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魔幻·凤楼系列7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8 15:58:3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楔子

    揽尽倾国色,美人如云来。

    以女子为尊的大楚国小倌馆盛行,而其中最为人知的,便是楚都凤楼。传闻凤楼之中,便就是看门小厮,也是倾城姿色,其楼主沈夜,更如天人。

    众人揣测,约就是凭着这样的姿色,沈夜才能嫁入第一贵族舒家,成为舒家少家主的正室夫君。

    听这些言论,凤楼真正的主子牡丹不由得挑眉而笑。

    他身着浅粉色华袍、外笼绣绘艳丽牡丹云纱,站在窗口调笑刚刚利用自己的妻子推行了男官制的沈夜,漫不经心道:“你说若有一日,舒城明白你在做什么,你当如何?”

    正和新科状元沈丛说话的沈夜微微一愣,牡丹轻笑:“那年你同我说,男子汉大丈夫,要么就去她身边护她一辈子,要么就干干净净,我做到了,你呢?”

    沈夜没说话,片刻后,他苦笑开来:“可是牡丹,我停不下手。从我接任暗庭开始,这条路就不是我选的了。”

    “谁不是呢?”牡丹低头轻笑,“凤楼隶属暗庭情报司,我从出生便注定成为这里的主人,所有人的路都不是自己去选的,所以沈夜,当断则断。”

    说着,他转头看向凤楼庭院中那些近乎枯败的月萤草。

    算了算,这是他养死的第十三批了。

    【1】

    牡丹人生最耻辱的时刻,莫过于他十五岁挂牌拍卖初夜那晚。

    他出身倌馆,他的父亲,他父亲的父亲都在凤楼,因而他一出生,就已经定下了是凤楼之人。他从小注重容貌,只等挂牌那夜一鸣惊人,谁知因他貌美,挂牌前得罪了凤楼里之前的花魁花陌,花陌寻了他以往的恩客刻意打压他的价格,挂牌接近一刻钟,都没有人出价。

    于一个小倌来说,这是太大的羞辱。他站在舞台中央,几乎都要绝望的时候,一个姑娘颤颤出声,说了句:“三百两。”

    他寻声看过去,看见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坐在大堂,穿着鹅黄色的长裙,带着怯怯的表情。

    三百两,也算是挽回了面子。于是他没有多做计较,回屋等着小姑娘。谁知等了许久,小姑娘都没来,询问了下人,说姑娘把钱搁下了,但不打算来见他。

    牡丹当即变了脸色,为了挽回自己的自尊,他直接冲了出去,在一条小巷子里追到了刚走不远的小姑娘,不顾对方挣扎,将对方强行拖回床上,和衣睡下。小姑娘蹲缩在墙角,安慰性地抱着自己,看了面前人一晚上。

    第二日,牡丹还未清醒,小姑娘就悄悄推开门,从牡丹房间爬了出来,然后像逃命一样逃出了凤楼。逢人询问牡丹如何,小姑娘就含着眼泪说:“我再也不去这种的地方了!”

    于是牡丹凶悍之名,传遍楚都。

    【2】

    有了这样的名声,挂牌七天,牡丹都没有生意。沈夜出了主意,让牡丹去找小姑娘,让她出面澄清一下。牡丹觉得这是个极妙的主意,于是当日下午,就打听了小姑娘住址寻去。

    沈夜告诉他,小姑娘叫夏萤,家中做些丝绸生意,算不上大富人家,也不过就是小富即安,是故到了夏家绸庄的时候,看见也不过就是个小小的门店,牡丹也没有多么诧异。

    到门店的时候,门外正挤满了人,夏萤站在人群中间,任由两个衣着富贵的人辱骂。

    那是一对夫妇,穿金戴银,一看便是富贵人家,女子站在一旁冷眼瞧着夏萤,而男子则有些过分,指着夏萤破口大骂:“也不瞧瞧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家林哥儿是你巴望得上的吗?”

