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人的专属『老物件』,哪一个最能勾起你的回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7-06 19:14:5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老温州,老时代,老生活 

记忆中的各种老物件,土灶、铜火炉、缝纫机、八角床.....

早已淡出了我们的视线

曾几何时,它们与生活息息相关,身边随处可见

随着时代的变迁,它们的身影却早已消失不见

今天就一起重温下这些老物件

追忆老温州,回味一下旧年光景



记忆里的老物件


 土灶  


记忆里

老家就有这么一口灶

小时候,每到烧饭的点

厨房里都是满满的柴火味

那是一种很温馨的烟火味

而我也总是一有机会就围着那口灶去烧火

外婆说 小孩子玩火会尿床

我总是不信

而那点点星火,大概是童年里最深刻的印象了吧

烧出来的饭也似乎带着柴香

这才是真正的人家味


 火燂 


燂,就是铜火炉

曾经在家里的老人那见过

听我阿太说 

旧年天寒地冻时

没有空调 没有电热毯

家家户户只能手捧一个铜火炉来暖手暖脚

一直很好奇 火炉会烫手吗 久了不暖了又怎么办

阿太告诉了冷了就往里面加炭火 太烫就包上一层布

不精致 也没那么讲究

却温暖人心

大概铜火炉

就是那个时代里最暖心的火种了吧


 铝饭盒 


如今各种外卖纸盒盛行

各式各样的包装 形形色色的风格

可是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味儿

而从前这种不那么精致 却实用的铝饭盒更让人感兴趣

听爸爸说

他们那时候总是揣着一个铝饭盒去上学

那时候吃的并没有现在丰盛

一盒柴烧的米饭 几片青菜 简简单单

但记忆中的味道回忆起来

却是格外香甜

大概就是那个年代人们对未来的期许吧


 算盘 


从小就对数学头大

小时候学珠算

算盘大概是最大的噩梦了

爷爷就有这么一个算盘

木质的 每一颗珠子上都带着点缺口

大概是因为长年累月的拨弄

小时候放学回到家 爷爷也会教我打算盘

我总是打不好 几次都气得想哭

爷爷也会更耐心地让我慢慢打

当年许多物件 就像小小的算盘

没什么高科技的含量

却是 满满的人情味


 洋油灯 


童年看宝莲灯

感动于沉香劈山救母的同时 也很羡慕他有一盏神灯

从那以后 我也一直想要这么一盏宝莲灯

直到有一次在亲戚家

突然看到这么一盏洋油灯

这不就是童年一直想要的神灯吗

残存的灯油 

满是烟渍的玻璃罩

在黑夜里 点亮了多少人心

照亮了多少旧路


 藤盘 


记得小学门口有一户 专门养蚕的人家

家门口都是这样大大小小的藤盘

一盘又一盘的蚕 在辛苦劳作着

记忆中 我有好几个鞋盒 养了好多蚕

不过养蚕真的也不简单 

每天下课一回到家 就要给鞋盒里添上桑叶

周末有空 就到附近的田野摘桑叶

不过我从来没有见过蚕卵孵化新蚕

小时候最大的愿望

就是看着养的蚕吐丝结茧 繁衍下一代

继续吐丝结茧 生生不息


 缝纫机 


奶奶家的阳台上

放置着一台古铜色的缝纫机

浑身散发着一股时间久远的气息

稳稳地站在那里 

每到中午,阳光洒在上面

都会反射出耀眼的金黄色。

  小时候,奶奶总会抱着我

把我放在缝纫机的高台上

看窗外繁花似锦,车水马龙

我时常抚摸它肢干上的斑斑锈迹

对眼前这个庞然大物既吃惊 又好奇


 老秤 


从前 走街串巷的小贩

一定会带着一柄老秤

小时候买东西都是老秤

特别佩服那些随手一抓一掂量,上称一称分毫不差的小老板

当时只是觉得很神奇很好玩

还脑洞大开的怀疑过是不是每一家的称都是动过手脚的,

不然怎么会一称一个准

后来慢慢的才明白

就像摩擦得油光锃亮的秤杆一样,每一分每一毫都是生活

不知多少日积月累才练出来的这一份熟练

每一杆秤都支撑着是一个家


 石磨 


像我这个年纪的年轻人

大多都没见过石磨

只是印象里听大人说过石磨的用途。

不过这种陌生并不妨碍我对于这种老物件的兴趣。

石磨碾出来的食物是怎样一种味道

拉磨的驴是否真的蒙着眼睛

