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宋代五大名窑之故事来源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8-22 16:31:1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精彩内容  每天如期与您分享








 麦溥泰,香港泰华古轩主人,香港著名收藏社团敏求精舍和求知雅集的会员,收藏瓷器20余年,其藏品数量、质量都非常可观。



南宋 官窑青釉盏


过去的几十年,他一直在从事零售批发业,直到2015年,开始从零售业逐渐退出来,将全部精力用于展览和收藏。最初,他是因爱喝茶才开始收藏宋代茶具,但当时茶具、酒具分不清楚,于是兴趣开始慢慢扩展到宋代酒器,进而开始对宋代文人书斋中的清雅之趣产生浓厚的兴趣,品茗时无香不幽,无花不雅,所以香器、花器也自然开始进入他的收藏范畴。不过,整体而言,其收藏的茶器、酒器数量远比香器、花器多。


北宋 景德镇窑青白釉八稜执壶、台盏


 定窑印花牡丹纹盏


《收藏》:您是用什么样的方法区分茶具和酒具呢?


麦溥泰:宋代带温碗的执壶,以前被认为是酒器,其实应该定为茶酒器,因为考古出土的有些茶器也有温碗。我的观点是,有长的、弯曲的流的壶倾向于茶器,没流的或者比较直、比较短的偏向于酒器。茶壶的流很重要,可以把香气带出来,可以控制水的温度,还可以产生一个力,在冲茶的时候更利于出现泡沫,所以很多流是弯的。


北宋 越窑细线划花人物纹执壶


北宋 金代山西窑口珍珠地划花执壶


盏托是重要场合用的,盏与盏托的生产比例是10:1。酒盏托与茶盏托是不一样的,宽一些、矮一些的、有平台的是酒盏托,高一些、窄一些、空心儿的为茶盏托。


北宋 定窑白釉刻花台盏


宋代 朱绿漆葵瓣式盏托


金代 钧窑劝盏


北宋 定窑白釉镂孔盏托


茶盏与酒盏比较难区分,有种看法是看尺寸。现在日本茶道认为13~15厘米的茶盏是最好的。茶盏的尺寸在宋代的文献中没有明确记载,但是斗笠盏是宋代最高级的一种茶盏,一般尺寸是在10~12厘米左右。所以,10~15厘米左右的盏为茶盏,直径小于这个尺寸的倾向于酒盏。


北宋 耀州窑青釉印花婴戏海涛纹盏


《收藏》:您收藏的选择标准是怎样的?


麦溥泰:首先,很多人是从窑口的重要性、珍贵性、历史意义或者考古意义来看瓷器,而我是从实用性的角度来考虑收藏价值,分为茶、酒、香、花器,各个功能的瓷器又有所偏重。比如,我喜欢典型的茶器——斗笠盏,就会收集各个窑口、各种釉色、各式各样的斗笠盏。当时在耀州收的大部分都是斗笠盏。不过,现在有些后悔,不应该那么挑剔,其他的器形也应该收一些,那样就会更完美。


金 耀州窑青釉刻花劝盏


其次,我会挑选有个性的、特殊性的瓷器。同一窑口、同一时代、同样纹饰的东西一般就不收藏了,当发现一件东西跟自己的藏品不一样的时候,我就会很开心。我收藏有三个斗笠盏,虽然都是婴戏图印花,但是印花风格不一样,说明当时的创作是很自由的,可以加入工匠自己的构思和喜好。


 梅花形金杯


再次,在材质方面,也不局限于瓷器。宋代人玩儿得很疯的,玛瑙、金、银、寿山石、青铜等各种材料都会尝试,也许不是很成功,也没有经济价值,只是做着玩儿的,但这正是其可贵之处。



- 山西窑口黑釉刻花罐


最后,我要强调的一点是,我非常喜欢一些地方窑口。很多人喜欢名窑、御用窑,而不重视甚至看不起地方窑口。当然,重器确实很重要,皇帝们怎么喝茶、怎么用瓷器确实很有吸引力,但是,我们应该更多地留意地方窑口,注意普通人怎么喝茶、饮酒。一方面,地方窑口离我们的生活更近,另一方面,很多地方窑口的瓷器表现更自由,饱含工匠的个人特色、爱好,也更能反映当时的地方色彩。


北宋 磁州窑黑剔花缠枝花卉纹矮梅瓶


《收藏》:在您的藏品中,您最喜欢哪几件?


