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陪伴不在身边,却在心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09 15:54: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一章 我要玩转古代


“懒婆娘,快点起床,今天又不去上课了?大姐,这都七点五十了。”我迷迷糊糊的听到沈凤兰用她那高分贝的声音在十几平米的狭小空间里囔囔。

“妈妈的,不去了。”最近上网玩QQ游戏玩疯了,小姐我苏清涵哪有心情去上课,况且还是个怪老头的审计学。本来课无聊也就算了,偏偏要用极其枯燥的方式上,这就是他的不对了。

我这人,向来个性惯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人能阻止,难怪军人出身的老爸给我的评价只有那么四个字:自由散漫。哈哈~话虽这么说,可是我人缘还是不错的,沈凤兰、刘美丽就是我忠实的死党之一。

沈凤兰,一个标准的女性书呆子,成绩很不错,文静的很。其实这世道就这样,当着你面说你文静吧,八成反面在骂你够内向,估计就差猜疑你是不是自闭。

刘美丽,一个超级自恋狂,喜欢臭美,爱打扮,人生就以一心追求高品质男生为目标的女人代表人物。不过可别小看她,跟人套近乎的手段——那可是一流啊。

恩。。九点二十,看来马上要下课了,我站在寝室窗户旁,大把大把的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哎,今天天气不错嘛,是个逛街的好日子。我快速的装扮完毕,十点准时来到教室门口,把沈凤兰、刘美丽成功的拉走了,嘿嘿。。传说中的“三人帮”要出动了。星期二街上的人不是很多,估计此刻都在办公室低头苦干吧,哪有闲情来街上闲窜呢。于是,我们三人跑到街上左兜兜右逛逛,其实,非周末来逛街,虽说衣服并不打折,可也有这么一点好:人少,落得个清静。

忽然,有个人影往我们眼前闪了一下,砰铛,听到一阵东西落地的声音,刘美丽的包被人划开了,钥匙,梳子,镜子洋洋洒洒的落了一地。“呀,不好,我皮夹不见了。”刘美丽大叫。不是我说这女人反应慢,人家想必也在她身后跟着有那么一段时间了,居然没半点反应。看来这女人只有遇到帅哥时,体内的荷尔蒙才开始发作。无语啊。。我吐了下舌头。

幸好,这小偷只是个小男孩,跑了老半天还没跑出这条街。于是,我们三个火速的追了上去,就这么在街上上演了一幕女英雄抓小偷,唯一可惜的是既不拿酬劳又不是警察义演。这小男孩倒是不象一般小偷,带着我们转了三条黑漆漆的小巷子了,周围连个人影也没有,现在又拐进一条奇怪的路,转身不见踪影了。我的妈,我们现在才意识到迷路了,天知道这是在哪。这时,我和沈凤兰恶狠狠的瞪了刘美丽一眼,这都怨她,反正没多少钱,丢个小皮夹也就自认倒霉了,偏要紧追不舍。现在好了,人生地不熟,又不认识地保,遇到了坏人就死定了。唉,被逼无奈,我们三个女人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勇往直前,只是这路怎么这么长,连个弯都没有,周围更是黑乎乎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这真是应了那句话:看见了人怕,看不见人就更怕。

忽然,刘美丽抓紧了我,往前面指了指,顺着她手的方向,我看到有点点微弱的亮光一闪一闪,于是,我们彼此看了看,仿佛看到希望似的加紧走了过去,可是,越往前走光变得越来越亮,就这样走了大概一个小时,但是依然没发现什么出口。只见亮光渐渐变了颜色,天边划过一阵红霞,我只觉得眼见一阵白光穿过,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这位姑娘怎么回事,大白天躺在路中间,让马车怎么走啊。。。”

“哎哟,这是哪家姑娘啊,莫不是要咽气了?”