    牡丹在一旁看得怒从中起,在那男子骂得正酣之际,从背后一脚就踹了过去,在对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一拳将他击倒,踩于脚下。

    那天他为了见夏萤,特意穿得花枝招展,分外艳丽,浅粉色的长袍上绘绣大朵牡丹,如瀑墨发挂着白玉华冠,本就是引人注目的佳人,这一脚踹出去踩在人身上,威风凛凛得如战胜的斗鸡一般,更是让人难以忽视。

    他顶着众人诧异的目光,踩着脚下的男人,气沉丹田,随后吐出一段经典的国骂。

    他骂人骂得太溜,所有人都被他骂得一愣一愣的。而脚下被他踩着和旁边碍于身份皱眉端望的女子听了他的骂,面子实在挂不住,拉着自己夫君告辞离开。

    等他们离开后,人群作鸟兽散,牡丹拉扯了一下被撕破的衣服,一瘸一拐骂骂咧咧来到夏萤身边。

    小姑娘身材娇小,站在他面前还不到他胸口,看上去好似一个孩子,看得人心生怜爱。

    她如水的眸子静静瞧着他,他不由自主有了一种想要将她揽进怀里的冲动。这种冲动很怪异,于是牡丹阻止了自己,嘴贱问了句:“你被人退婚了?”

    夏萤红了眼眶,点了点头。牡丹扶了扶自己要掉下来的玉冠,接着道:“你挺喜欢那小伙子的?”

    夏萤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继续点头。牡丹轻轻一笑,接着道:“可是他不喜欢你哈哈哈哈!”

    夏萤的眼泪没撑住,直直坠了下来,在牡丹猝不及防间,张嘴便号啕大哭。

    四方邻里看了过来,牡丹心虚得转身就跑了。

    【3】

    沈夜说,牡丹你这样求人,不成的,你看你都把人吓哭了。

    牡丹扯着袍子惆怅,其实他也不想的,谁知道这姑娘这么爱哭,而且这么毫无缘由地哭,让他几乎以为自己是不是长得特别丑,丑到把人吓哭了。可拿着小镜子翻来覆去看,不对啊,他还是那么美。

    不过还好,当天晚上,夏萤便来找牡丹赔罪,牡丹的自尊心终于得到了维护。

    夏萤还是懂事的,知道牡丹今日出手帮了他。于是她便提了些药材和上好的布匹,去给牡丹道谢。然而才走到门口,便被凤楼拦了下来,五十两的入场费,贵得她心肝疼。

    她转身就想走,远远站在长栏上的牡丹看见了,赶忙追了上来,询问她:“你怎么就走了呢?”

    夏萤委屈得皱眉:“太贵了。”

    牡丹无奈,便跟着她出了凤楼,免了她的入场费。她个儿小,礼物拿在手里,好像极其沉重一般,牡丹便伸手替她拿过东西,陪着她逛街。

    两人走在路上,起初夏萤说着来道谢的事,将牡丹一顿猛夸,夸得牡丹身心舒畅,紧接着两人逛到河边小桥下,便随意坐着聊天。

    其实回忆起来,他们俩之间一直也没什么大事,在一起的时光里,不是在逛街,就是在游玩。常常就是像这一夜一样,逛了集市,便坐在河边看无边月色。

    那月华落在天地之间,让他们俩的内心一片安宁。他们买了小酒,就有一杯没一杯喝起来。

    两个人闹到大半夜,周边的人都散了去,夏萤愣愣瞧着河里摇过的乌篷小船,忽地问了牡丹一句:“你喜欢过谁吗?”

    然后不等牡丹回答,便道:“以前林哥儿和我也经常这么出来的。”

    牡丹没说话,夏萤来了劲儿,拼命说起她和那位公子的往事来。

    他们本是隔壁邻居,一起长大,十岁时候便定下了亲事。打小开始,她就以为那个公子会是她的枕边人,可是公子家里经营的生意日益大了起来,而她家却始终那副样子,两家人便有了距离。最后公子家里觉得他们不是很般配,便要求他们分开。知道这件事当日,她拿着她准备给林哥儿的聘礼去了凤楼,然后将那三百两全给了他。而后她想想觉得不甘,又固执要写信问那公子的意思,便有了牡丹见着的那幕。