麦溥泰:最喜欢的是玉壶春瓶,它是山西霍州窑的(金代),虽然不是重器,但是非常美,尤其是放到合适环境的时候。


 霍州窑白釉玉壶春瓶


我的藏品中,有很多都非常稀有。比如,耀州窑青釉蹲狮形执壶(酒具)。它设计非常巧妙、个性。顶部的洞为入口,脖子处的铃铛上有一个小孔,是出口。这件东西是孤品,应该是当时士大夫专门订制的,做工很精细。


五代-北宋 耀州窑青釉蹲狮形执壶


耀州窑青釉人物诵经形执壶是水注(茶具),也非常精美,入水口在头顶,手中的经书是出水口,眼睛半睁半闭,刻划非常精细、立体,有点像菩萨像。



北宋 耀州窑青釉人物诵经形茶壶


定窑刻花执壶为酒具,多年前在巴黎某博物馆曾看到一件一模一样的执壶,很喜欢,可惜遍寻不得。后来,得知这件东西在法国一位古董商那里,当时我兴奋坏了,经过很长时间的讨价还价,终于收入囊中。这一对执壶也许是一起去的法国,一件进了博物馆,一件流落民间。


北宋 定窑刻花执壶


定窑“新官”款白釉盘口瓶也是一件重器,肩部很饱满。定窑已经有为皇室生产瓷器,底款刻有“官”或者“新官”。耀州窑青釉刻花温碗和执壶的难得之处则在于是原装的。



北宋 定窑“新官”字款白釉盘口瓶


《收藏》:哪些地方窑口的瓷器您比较喜欢?


麦溥泰:比如,河南巩义黄冶窑,烧制的绿色绞胎很漂亮,是外国人很喜欢的一种中国瓷器,如果将花纹用线条勾勒出来,你会发现这些肌理类似于中国的山水画,有粗有细,有虚有实。


唐代 黄冶窑绿釉绞胎提梁壶


再比如山西临汾窑,虽然是地方窑口,但是烧制的茶盏非常漂亮。有一个临汾窑黑釉油滴盏(北宋~金代),油滴分布特别密集均匀,有几千个油滴,90%以上是不交叠的,工艺非常难得,我们称它为“金油滴”。这只盏盛上清水的时候,油滴是银色的,就像漫天的繁星,而放上茶水或者黄酒的时候,油滴颜色就变成紫金色,非常漂亮。


北宋 景德镇窑青白釉钵


还有景德镇影青青白釉,胎土只在景德镇有。器物胎很薄,透光率是很高的,甚至可以当灯罩使用。磁州窑的红绿彩碗放到合适的环境里会非常漂亮。北京的龙泉务窑釉色有一些泛黄,工匠也会做一些窑变,颜色搭配很漂亮,很有地方特色。很多北方收藏家家里也有很多龙泉务窑,但是很多外地藏家不熟悉这个窑口。


宋代 建窑黑釉油滴盏


《收藏》:宋代全国各地都有烧窑口,据资料显示,当时的窑口数量高达1万余处,每个窑口各具特色,您更喜欢哪些窑口?