“想必是没脸面见人了,这才自寻短见,哼。。。”

要死的,这是什么鬼声音,吵死了,小姐我正在做美梦呢,猜也不用猜,肯定又是刘美丽那死婆娘在看什么古装滥情剧,厄。。咦,不对啊,学校不是规定中午十二点才有电视吗?莫非今天就到周末了?我后脑勺一阵疼痛袭来。

“美艳,你别吓娘啊,美艳,你倒是怎么了,你可千万别让娘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你快醒醒呐”迷迷糊糊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接着我就被一阵猛烈的摇晃摇醒了。哇,这是哪个变态的力气这么大,早上没事往姑奶奶我床上跑。我决定睁眼看看这个元凶是谁。

“小姐,你别吓唬香儿,小姐,你快醒醒,跟香儿说话啊”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奇怪的望着身旁围着的一群人,尤其是眼前这位老夫人,抓着我嚎哭不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给我哭丧呢。

天,这什么鬼打扮,又不是晚会彩排,干吗都穿成这样?深吸了一口气,我决定找个认识的人问问。可是,晕啊,看来是找不到熟悉的面孔了,我低下头,冲着死死抓着我的这位老女人说:“恩,这位阿姨,您先别哭,我问您个问题成吗?”唉,有什么办法,环视一周,就算这老女人看起来比较和蔼一些。但,妈妈的,用得着一副见鬼了的样子瞪着我吗

“美艳,你,你没事吧,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哪不舒服,跟娘说啊,千万别强忍着。。。”说完又极其悲壮的哭了起来。这什么跟什么,事到如今,我算是理解了那句成语,所谓对牛弹琴大概也不过如此。禁不住翻了个白眼,顿时眼前一黑,又失去知觉了。

当我再次清醒时,发现自己睡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这床可真够豪华的。晕,21世纪还有人挂床幔?不可思议,我忍不住发出啧啧的声音。“啊,小姐,您终于醒了,都怪香儿不好,没有好生照顾您,呜。。呜。。您可吓死香儿了,夫人哭了一宿呢,老爷少爷昨天也来看了好几次。。。。”一个女孩在床边一个劲的嘀咕着。

这个小女孩在说什么啊,我困惑的盯着香儿,这才发现不对劲,恩,怎么对这个女孩一点印象也没有,难道?难道是这一届新生,也不至于这么年轻吧,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估计肯定是少年天才的那一种,跳级跳多了吧。

噢,还有这个房间?天,怎么这么像古装剧里的装饰,气质典雅的壁画,古色古香的书柜,乃至桌凳都隐约透露着书香气息,让我大开眼界,真气派啊,不对,应该说精致,哇。。我站起来走到桌子旁坐下,摸摸那倒水的茶壶,红木制造的,上面细细的刻着些许漂亮的花纹,仔细看,居然是一幅顽童戏水图,看来也是个价值连城的古董,我忍不住发出一连串的赞叹。

晕,那是什么眼神,这才发现香儿惊讶的观察了我好一阵子:“小姐,您不会脑袋摔坏了吧?还是,失去记忆了?小姐,您,您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香儿啊,陪伴您8年的香儿啊,您还记得小时候您经常带我去摘西院里的石榴么,然后我们躲在花园后边吃,后来被发现,奶娘要惩罚我,每次都是您帮我求情。。。。”

这,什么情况啊,有没有哪位好心人发发慈悲告诉我啊。“香儿?香儿,这是什么鬼朝代,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我可能是有些脑震荡了,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啊。”我双手抱着头拼命的晃着。

“小姐,都怪我,是我没有阻止您,害您被马车撞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我不好,这里是楚炽国京城,现在是开元五十六年,正是太平盛世。小姐您是钱家的大小姐,您还有一位兄长。。。”香儿一脸自责的模样。