    “其实我也知道,我放手大概会更好吧。”

    “可有时候执着久了,就会不甘心。”夏萤苦笑了一下,牡丹没说话,他美丽纤细的手拽出一根宽大叶子的草,用心地编织起来。

    夏萤继续说着她和少年的过往,说小时候他们爬过的桂花树,说那一年他们坐过的乌篷船。说到最后,她一回头,便看见身旁人递过来一只青色的蚂蚱。

    那小蚂蚱长得分外讨喜,让人有种似乎含着笑容的错觉,而拿着蚂蚱的人面容艳丽得有些妖气,一双眼却清澈见底。

    “呐,这个送给你,”他将小蚂蚱放进她手里,温和地道,“小时候我不开心,我爹就给我编蚂蚱。每次我拿着一个蚂蚱,就会忘记不开心的事情。长大后我很少有蚂蚱了,因为我不需要它来提醒我,有些人总会离开,有些事总要忘记。”

    “你是个好姑娘,”他有些别扭地说出这话来,但还是坚持开口道,“会找到更好的人的。”

    夏萤没有说话,她静静注视着面前的少年,浅粉色的长袍,白玉冠上珠链微垂,在他面颊边上摇晃。楚都男子大多有施粉的癖好,但他面上不染脂色,却已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人。

    她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那是林哥儿都不曾给过她的感觉,让她觉得内心一片宁静,似乎再无恐惧。而那小蚂蚱在她手里逐渐有了温度,好似活了一般,在她心中欢喜地蹦跶。

    回来的时候,沈夜看着他的笑容,不由得提醒他:“有些事不能开始,一旦开始,就难以结束。”

    “尤其是你这样的身份,”沈夜低头玩弄手中的折扇,“别祸害了人家。”

    牡丹没说话,他手中捏着方才多出的小蚂蚱,他想努力握紧一点毁了它,却终于只是轻轻握着,任沈夜从他身旁走过。

    【4】

    夏萤开始往凤楼跑。

    忘记一个人很容易,喜欢一个人也很容易。

    五十两银子,她也没再觉得心疼。每日关了店铺,便急急赶过去,然后交了五十两银子,上楼寻了牡丹,接着连茶都不肯喝一口。

    她从来也不做什么,往往就是同牡丹聊天。

    她说她年少趣事,他也说他曾经向往。

    他说他父亲从小就希望他能当上楚国第一花魁,这样他就可以穿金戴银,衣食无忧。

    她说她父亲希望她能娶了林哥儿,和林哥儿一起经营绸缎庄,成为给皇家供应绸缎的皇商,为夏家光宗耀祖。

    “那你现在不能娶林哥儿了,你怎么办呢?”

    夏萤红了脸,慢慢道:“我也不想娶他了……我想娶别人。”

    牡丹没说话,夏萤本以为他会接着问下去,然而他却好似并不在意这个话题,转头去喝了口茶,然后又回头道:“其实我小时候还有个梦想,我想遇见一个喜欢的人,对她好,然后和她一起去看一眼昆仑山的月萤草。”

    “你知道那种草吗?”他比画给她看,“就这么高,长在昆仑之巅。曾听闻有人带来过楚都,但只是听说,从来没人真正见过。传闻这种草本是天神,却暗恋月君,被贬下界,在凡世中他不愿以真身示人,只有在见到月光时,才会恢复它本身模样,流光溢彩,美艳动人。”

    夏萤听着他的话,看他翻飞的手指,在灯光的映照下似乎浮动着某种奇特的光芒。合着他美丽的容颜,仿佛如他所说,流光溢彩,美艳动人。

    除却聊天,她也常常给他带些小玩意儿。有时候是桂花糕,有时候是泥人糖。牡丹对于礼物接受得十分心安,直到有一日他忍不住问她,为什么来了这么多天,却连凤楼茶水都不多喝一口,夏萤红着脸道“听说凤楼茶水多喝是要给钱的”的时候,牡丹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姑娘不是凤楼其他一掷千金的恩客,她愿意来见他,已是花了很多钱。

    于是他抿了抿唇:“日后不要带这么多东西来,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里需要这些东西来哄。”

    “那我总不能总是空手来吧?”