麦溥泰:20年来,我的心态是一直在改变的。


最开始的时候是喜欢建盏黑釉(福州),因为喝末茶,黑釉是最漂亮的。后来,兴趣慢慢转移到定窑(河北)、耀州窑(陕西)、磁州窑(河北),这些北方的窑口有自由奔放的气质。



北宋-金 定窑印花菱口劝盏


中国人很喜欢漂亮的定窑白釉。宋代的时候定州生产了大量白釉,供上流社会使用。白釉的特点是非常薄,而且质地坚实,因为北方窑口是烧煤炭的馒头窑,升温比较快,温度比较高,与南方柴烧的龙窑是不一样的。除了白定以外,我也喜欢定窑的酱釉,被称为鹧鸪斑,就算是在今天,这也是很创新的设计。



 定窑酱釉印花碗


宋代流行用黑定喝茶,黑釉金彩尤其珍贵,只有非常精彩的东西才会加金彩。日本人把黑釉金彩盏当作国宝,非常稀有。十多年前在苏富比出现过一件这种器物,1000多万元。


北宋 定窑黑釉酱彩盏


耀州窑最鼎盛的时期在北宋,很有内涵,最好的颜色是橄榄色,冰清玉洁,刻花又非常立体,也是中国人很喜欢的一种瓷器。


五代-北宋 耀州窑青瓷刻花牡丹纹执壶



北宋 耀州窑青釉刻花带碗执壶



北宋 耀州窑青釉刻花渣斗


耀州窑也会有黑釉,我有一件黑釉描金彩盏,鸳鸯莲池图案很生动,把一幅花鸟画放到了一个小小的茶盏里。茶盏还描有金彩,说明很重视这个盏。到金至南宋时,很多匠人逃走了,耀州窑烧的瓷器就没有那么好了,釉色有些泛黄。


北宋-金代 耀州窑黑釉金彩鸳鸯莲池纹盏


这几年,我又喜欢上了龙泉窑、吉州窑等南方窑口。


《收藏》:这种兴趣改变与国际市场有关系吗?


麦溥泰:没有。国际市场追崇的一直是宋代的五大名窑(汝、定、官、哥、钧)的重器。这些重器代表着那个时代最珍贵的东西,我也非常喜欢。五大名窑中,我只有汝窑没有机会收到。我收藏有一件哥窑杯,是90年代末在嘉德买的,当时大家都说不清楚是什么,我一举手就买到了。



 哥釉八方杯


市场上的汝窑太少了,偶尔出现一件,也是被很多人抢,在财力方面,我又不一定比别人更强。汝窑存世只有几十件,哪一件藏在什么地方,大家都是很清楚的,大部分都是在博物馆,如果出现一件汝窑不在这几十件之列,就容易有争议。


对我来说,收藏重器是很重要的体验,只不过,除了这些重器,我也非常喜欢地方窑口的日常器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可以反映当地的人文风采,更能代表当时窑口所在地的普通人的趣味,不值钱,但很有趣。


当然,这只是个人爱好,对投资来说,可能并不适用。


宋代 福建将乐县万全窑青釉褐彩凤首瓶


北宋 巩义芝田窑三彩台盏


《收藏》:对于瓷器收藏来说,真伪鉴定是一个门槛,您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麦溥泰:鉴定一定要多上手看实物,用手电筒看细节,用手去感觉重量,这与看照片、展览上隔着玻璃看是不一样的。在香港有个很好的地方是,每年的拍卖会都会有很多的古陶瓷,可以上手看,而且古董商会拿给我们看很多古瓷器。


但是,我仍然依靠经纪人去掌眼。因为很多国外的拍卖会我可能不能去现场,只能委托经纪人代替我去检查,看看这些东西是否有问题,品相是否完整,因为90%的东西都是不完美的,检查是否修理过需要专家把关。


当然,古董行业有个规范,会提前告诉我们是否有损毁或者修理,尤其是在香港,如果古董商提前没有说明,等发现以后还可以退回去。


《收藏》:您主要是在国外拍吗?


