味道。

  要是碰到下雨的天,雨从中午一直下到傍晚,气温也降了不少。这时,卖冰棒还有很多冰棒没有卖出去,眼看就要化掉了,非常心急地叫着:“冰棒便宜卖了,两分钱一根。”这一叫卖还真灵,一下子来了许多大人小孩来买冰棒,你几根,我几根的买。母亲也会叫我们去买几根来,一家人吃一吃。这样的冰棒有点融化了的,需要用外面的一层纸托着吃,但甜味还是一样的。我好奇地问母亲:“娘,怎么你这又舍得吃冰棒呀?”

  母亲还是那大嗓门说:“贵买穿,贱买吃。这是老古话。冰棒便宜了可以买来吃,尝尝味道。”

我似懂非懂的。希望明天还下雨,可以买到便宜的冰棒了。

 

                        3、生病了

  小时候,是很巴望生病的,因为生病了,母亲会很关心地带着我去看病,然后就是去合作社买吃的。

  一天,我打不起精神,看着院子里大伙儿玩着踢房子的游戏,吵吵闹闹,非常开心,我却一点兴趣也没有,要知道,踢房子可是我玩得最厉害的游戏。母亲看着我这样,摸摸我的额头,有些热的,就连忙同父亲带着我向乡卫生院跑去。医生一量体温,说是发烧,交了钱打了针拿了药之后,父亲先回去赶队里的工。母亲带着我来到乡合作社,这里什么都有,吃的穿的用的,看得很羡慕。我和母亲直奔食品柜台前,母亲问我要买什么吃,我指着那梨水罐头和饼干。母亲买了一罐梨水罐头,又称了半斤饼干半斤豆角酥,给了售货员钱和粮票。售货员用纸把饼干和豆角酥包得工工整整,拿细绳子绑紧,递给了母亲,母亲接过带着我就回家了。

  一回到家,母亲用剪刀撬开了梨水罐头的盖子,拿筷子夹出里面一块梨给我吃,轻轻咬一口,甜呀凉呀,太好吃了,高兴地看着母亲,母亲也高兴地看着我,吃下几片梨,再吃下里面的梨水,凉意从喉咙直往心里流,顿时病似乎好了很多。又打开饼包着的纸,母亲说:“先吃药,再吃饼。”我乖乖的坐在凳子上,母亲把药放在我的嘴里,一股苦味从舌根传到大脑,真想吐出。母亲却叫我吞下。我听话地吞下时,母亲迅速拿一块饼干放在我嘴里,那个甜香味呀,瞬间就把刚才吃药的苦味掩盖了也似乎忘记了苦味。就这样,母亲用这样的办法把药喂给我吃完了,留下几块的饼干和豆角酥让我和小哥哥吃着,把多的用纸包起来了,拿得藏起了。又忙着干活去了,临走时对小哥哥说:“让弟弟多吃点,他不舒服的。”小哥哥却说:“他哪里有病,就是想买东西吃。”我和小哥哥吃完饼干,又在院子里和大家踢起房子来了。

有时哥哥或姐姐生病了,他们也会吃到梨水罐头,我只是望着,却没有吃的。心里却想生病了,多好,可以买梨水罐头吃了,还有那飞机模型的饼干,可以边吃边玩的。

 

                        4、学校“零食摊子”

  学校零食摊子是我们小时候最流连的地方。在课间,饥肠辘辘的时候或是馋虫动动的时候总会把眼睛投向那零食摊子。手里有几分钱的同学会围着卖零食的老爷爷买这个买那个。到上课铃一响,一下子就散去,买到零食的拿到往教室跑去,没有买到的自然要等到下了课再来买。只有那卖零食的老爷爷孤独地守着摊子等着同学们下课了。

  说是零食摊子是不准确的,确切地说是一个大篮子,篮子里放着一些零食,有时会有一个凳子摆着一些零食。五分钱一毛竹筒的葵花籽是一些家里有钱的同学喜欢买的零食,买到后,一些要好的同学聚在一起边吃边玩,吐了一地的壳,老师发现后,没收他们的葵花籽并要他们把地扫干净。他们还是照买,只是偷偷地在学校外面吃了。