我大致明白了:在这京城有两户人家最富有,人称:“京城二富”。分别是宋、钱。我的名字叫钱美艳,听起来怎么跟钱没眼一样,真够恶俗。现任爹钱斯宝,哇。。这名字取得好啊,钱是宝。他名下掌有六家绸缎庄,八家酒楼,四间典当铺子,在东郊西郊各置有五处房产。不错嘛,也对得起小姐我,据说我娘元配夫人除了我以外还有位儿子,是我亲兄长钱若离,风度翩翩,哈哈,看香儿那色相就知道肯定是个大帅哥,能文能武,在朝廷任职,说是什么三品将军,我也搞不清楚。除此以外,还有位二娘,柳凤泪,钱斯宝在妓院鬼混时认识的,后来娶来做小妾,生有一女,也就是我同父异母妹妹钱美娇。

MyGod!上帝啊,我平时待你也不薄,怎么跟我玩起穿越游戏来。还是来到这么个落后的破朝代。话虽这么说,不过呢,既然我还算是个有钱人家小姐的话,嘿嘿,一个计划立马涌上我心头:我—要—玩—转—古—代。


第二章 现代一墩子


这会儿香儿怎么支支吾吾起来,难道我还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不会吧,一来古代就落了个名声不好。“香儿,你快说,我不会怪你的。你再不说,我可要生气了。”我拿眼瞪了瞪香儿。

“小姐,您还记得您曾写过一张字条儿,一直想找机会给宋公子。昨天您带我去街上买胭脂,恰巧遇上了宋公子,然后您就暗自把字条儿给了宋公子,可是却被二小姐看到了,死活要看看那字条儿,于是,”香儿紧张的用眼嘌了下我,我看看她,示意她说下去,“后来,迫不得已,宋公子就当场念出来了,然后,然后小姐您就跑接着就被马车撞了,夫人正巧从绸缎庄回来,看见。。。”

我的妈,什么字条儿,古代就流行写情书啊。关键是那主角还是我,妈的,丢死人了,看来我一到这鬼地方,形象就不好,这叫我怎么出去见人。“字条儿写的是什么?”我紧紧的盯着香儿,你可千万别搞出什么肉麻的表白来啊,想我苏清涵在21世纪都没这么大胆的表现过,这古人倒是比我还前卫。

“小姐,您写了一首诗,好像是什么金风玉露什么的,呃,我记得最后一句是便胜却人间无数。”

哦!我记起来了,《鹊桥仙》。幸亏语文向来是我的强项,这首诗我都背得出。可这哪是我写的,明明就是古人的大作: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鹊桥仙》宋秦观

恐怕再听下去我就要昏倒了,这简直比我爱你还来得肉麻。怪不得说朦胧艺术,真受不了。看来我在这儿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到哪儿去,还得花功夫重新树立起新的美好形象。恩?我说我长得不至于这么丑吧,听香儿的意思,这么快被拒绝估计也不是个美女,想到这里,我急忙冲到梳妆台旁,铜镜里的那个是我吗:两颊肉有点多,鼓鼓的,鼻子旁还散布着几颗小雀斑,挨,这尊容,实在不能和美女沾边,偏偏该死的,还肥得很,身高倒是矮了五、六公分,说直白点,就是现代一墩子。

哎。。自认命苦啊。这时,门开了,昨天那老夫人急急地走了进来,“美艳啊,娘一听说你醒来就赶来看看你,没事了吧,你可把为娘的吓坏了,以后不许再做这种傻事了。”这个是我娘啊,老天啊,一看就知道这夫人年轻时一定貌美如花,怎么我是这副尊容,难道是基因突变?想到这里我不禁替这身子的主人郁闷起来,顿时抱着夫人嚎啕大哭。“哎呀,艳儿啊,你怎么了?哪儿伤到了,要不要叫刘太医再看看。”老夫人还以为我伤的不轻。

“呜。。娘啊,我怎么会这么丑啊,为什么,为什么你那么瘦,我如此肥胖啊,呜。。”

老夫人一惊,没料到我竟会说出这般话来,转念一想,估计是被昨天那事给打击了:“艳儿不哭,有娘在呢,不就是齐家公子嘛,以咱家地位,娘给你做主,找更好的人家,可千万别再做出傻事来。。。”

虽然不知道那姓宋的是什么好鸟,可我还是很有自知之名的:以我现在这副相貌,想要找好人家,估计得动用银子的诱惑力,悲惨啊。我苏清涵也有今天!