麦溥泰:在国外拍得多,内地基本没有拍过,因为有政策限制。除了拍卖,我更多的是从日本、英国或者其他欧洲国家的古董商手里买。在香港藏家手里买的也不少,香港也有很多藏家收藏了几十年,东西很好,也很多。


买宋代瓷器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日本人,他们很喜欢。我有很多瓷器是从日本买回来的,多是从大家族传下来的,比如德川家族等等,流传有序,用了好几百年。比如吉州窑树叶黑釉盏,其中有一件桑树的树叶花纹并不是平铺的,而是立体的,有一边翻转,这种几率是比较小的,通常是十个里面会有一个这样的花纹。



 吉州窑树叶纹黑釉盏


《收藏》:现在海外瓷器好找吗?很多人抱怨东西不好找。


麦溥泰:东西还有很多,13世纪到19世纪,很多中国的瓷器被运到日本。但是,现在很多游客去日本的古董店买东西,只是一时兴奋,只能买到简单的、普通的东西。因为古董店不会把好东西摆在店里,这些东西价格不便宜,肯定不会面对散客。如果要买重器,必须与古董商保持长久的密切联系,足够熟悉后,他们知道你要什么,才会把精品一件件发给你看,而且古董界有个网络,面对所有收藏家。


《收藏》:这几年网上拍卖比较热,您有没有采用这种方式?


麦溥泰:不习惯。大部分网上拍卖的拍品价格与正常市场价格相比,高得离谱,不合理,所以这时候我是不会出手的。而且买东西一定要了解来龙去脉,了解传承和背后的故事,我在这方面比较挑。所以我通常会找有丰富经验的古董商做经纪人,找来源可靠的东西,如果有疑点,就会放手。东西是慢慢入手的,不要急着买。在香港、日本、伦敦,每年上拍的古瓷器起码有上千件,不可能都会收入囊中,只能去慢慢淘宝。


在一个古董商拿给我东西的时候,我首先会考虑价值与价格,在谈价格的过程中,不一定是减价的,也有可能是提价的。所以,会碰到很多次买不到的时候,甚至买不到的情况会更多,要靠缘分的。


我的心理是,买到最好,买不到也无所谓,倒不是说我不紧张,而是很多时候都是持久战。因为要说服藏家把东西让给你,要多次去拜访,常去聊,可能要等几个月甚至一两年,倒不一定全是因为价格谈不拢,而是出于对藏品的爱。对此,我个人还是看得很开的,不会因为买不到而茶饭不思,寝食难安。


《收藏》:几十年来,明清官窑的市场一直比较好,您觉得近几年会不会有变化?


麦溥泰:虽然我从上世纪90年代才开始收藏,但是之前就有关注瓷器市场。印象很深的是,在80年代,宋瓷、唐三彩比明清瓷器要贵,但是90年代以来,明清官窑的价格越来越高,尤其是康雍乾三代。最近,明清官窑的热度有所冷却,价格似乎不像以前那么疯狂了,但要说缩水也不一定。当然,好的东西永远是有人收藏的,只是市场已经趋向冷却、理智,再想疯涨是不太可能了。


《收藏》:您的收藏是从实用器入手,是否这些藏品也会在日常中使用,比如摆茶席用?


麦溥泰:最初收藏的时候是有使用过的。后来买了一些孤品和重器,感觉自己有保护这些文物的责任,它们只是在我的手中保存一段时间,还是要传承下去的,所以就不使用了。不过很多民用的东西,尤其有些曾破损过、修补后的瓷器,现在还是有使用的。修补过的瓷器在清洗的时候一定要小心,最好不用一些化学洗剂,如果拿的时候力度、位置不对,瓷器极有可能会再度损毁。这些古物上有很多历史的痕迹,最好不要清洗、使用。


《收藏》:宋代文人书斋文化处于发展期,而明代中后期是文人书斋文化的鼎盛时期,文人也会参与一些器物的设计,对此类器具您的感受如何?