  两分钱一小块的辣椒饼是大家最爱买的。我也喜欢买的吃。一次,家里给了我几分钱,我非常高兴地来到学校,课间和同学们一起围着卖零食的老爷爷,我买到一块辣椒饼,四方形,颜色有点红红的,间或着点点白。拿到辣椒饼,轻轻地咬了一角,哇,真辣,但很有味道。又吃上一口,辣辣的很开胃,不一下,一块辣椒饼就吃完了,辣得汗都冒出,嘴里不停地呵气,实在过瘾,下次有钱还买的吃。

  有时外面来了个卖烤灰面鱼的,生起了风气煤球炉子,火正旺旺的,吸引了很多同学来看新鲜。他把事先准备好的灰面稀倒在一个铁制的鱼模具里,双面盖好夹紧,放在火上烘烤。不一会儿,他打开那鱼模具,只见两条鱼出现在大家面前,只是不会游也不会动,但和真的鱼一模一样,同学们都很惊奇地叫着,鱼,那是灰面烤鱼。五分钱一条,有钱的同学自会争着买的,没有钱的同学只有眼睁睁看着那同学买到后香喷喷地吃着。

  来了卖棉花糖的就更吸引许多同学围观了。卖棉花糖的一般会在放学时候出现在学校门口,脚踏着一个机器,手不停着搅着,一下子一个大大的棉花糖就出来了,和棉花一样,也是那样白,那样软。同学们一片惊呼。一角钱一个,有钱的同学买到棉花糖后,喜滋滋地拿到手里,那棉花糖比他的头都要大,嘴巴轻轻舔着棉花糖,一种快乐与幸福总洋溢在脸上。没有买到的同学等着那卖棉花糖的人摇出一个来,幸福地拿在手上,边走边吃,要把这份幸福带回家。没有钱的同学只有羡慕地看着,忍忍嘴里的口水往家走了。

读五年级时,因为是毕业班,老师要求我们一早起来六点半就到学校上早课,到早上八点钟让家里人送饭到学校去吃。吃饭时间,我们吃完家人送来的饭纷纷跑到学校摊子前买凉豆腐吃。卖凉豆腐的是一位老婆婆,做的凉豆腐非常好吃,水里加了薄荷的,特清凉。我给了一角五分钱给那婆婆,婆婆接过钱,拿起我的碗就舀起一漏勺凉豆腐到碗里,又加了一点,放进一些白糖,从壶子里倒入薄荷水,双手递给我。我也双手接过来,凉豆腐切得一小块一小块长方体的,非常可爱的在碗里,白糖在水里渐渐化去。拿筷子夹起一块凉豆腐送到嘴里,软软的嫩嫩的,很爽口也很凉凉的。有时和同学们比赛似的,用嘴巴吸着一块凉豆腐到口里直接吞进去,伴随着“吸”的一声,非常有趣。口很渴时,喝上那薄荷水是很舒爽的。要是碗里的水喝完了,凉豆腐还没有吃完,到婆婆那里还可以讨得一些薄荷水加进来吃的。一碗凉豆腐吃完了,凉凉的饱饱的,我们又进教室准备上课了。

 

                          5、小商店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到我们小村庄了,村子口马路旁开了一家小商店,里面卖着一些日用食品。这样我们买东西就方便多了。家里从搞责任承包制以后,生活好了很多,经济也好很多了。我们小孩子帮家里做点农活,父母都会给我们一些零花钱了。我们有了这些零花钱就会到商店里买点吃的。

  当时二角三分钱一块的萨其马是我们非常喜欢吃的,几乎一有零花钱就会去买上一块萨其马,剥去上面的薄膜,吃着一条条搅合一起的萨其马,那个味道真是甜呀香呀,我们认为是最好吃的食品了。八角钱一袋的多味花生,那可是有点贵的,不过到我们零花钱攒得够了时,我们也会大方的买上一袋。拿出一粒多味花生吃掉外面的甜辣可口的包裹,再吃里面裹着的花生,香香脆脆的。真是多味呀,吃了还想吃。

  有时家里在菜地里把菜很晚才回来,晚饭都没有时间做了,父母就会拿钱叫我们去商店买饼来吃。海参饼和桃酥饼是父母常叫我们买的。那海参饼硬硬的,要牙齿咬碎才有一股香味出来,才吃得有些味道。桃酥饼上撒了一些芝麻,香香的油油的。吃上几块这样的饼,再喝一些开水,就饱了,晚饭可以不用做了。

  这些零食伴着我们走过了童年,零食的味道一直留在童年,常记常新。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