“好了,艳儿,别老窝在这儿了,透透气,等会让香儿陪你去花园里走走吧,别老想着昨天那事。”唉,还是娘亲好啊,虽然不是我妈,可是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就姑且把她当妈吧。想到这里,我不禁红了眼眶,抱着夫人又哭了好一阵子。

哇,果然是有钱人家,这花园可比我们学校那操场还大,弯弯曲曲的溪流穿插在各种花丛中,美不胜收。而花丛的另一端通向一个圆形的人工湖,透过清澈的湖水,可以看见很多金鱼在自由地玩耍。湖面上还绽放着很多美丽的初莲,自我出生起,还没看过这么美的风景呢。

我欢快的在廊上跑着,仿佛一只快乐的花蝴蝶,只可惜这身材看起来倒不象蝴蝶,说鸵鸟反而更确切些,郁闷。兴许是因为我心情不错,香儿也显得特别开心,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哟,美艳,这么快就好了,现在又能活蹦乱跳了,真不简单呀。”

“是啊,姐姐,看来你很强壮嘛,被马车撞了现在还能在这儿悠闲着赏花,妹妹我可要向姐姐学习啊,平时不小心撞到桌子角,都要躺上好几天呢。”一阵讥讽声音传来。

妈妈的,哪个吃饱了撑的,敢来破坏小姐我的好心情。这时,香儿在我耳旁小声嘀咕了几句,噢,原来这就是传说中尖酸刻薄的二娘,那她身后那位不用说,肯定就是刁蛮狂妄的二小姐咯。哼,我还没忘你害我撞马车的事,你就找上门来了,这会儿正好,老娘我老帐新帐一起算。

“哎呀,是啊,有什么法子呢,谁让我娘怀孕时吃的补品多呢,毕竟是正室夫人嘛,照顾总是比其他人来的要体面周到些。我娘还常对我说呢,也许是因为那时吃的太金贵了,才落得我这个身段啊,怎么能跟美娇妹妹比呢。”我冷笑道。

柳凤泪被我气得没话说,悻悻然拉着她女儿走了。哼,拐弯抹角骂我胖,也不掂量下自己几斤几两。扭头一看,香儿那丫头竟对我露出崇拜的眼神。

“小姐你变了哦,您以前可不是这样子,以前您只要一看到二夫人小姐你就转身就跑。”我晕,又不是老鼠,用得着回避得这么紧嘛,想必这钱美艳也是个畏缩之辈,只长肥肉,不长脑袋。就算这次帮她出口气吧。

“呀,小姐,你怎么还在这里啊,老爷少爷回来了,快去大厅。”身后传来一个老妈子的声音。听说她叫张妈,是我的奶娘,现在是这儿大总管的夫人,也算半个总管。这会儿也该是见见我那钱斯宝爹爹的时候了。

一进大厅,就看见老夫人旁边坐了个老头,矮矮胖胖的,坐着象个菩萨。哎,看来我还不属于基因突变,分明就是遗传嘛,本来还指望以后能变回来的,我彻底绝望了。

咦,他左侧倒是站了个帅哥,浓眉大眼,很有生气的样子,穿件绿色的纱衫,风度翩翩。古人都能长这么帅?只是可惜了,放回21世纪,说不定还可以谋个少女杀手的光荣称号。

“艳儿,你盯着你大哥叹什么气啊。还不拜见你爹爹和大哥,这丫头最近老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夫人埋怨道。我这才反应过来,老头和那帅哥正好笑的盯着我看。