麦溥泰:这些是非常棒的。当代人更喜欢自由的风气,所以,我最喜欢宋代瓷器,那时的规矩不是很死板,是有个性的张扬,富有活力,有些器物的刻花,地方色彩和个人色彩浓郁。在明代,文人设计也有个人色彩,我也是非常喜欢的,对此有一点研究,也在收藏。宋代虽然也会有雅俗概念,但是没有很死板地写出来。明代有很多规矩,雅俗已经有很明确的区分,雅俗界限过于清晰。实际上雅俗有时代、个人、历史的概念,不太好去定这么多规矩。

北宋汝官窑是陶瓷发展史上的一朵奇葩,北宋晚期专为宫廷烧造御用瓷器,因器物多被宫廷垄断,故南宋即有“近尤难得”之说。后因靖康之乱,金兵入侵中原,宋朝被迫南迁,汝窑毁于一旦,窑址荒没,工艺失传,致使汝官窑址问题成了一大悬案。


下面介绍下五大名窑之首,汝窑考察地:

专家普遍认为,北宋汝官窑只烧制了20年,就神秘地失踪,目前存世器物不过60多件,仿佛只是在历史烟云中昙花一现。然而随着河南宝丰清凉寺窑址、汝州张公巷窑址、汝洲文庙窑址的发掘,揭开了汝窑遗址及玛瑙入釉等千年之谜,同时也至少提出了三大悬疑。


悬疑之一:北宋晚期汝窑究竟是官窑还是民窑?


宝丰清凉寺、汝州张公巷、汝洲文庙汝窑究竟是官窑还是民窑,这个问题似乎已经解决,然而在学术界仍然存在着不同的看法,莫衷一是,主要是四种观点。


官窑论  观点有两种:一是汝窑有可能或者说就是北宋官窑;二是汝窑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专为宫廷烧御用瓷,一部分烧民用瓷。他们依据发掘的器物与传世品比较,认为清凉寺天青釉汝瓷烧造区是专为宫廷烧造御用汝瓷的官窑,是“供御”而不是像越窑、耀州窑、龙泉窑的“贡御”。特别是在张公巷窑址的发掘中出土了大量碎素烧胎片,说明此窑是宫廷有命则烧,无命则止,平时将产品作好素烧后放置,藏于库内等候宫廷下令待烧。


北宋汝窑胆瓶  台北故宫藏


贡窑论  认为民汝与贡汝可能只是并行的两条线,不能形成先后或因果关系。将作为贡瓷的越窑秘色瓷、耀州窑青瓷、钧窑瓷的釉色、造型、装饰、工艺进行比较分析,说明了汝窑是贡窑,它是可民可官的,优质的由官府进贡宫廷,拣出来的可出售。南宋人周辉的《清波杂志》云:“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为釉,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


贡官论  认为汝窑具有官方性质,但是从《清波杂志》所记载的落选品可以出卖的情形看,是从贡瓷向官窑过渡的中间阶段。从称谓上区分,认为河南汝州、宝丰、鲁山一带都出青瓷,称为汝窑,烧造民用瓷器的应称宝丰窑,汝州的称临汝窑,鲁山的称鲁山窑。而清凉寺窑应该是贡窑,烧造御用瓷器,汝窑多少带有官窑性质,但实际上还不具备官窑的应有条件,称“汝窑”比较适当。  


张公巷窑青瓷标本


民窑论  认为北宋官营手工业管理机构“文思院”有若干分工细致的各种手工艺机构“作”,唯独没有陶瓷“作”,再结合故宫旧藏流传的不可靠性以及其他文献,从而论证汝窑“非官营手工业的职能”。


多元论  认为从清凉寺、张公巷遗址瓷片堆积情况看,主要系挖沟或挖坑埋藏的废品,属于官窑性质,同时也提出疑问:“这一窑场是北宋中央政府的官窑还是地方政府的官窑,目前还有待研究。”同时认为“汝窑瓷器烧造可能呈现出了一种多元化的烧造格局”。


