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城糯米香,诗情画意里的“美味”你是否能懂?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9-11 14:30:5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绿波池里风吹雨……湖城的雨季在杨梅渐紫时来临,烟笼十里,湿嗒嗒的样子,叫撑伞的人忘了前行的步子。

白居易的一句江南忆,最忆是杭州,让杭州的美誉满九洲。可杭州在一般人眼里到底像是一位富家千金,有种不可亲近距离。

与之相比,湖州是一个长在普通人家的女孩,她的俏丽,她的温婉与从容,都是来自寻常生活的智慧。要不,那个热爱生活、会生活的苏学士,怎会在杭州修了苏堤又跑来湖州? 


    

        古语有“苏湖熟,天下足”,也因富足,湖城人便有心思将日子过精致,把自己修炼为“生活家”,掌握了手到擒来的生活艺术,能让自己艺术地生活。

        比如,“糯米的故事”就很令外地人叹服。其做法是将糯米与绿豆上蒸笼蒸熟,装入青瓷碗待凉后,放入对剖的糖拌金橘、打片的蜜枣、红丝绿丝、冬瓜糖等,浇上薄荷叶冰水,即成消暑佳品——古法多样汤。


        又如,同样是蒸熟的糯米,拌上酒曲,入白瓷碗内压成平顶的圆锥型,当中挖个小洞撒上酒曲,等一天天的光阴渗入其中,最后成香醉酒酿,捞一小勺,用来煮糯米细圆子,在湖城人眼里那是“梁山伯和祝英台”似的般配了。还有农家糯米团子,原料是新入仓的糯米,水浸了磨粉,再以洗沙、白糖、猪油调馅,做成的团子,常被用来作喜宴的早餐,寓意甜蜜一辈子。


        似水流年里的一日三餐,佐餐的小菜总要费尽主妇们的心思。可湖城的“生活家”们却不急,总能以魔术家似的手变幻出各种惊喜。且看这主食糯米,经过泡香菇、剁笋末、碾葱段、添酱油、拌辅料、铺千张等等工序,裹成的糯米千张包,与蹄腣一起烧,或与萝卜一起炖,都独具湖州风味。

        舌尖上的糯米,是温脾暖胃的,如生活在湖城的光阴,是慢的,是温软的。


        湖城也是清丽的。在某个清晨,一碗白米粥,一只对剖的咸鸭蛋,一份油炸花生米和一碟大头菜,白是浓稠的白,黄是富贵的黄……叫吃的人,心生“不羡鸳鸯不羡仙,此生只做湖城人”的念头。
        想起常被作广告语的一句诗——行遍江南清丽地,人生只合住湖州。想必这戴兄作此诗时,是遇见过一个令他朝思暮想的湖城姑娘吧!


        生活在湖城的女子,不论高矮胖瘦,总能在湖丝、麻布,纯棉等衣料里将自己拾掇得恰如其份。尤是那身着真丝旗袍的高挑女子,若是打了伞行在衣裳街的青石板路上,怎么不叫看的人如梦如幻?

        一方水土育一方人。在一个地方生活久了,就烙有了这个地方的印记。湖城人以闲逸的生活姿态,将一个个重重着的日子过成了一桌酒宴,个个都是爱生活的“生活家”。

编辑:吴任翔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