“娘,我是看大哥好像比以前瘦了很多,所以担心嘛,拜见爹爹和大哥。”我微微欠了欠身,扯谎功夫我那是一流,这个来古代可没忘。

“哈哈,爹,艳儿这丫头越来越精灵古怪了。”绿衫男子大笑。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宠爱。看来我在这家里人缘不赖嘛,这个我称作爹的家伙好像也没那么讨厌。我正准备坐下来,眼角瞥见二娘带着她女儿进来了。

“拜见老爷,夫人。”柳凤泪微微一欠身,就立马一屁股坐在了我娘右侧的位子。

“拜见爹爹,大娘,大哥。”

“爹爹,大哥最近劳累了,美娇特意吩咐心儿煮了燕窝给爹爹、大哥补补身子。”钱美娇一旁讨好道。眼睛却死盯着我大哥,哼,难道这女人有恋兄僻?

“还是美娇心思细啊,哪象艳儿丫头,光顾着胡闹。”晕,居然是大哥的声音,这么快就被一碗燕窝给收买了,要换在抗战时代,这人铁定禁不住糖衣炮弹的诱惑。

你抢我大哥,可别怪我不客气了,“爹爹,娘,我想让大哥带我去街上逛逛,好久没出门了,我闷得慌呢。”我看娘眼神瞟了瞟爹,于是我马上跑到那老头旁,展现我苏氏独门纠缠功。

“好好好,拗不过你,丫头,可别再惹出什么事来,若离,给我好好看着你这个妹妹。”哈哈,钱斯宝两三下就被我给摆平了。

“美娇啊,你也在屋子里呆了好些天了,你也随大哥大姐出去走走吧。”妈妈的,这个女人总破坏我的好事,此刻正拿那双桃花眼盯着我阴笑,仿佛计谋得逞似的。

这钱美娇一副称了心意的得意样,居然不把我放在眼里,死拽着钱若离就往外跑。弱智女,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哥,大哥,呼。。呼。。就怪这身材,害得我追了老半天才跑到若离旁,“大哥,你都不等等我,呼呼。。看我都快喘死了。”我发誓明天开始一定要制定一个完美的21世纪减肥计划,照这么下去,要是得了高血压,说不定就得冤死在古代了。

“艳儿,你别急啊,都怪大哥不好,大哥是习武之人,走得快,没有考虑到你们姑娘家。”想必这钱若离平时肯定很宠这个妹妹,说话还这么客气。

“大哥,你好偏心噢,你看你都不跟娇儿说话,只顾着姐姐。”钱美娇开始发嗲。这婆娘,老跟我过不去,不过,这么凑近看,长得倒还算得上是闭月羞花,瓜子脸,细腻白净的皮肤,一双丹凤眼勾魂似的,放回我那破学校,起码也是个校花。


第三章 有气质的男人


“艳儿,艳儿,你别吓大哥啊,哪不舒服?”我皱着眉,望着钱若离关心的眼神:“大哥,我们到前面那酒楼歇息一下吧,可能是上次的伤又发作了,没事的,别担心。”我挤出一个抱歉的微笑。

钱美娇怒气冲冲的瞪着我,恨不得把我扒皮生吞下去,哈哈,我得意的对着她,立刻回敬一个“跟老娘斗,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眼神,嘿,我苏清涵比你多长这么几千岁,可不是白长的。

于是,我们三人走进前面一家“香满楼”,在二楼挑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听香儿曾说过,“香满楼”是京城的一大特色酒楼,环境特别优美,酒菜,更是色香味俱全,更重要的是,因为此处价格较别的酒楼要高,所以来这里消费的大多是官宦有钱人家的公子小姐。并且,据说这老板也是大有来头。

“艳儿,你没事了吧,害大哥担心了老半天,快,看看吃什么?大哥记得你最喜欢吃这里的凤凰炖鸡,百合猪骨汤,冬菇青肉。。。。”说了一大堆菜名,虽然听不明白,怎么全是肉类,敢情这钱美艳不吃素么,难怪长得跟肉类一个样。哎,人家都说古代女子极重视自己的相貌身段,估计钱美艳同学是个例外。