综上所述,从“宫廷有命则烧,无命则止”说明汝窑是官窑性质,从“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说明是贡窑性质,从“官府没有备案”说明这是民窑性质。我们认为,上述观点不仅具有代表性,而且根据实物特征,揭示了汝窑的某种本质,即从民窑向贡窑再向官窑发展的过程,同时也是汝窑逐步垄断的过程。就是说,从“本朝以定州白瓷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即“弃定用汝”开始,汝窑在接受宫廷任务后,烧造宫中用瓷。在清凉寺汝窑遗址首次发现了为北宋宫廷烧制御用汝瓷的窑口,这说明清凉寺汝窑结束了从盛唐开始数百年来汝窑只属于民窑的历史,逐步进入了“准官窑”状态。


北宋汝窑天青釉弦纹樽


至于存在不存在官窑和民窑并行,这个问题是肯定的。新中国成立以来,考古工作者为寻找汝官窑遗址,曾在汝州市、鲁山、宝丰、宜阳、新安等10多个县市发现多处窑址,均属于汝窑系统,这些窑主要还是民窑,而且“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官窑瓷达不到要求的还可以出卖,说明宫廷没有完全垄断。但由于“玛瑙入釉”成本高,质量要求高,烧制难度大,加之釉料成分和烧制技术是师徒间口头传授,只有官窑才能不计成本地不断烧制,因此民窑烧出官窑天青瓷的可能性不大。


北宋汝窑方壶


据有关资料显示:从2000年至2004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汝州张公巷窑遗址先后三次进行发掘,从发掘的情况看,该遗址呈现如下特点:一是烧制年代为北宋末年,与宝丰清凉寺汝窑烧制年代相近;二是产品单一,均为类似清凉寺汝窑的青釉瓷器,但制作更精良;三是从素烧器残片看,与清凉寺汝窑一样,也是先经过素烧后再施釉入窑二次烧成;四是窑具以匣钵、垫饼、垫圈和支钉为主,此种做法在已发掘的古窑址中,仅见于宝丰清凉寺汝窑。


从文庙遗址和清凉寺遗址出土的实物看,虽然是一脉相承,但有明显的区别:其一,文庙汝官瓷做工都非常精细,与张公巷窑异曲同工;其二,天青色非常纯正,从配制到烧成都达到了非常成熟的程度;其三,大部分产品蝉翼纹刻片清晰;其四,瓷胎色比清凉寺窑的偏白;其五,卷足比清凉寺窑轻而矮。这充分说明清凉寺天青汝瓷质量高,受到宫廷赏识。因此朝廷为了垄断汝瓷,在汝州文庙建立贡窑为宫廷烧造,从此清凉寺汝窑停烧,文庙汝官窑由州衙管辖。


北宋汝窑盘


北宋汝窑盘底刻乾隆御题诗


上述分析足以说明,汝州张公巷和汝洲文庙汝窑与宝丰清凉寺汝窑是一脉相承的,是由低级向高级发展、由民窑向贡窑发展、由贡窑向官窑发展的过程;也是由商贾垄断到官府垄断、由官府垄断到宫廷垄断的过程。其工艺特别是釉料配方也逐渐向纯天青色发展,到北宋中期,清凉寺汝瓷以它精湛的工艺、独特的色泽成为瓷中之魁,并影响到宫廷审美,这才有了后来北宋宫廷的“弃定用汝”和后来的“汝官瓷”。


悬疑之二:北宋汝官窑究竟存在多长时间?