每一口石磨存放的的院子都又有过怎样的故事。

也许哪一天可以去试试

坐在古老的石磨边 放慢节奏

听听老人们带着回忆的讲述那些有趣的故事

尝尝石磨下缓缓流出的原汁原味

也不只是去遗憾它现今留下的斑驳痕迹


 八角床 


从前 外婆的房里也有这么一张床

床上三面刻着

梅兰竹菊 十二生肖 生旦净末丑

还有各种精致的花纹

小时候一到外婆家 总要躺上这张床

特别有安全感 

摸一摸上面的花纹 觉得特别好看

如今这张床也不知道搬到哪去了

也算是一件古董吧


 鹤兜 



鹤兜

名字听起来很稀奇

据说是温州传统婚俗里的必备嫁妆

修长的把手做成鹤颈

一定也是极好的寓意

我没有见过这样稀罕的东西 

大概身边的许多朋友也没见过

但我想 那时候用鹤兜做嫁妆

一定包含着父母对儿女幸福的极大期许


 粮票 


没有生在用粮票的那个年代

没有受过饥寒

大概也是一种幸运吧

听家里的老人说

以前很穷 生活哪有现在好

当年买米买肉买布

没有粮票肉票布票

就算有钱也没用

我总是想 那时候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记忆里的老小吃


 叮叮糖 


小时候

每当家门口出现金属叮叮的敲击声

都是卖糖人来了

我也总是迫不及待地从窗户探出头

大声喊住他

“我有塑料瓶 我要和你换糖吃”

我们把这糖称为叮叮糖

其实也是麦芽糖

记忆里的味道总是最好的

甜滋滋的


 枇杷梗 


枇杷梗 

是一种酥酥脆脆的炒糖

味道有点像麻花

但是更酥一些

小时候妈妈总是不让多吃

说吃多了上火

但是我也总是趁着妈妈不注意

偷偷吃

大概是越吃越上瘾的那种


 炒米 


炒米

算得上一种传统的年味

小时候过年 

年货店里总是各种口味的炒米

芝麻味 花生味 红糖味

曾几何时,对于年

人们少了热烈的期许

淡了久往的敬畏

如今还拾得起这遗失许久的年味吗


 骰子糕 


骰子糕这样的甜点

总是最受孩子们的喜爱

白里透红 特别好看

软糯香甜 特别好吃

依稀记得年少时

总是缠着家里的大人买上一盒

一口一个 满嘴的桂花清香


 油蛋 


记得小时候街头上的一句叫卖声

油蛋~大饼~粽~

是用温州话喊的

如今 印象中的叫卖声也很少听到了

时间越走越快 

一路上 过去许多东西都在消逝

或许不久以后

油蛋也会成为留在记忆里的美食吧


 芝麻巧 

七月七,吃巧食

是温州的一个老习俗

那时候不知道七夕是什么

只知道每年的这个时间

总是会吃到香香脆脆的麻巧

一口下去 全是芝麻香

如今每每吃到一块麻巧

总会想起稚嫩的孩提时代


记忆里的老街道



老照片里的温州

与现在的温州完全是两个样子

如今到处高楼林立

温州整个城市都走得越来越快

可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从前街办工厂的工资表、老车船票据、打年糕模子……

还有被银行卡所取代的木质储钱箱

都早已淡出了我们的视线



八仙楼口


象门街口


八字桥


百里坊口


麻行路口

天雷巷菜场


八字桥


八仙楼居委会



在你的印象中 还有什么 老物件、老小吃 吗?

欢迎留言分享


长按二维码扫码关注

获取更多温州吃喝玩乐资讯

 有好吃好玩的攻略游记欢迎投稿分享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往期推荐 

一个连上海旅游达人来了都不想走的山海苍南!你还不来看看吗?

吃货必备 | 温州火锅攻略来了!一分钟带你吃尽人气火锅榜

温州周边9大露营胜地已经美炸了!赶紧出发,满天星星等着你!

吃货福利 | 温州杨梅采摘地图来了,让你一次吃个够!

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要在路上,寻迹温州无人岛

席卷温州的花园网红餐厅大盘点 你还不赶快pick一下

温州人气最高的几家自助餐厅来了!分分钟吃回本不是问题!

喝酒吹牛小龙虾! 温州最热夜宵大排档暴走推荐!!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