“对啊,姐姐,你可要好好补补身子啊,照这么总是闹晕下去,怎么行呢,哪天一个人在街上晕倒了可怎么办呀。”说完还佯装同情的挤了两滴眼泪下来,看得我真想吐血。

我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跟她计较,简直是侮辱我的胸怀和人格。

哇,这下该换我晕菜了,眼前满满一桌子的菜,除了肉就是油,我无奈的看了看钱若离,他一副“你最爱吃的菜,怎么还不动手“的样子。天知道此刻看到这么一大桌油,我有多么的反胃。谁让我不是苏清涵呢,戏还是得演下去。

我拿起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每个菜都吃了几口。妈妈的,什么猪肉鸡肉鸭肉,到我嘴里全变成了肥肉。抬头一看,钱若离正满意的对着我笑,就象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而钱美娇那死女人,斜着眼嘲讽似的看着我,好像在说:吃啊,肥死你。

结果在我的再三哀求下,终于把那桌碍眼的菜给撤走了。忽然,我眼角瞥见一个人正向我们这个方向缓缓走来,我这辈子终于知道什么叫白马王子,眼前这位男子,一袭白色纱衣,手拿一把小巧的折扇,五官深刻而精致,嘴角微微上上扬起,仿佛藐视时间的一切,他的微笑足以令人瞬间停止呼吸。

“毓风,真巧,你怎么也来了,哈哈,掐指一算,咱们也有七、八日未见了!”大哥大笑着站了起来。

那男子笑而不答,眼睛越过大哥定定的看着我,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真帅,这男人要是去参加世界先生,肯定力压群雄。啧啧,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有气质的男人,大凡帅哥,长得一副有貌没脑的样子,眼前这男子,眼神不失锐利却又闪烁着睿智之光。

“美娇见过宋公子。”

“艳儿,你好端端的发什么傻愣啊,哈哈,毓风,我这个妹妹越来越没规矩了。”说完还扯了我袖子一下。

待我回过神来,发现三双眼睛齐刷刷的瞅着我,听大哥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我着实盯着宋毓风看了好久。“啊,哦,没有,大哥,我刚才在想事情发了阵呆”我看向宋毓风,说了句令他们喷血的话:“你好。”

可是那宋毓风什么眼神,如见了外星人一样,还一脸该死的不可思议。我茫然的看着他们三个,很想弄清楚我哪里不对了。

“姐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礼貌来了,居然对宋公子说你好,你以前可直接称呼毓风大哥的哦。”钱美娇狐疑的盯着我。

“是啊,艳儿丫头,你以前只要一见着毓风,就毓风大哥毓风大哥的喊个不停,连我都不搭理,今儿这是怎么了?”

我以前有这么恶心吗?虽然说他长得是还可以,也不需要笨得象个花痴一样吧。如果他是贝克汉姆,那或许我可以考虑考虑,其他人,哼,休想。

“哦,我今天头还有点痛嘛,脑子也不清醒,你们就谅解我一下咯。”说完,我还撒娇似的拉了拉钱若离的袖子,意思是:我不舒服,我现在想回家去了。

“呵呵,若离,既然美艳不舒服,你就带她回家吧。”宋毓风了然的看着我。

奇怪了,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总觉得他的眼神不对劲,猜疑?更多的是不可置信,似乎想要探究些什么。。恩,今天太累了,或许真的是多心了。

回到府里,我立刻倒在我心爱的床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迷迷糊糊中,我来到了钱府后院的花园,月光清冷的照在湖面上,倒影出花丛和凉亭歪歪斜斜的影子。这时,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声,断断续续,忽远忽近,在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凄惨和恐怖。我壮了壮胆谨慎的朝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只见一个女人穿着一袭白色的纱裙独自坐在湖边。此时,女人忽然停止了哭泣,转过身站了起来,缓缓地向我走来,三月的风依然很撩人,裙摆在她身后肆意的飘动,看起来就象聊斋中的女鬼。我吓得连忙往后退,天啊,谁都知道我苏清涵生平最怕这些东西。我深戏了口气,赶紧拼了命的低头往回跑,却发现一双手死死的拽着我,女人赫然站在了我眼前,天啊,刘美丽,我惊呼。