这里有一点首先要说明,我们现在普遍地把“汝官窑”理解成了汝窑,凡是说汝窑即是说“汝官窑”,所以我们研究“汝窑”的存在时间实际上是“汝官窑”存在的时间。汝窑的烧造年代范围在北宋晚期已成定论,但具体时限,研究者意见不一。


第一种观点认为:清凉寺、张公巷、文庙汝窑遗址发掘证据表明,汝窑在北宋中后期约有20年左右时间为宫廷烧御用瓷器,即汝官窑瓷器,以烧青瓷为主。即宋哲宗元元年(1086年)至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以汝窑为贡瓷,在汝州城文庙汝官窑烧造,历经15年。宋徽宗政和元年(1111年),由于宋徽宗的原因“废汝用钧”,大观元年(1107年)至大观四年(1110年)又“废钧用汝”,由文庙汝窑烧制,历经4年。


宋徽宗酷爱艺术却缺乏治国才能,他继承兄长宋哲宗的皇位后,重用小人,打击前朝贤臣,刚即位就借剪除元佑党之机废了汝窑。由于是和平环境,有充足的时间毁掉汝窑,所以文庙汝窑毁灭得比较彻底,从此汝窑失传。随着宋徽宗艺术造诣的不断提高及政局改变,他又想在汝州恢复汝瓷烧造。大观年间,汝州文庙第二次设贡窑,钧官窑从此废弃。由于汝瓷技艺已失传,生产出来的汝瓷从釉色和制作工艺均赶不上宋哲宗时文庙烧制的汝瓷,这从出土的实物可以充分说明,所以史称“汝州新窑器”。


北宋汝窑盘  上海博物馆藏


笔者认为,这种看法比较牵强。宋徽宗即然最初因想在艺术上超过宋哲宗以及派系斗争所需要而毁掉汝窑,杀死工匠;在短短5年后,又因为宋徽宗艺术造诣提高及政局改变,又在汝州恢复汝瓷烧造,甚至还要求釉色达到“雨过天晴云破处,这般颜色作将来”的高度,短短5年间毁窑杀工匠后又恢复烧制,出尔反尔,皇帝还有什么尊严?个中原因还得深入研究才能弄清楚。因为1101年至1107年其间5年汝窑停烧,所以从1086年至1110年其中少了5年,只有20年左右。


还有就是后14年(1107~1126年)烧制新窑器的汝窑算不算汝官窑?这是肯定的。因宋徽宗上台后废汝窑用钧窑,宋徽宗大观元年(1107年)至大观四年(1110年)又以汝窑为贡瓷,由文庙汝窑烧制,历经4年。从大观四年(1110年)到靖康元年(1126年)的16年,由于政局变动技艺失传,烧出的汝州新窑器虽赶不上当年的质量,但仍然是宋室官窑。随着新窑遗址的不断发现和发掘,相信这后16年汝窑瓷的迷团会不断解开的。


北宋汝窑青釉“奉华”纸槌瓶  台北故宫藏  此瓶实际为盘口折肩瓶残品,造型来自西亚盛放蔷薇水的玻璃瓶


第二种观点认为:根据历史上有关汝窑的文献记载,清凉寺的汝窑创烧于北宋哲宗元元年(1086年),汝官窑烧造宫廷御用瓷的鼎盛时期就在宋徽宗赵佶做皇帝的25年间。宫廷在汝州城内张公巷自置御窑烧造,至宣和末年(1125年),历经约39年。持这种观点的也大有人在。


1125年金兵南下入侵中原,靖康元年(1126年)4月金军攻破东京(今河南开封),在城内搜刮数日,掳徽宗、钦宗二帝和后妃、皇子、宗室、贵卿等数千人北撤,东京城中公私积蓄为之一空。都城汴京被金兵包围,汝窑御用瓷自然停烧,人逃窑毁。


第三种观点认为,汝官窑从大观四年(1110年)烧造,毁于靖康元年(1126年)的战争,最多只存在16年光景。之后即有南宋官窑——修内司窑的建立。据有关汝窑的文献记载,汝窑烧造宫廷御用瓷的鼎盛时期就在宋徽宗赵佶做了25年皇帝期间。如此说来,大观元年(1107年)宋徽宗即位后“废汝用钧”,5年后又“废钧用汝”,以后16年是鼎盛时期了。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宋汝窑作为官窑的历史应该是34年左右,而不是20年,更不是16年。


北宋汝窑青釉“奉华”纸槌瓶瓶底御题


悬疑之三:北宋汝官窑被毁后工匠到哪里去了?  


北宋末年的战乱中,工匠们是不是在战争中被金兵所杀,或者是匆匆熄灭了窑火仓皇逃命,或者在逃难途中命丧黄泉,各种情况都可能发生。按理战乱平熄后,他们应该回归故里,重开窑炉,就像近邻的禹县,远处的定州、黄堡窑等,不都恢复了传统作业吗?可是奇怪,至今尚未见到一件金代特征的汝官瓷。从汝州地区的窑址考古可以发现,金代这里只有一种“汝钧”与官汝略微接近,但面貌已大为不同,与其说接近官汝,不如说更像钧瓷。很显然,那批宋徽宗时生产汝瓷的工匠要么在战争中被杀,要么落脚他处。因为从上述其他同样生产过贡瓷的窑场可以发现,这些窑场即使停烧贡瓷后,后续的民用产品依然保留了贡瓷的风范,产品的固有特点并不会因为用途有所改变而突然消失,唯独汝窑,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从此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北宋汝窑天青釉长颈瓶


北宋汝窑鸳鸯形香熏盖


然而,就在汝窑隐匿后不久,却在遥远的临安(浙江杭州)突然出现一种与汝瓷面貌极其近似,而与历史上的浙江瓷器很少有共同之处的窑器,它就是南宋官窑——修内司窑。修内司官窑,南宋著名瓷窑,南宋建都临安后,按北宋汴京(今河南开封)官窑旧制,在都城修内司重建官窑,烧造青瓷。


南宋官窑在杭州有两处,先在凤凰山麓万松岭附近修内司设立“内窑”,后又在乌龟山麓郊坛下“别立新窑”。世人因此将前者称为修内司官窑,后者称为郊坛下官窑。或者由于原料的不同、文化背景的变异、新皇帝偏好的改变、用途的扩大(南宋官窑中有相当部分是礼器,因为当时仓皇南奔,铜礼器都留在旧都,只好以瓷器代替。从这点也可以推断:凡是礼器样式的“宋官窑”,必是南宋产品),加之南宋修内司窑地处南方,所用原料和烧制工艺均不可避免地受到南方越窑等成熟工艺的影响,使得修内司官窑瓷无论在微量元素的含量上或是在外观色调上,都和汝官窑瓷有差别。但这种差别也无法掩盖它们之间的血缘关系。时人就已评价修内司窑“色好者与汝窑相类”。对已发掘的南宋官窑遗址的研究表明,南宋修内司官窑瓷的工艺为《坦斋笔衡》所说“袭故京遗制”,底足外撇、满釉、支钉支烧等,某些工艺特点受到了汝窑的影响。


北宋汝窑天青釉盘


北宋汝窑碗  英国大维德基金会藏


笔者认为,修内司官窑应该不仅仅是“袭故京遗制”,有可能是汝窑的那批工匠或者部分工匠被南宋皇帝带到了江南,因而修内司官窑在工艺上与汝窑相类似。要知道汝窑的工艺、汝釉的配方即使今人也很难学,要让习惯了生产青绿釉瓷的浙人一下子就掌握河南人发明的天青釉、开片瓷的烧制,似乎难以想象。因此推测修内司窑中必有汝窑工匠,目前虽然在浙江两处南宋官窑遗址发掘材料中,以及地层分析中尚未找到具体证明,但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汝窑与修内司窑的血缘真相将会大白于天下。



(文章源自网络         版权属原作者) 


温馨说明:我们敬重和感谢原创作者,凡未具作者姓名的文章,均因无法查获作者所致,敬请原作者谅解!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或同行告知,我们将及时纠正删除。同类微信公众号转载本部发布文章,敬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❶ 商务合作电话:400-891-3358

❷ 藏友投稿邮箱:1244091890@qq.com

❸ 本部客服微信:zqd1118


长按二维码识别快速关注我们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