“清涵,清涵你快救救我,我不想呆在这里,清涵,我想回家,你救救我,我们一起回家吧,我怕,我好害怕啊,他们一直欺负我,我,我一个人也不认识”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黑暗里。

“美丽,美丽,你在哪,你别吓我,美丽”我的双手在空中乱挥舞着,想要留住那渐渐消失的人影。

“小姐,小姐,您快醒醒,您快醒醒啊。”

“艳儿,艳儿,你别吓娘啊,娘老了,惊不起你这样折腾。”

“艳儿,爹爹来了,快看看,大哥也来了。”

。。。。

我昏昏沉沉的翻了个身,耳旁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双手更不知何时被人紧紧抓住。

“啊,吓死我了,你们这是干嘛,一大早就围在我床边,哎呀,娘,你怎么还哭了。”我惊魂未定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群老老少少。

“艳儿,你先别急着起来,安心躺着,你已经昏迷一天了,看把咱们给急得,大夫说了你要好好休息,最近太劳累了。”眼看我要坐起来,老夫人急急地按住我,帮我盖好被子

“艳儿,都是爹爹不好,你病还没有复原,昨天爹爹不应该让你大哥带你出去玩,一定是累着了。”说完,钱斯宝象征性的瞪了钱若离一眼。

好感动啊,我忍不住红了眼眶,泪珠滴答滴的往下掉。几乎有一个世纪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了,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几个月才能见父母一面,平时他们工作都太忙,也只能靠电话嘘寒问暖。越想越悲伤,我蒙着被子大哭了起来。

“这丫头怎么了?”钱若离困惑的去抓我被子,生怕我把自己给闷死了。

我泪眼婆裟的坐了起来:“爹,娘,大哥,我好感动哦,艳儿永远爱你们。”说完还给了他们每个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丫头,看来平时被我给惯坏了。”钱斯宝宠溺的拍了拍我的头。

唉,好不容易把这一家子人给打发出去,这大哥也真是,非说要留下来陪我说话,在我万般威胁下,最后终于无奈的走了,出门时居然还抛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香儿,我当真昏迷了一天?”终于正视起眼前这人。主子说话时,她不敢插嘴,这会儿,看样子有很多话要跟我说。

“是啊,小姐,您可把钱府上上下下的人给急坏了,老爷夫人少爷在这儿守了您半天,就连二夫人二小姐也来看了您呢。”

不就昏迷一下嘛,虽然我也搞不清楚怎么会这样。可是昨天那个梦却至今仍萦绕在我脑海里,刘美丽怎么了,我怎么会好端端的梦到她呢,难道她也来古代了?难道她过得不好,还是遭人欺负?一连串疑问在我脑子里盘旋。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您不会又出事了吧,要不我去把大夫找来再给您看看。”我赶紧拉住了欲往外跑的香儿。

“我没事了,看我这么健康,怎么会有事呢。香儿,我饿了。”我对她顽皮的咧咧嘴。

不一会儿,香儿就给我端来了一桌东西,莲子汤,桂花糕,翠玉卷,玉米糖等等。甜食,我的最爱啊。不到一刻钟工夫,我就把桌上这些东西速战速决了。回头看着香儿,奇怪了,怎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香儿啊,是不是有话对我说?尽管说,我不会怪你的。”

“小姐,您昨儿是不是遇到宋公子?”

宋公子?脑海里怎么没什么印象。“哪位宋公子?”

“听说是您吃饭时,碰上的。”香儿的表情看起来怎么这么奇怪?好像看一个发春的人似的。

“我说你盯着我干嘛啊,我刚才不是洗了脸嘛。”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