    “那桂花糕是你做的吗?”他指着桌上用绘着翠竹的油纸包着的桂花糕询问。夏萤讷讷点头,牡丹便笑开:“那你以后就带桂花糕好了,不过我要每张油纸上画的都是我!”

    这不是难事,她本每天都画着他。

    于是她每日清晨起得老早,给他蒸了桂花糕出门,得空时候便在店铺里拿着笔墨,描绘着他的模样。

    她是画他,一笔一画,那么认真。

    每次看着画上人,都有种别样的心动,那是她从没体会过的感觉,她从未这样认真凝视过一个人,也从未这样挂念过一个人。哪怕是从小一起长大她视为夫君的林哥儿,也未曾有。

    她对于林哥儿,更多的是一种习惯;而面对这个如花一般的男人,才会体会到一种心动。

    然而她不敢说什么,只敢每天提着桂花糕到凤楼去,小心翼翼交给对方,然后看对方指着她的画夸赞几句:“不错嘛,有我几分神韵。”

    每每得到这样的赞扬,夏萤便觉得很高兴,看着美人艳丽的容颜,好几次她都想将那句“喜欢”问出声来。然而她最终还是控制住自己,小心翼翼待在禁区一头。

    只是有日看凤楼内人来人往,她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句:“牡丹,你会一直当小倌吗?你们总会遇见喜欢的人,然后跟她们离开吧?”

    听到问话,牡丹愣了愣,片刻后,他笑弯了眉眼。

    他执着木梳划入青丝,慢慢道:“夏萤,像我这样的人,谁要是喜欢,谁就要搭上一辈子,谁敢喜欢?”

    “夏萤,”牡丹低头浅笑,“我为你抚琴吧。古琴我弹得极好,但我从来没弹给谁听过。你要是愿意,我可以为你弹一辈子琴。”

    “你可以成亲,生子。然后时不时来凤楼见见我。而我就一直待在这里,等什么时候你不来了,我就在这里独自老去。”

    “那么,”夏萤有些愣神,“你只为我弹琴吗?”

    牡丹伸手去调琴音,漫不经心点了点头。

    琴声悠悠响起,夏萤愣愣听着。她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5】

    他们日日相见,一来二往,因着她态度的转变,众人也开始忽视了牡丹强悍的传言,过了几月,牡丹终于有了第一位恩客。

    然而不巧的是,牡丹却又染了风寒,挂牌的时间一推再推。

    他打的主意,凤楼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父亲、爷爷都来轮番找他,同他说着大道理,他也不过就是捂着头,假装头痛。

    后来沈夜亲自出面找他,深如墨色的夜,沈夜将卷宗猛地扔到他面前。

    “既然喜欢她,何不嫁给她?”

    沈夜亲自开口,牡丹不由得有些发愣,他呆呆看着桌上的卷宗,听沈夜道:“我们斩了三拨探子,这些都是口供,但我也不确定有没有漏网之鱼。你既然对她真心,男子汉大丈夫,要么就去她身边护她一辈子,要么就干干净净,别存这样暧昧的心思,免得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

    牡丹不敢说话,既不敢回沈夜的话,也不敢同夏萤说什么。他只是装着病,一日一日见着夏萤。

    第一场大雪落满楚都的夜晚,夏萤没有来看他。那天晚上他禁了凤楼的出入,将凤楼的人全派了出去,一个角落一个角落搜索楚都。

    最后他将夏萤带了回来,然后回了凤楼,回来的时候他身中剧毒,折了大半真气。而夏萤却被他安安稳稳放回了自己的床上,等醒的时候,夏萤都不知道自己曾经被绑过。只是在第二天去凤楼时,被人拦在了门外。

    沈夜问他为什么是这样的决定,他便苦笑:“在暗处待久了,就会忍不住向往光明,我本来是想留住她……”他低声呢喃,慢慢道,“可是已经心惊胆战活了一辈子,又怎么舍得拉上别人。”

    沈夜愣了愣,他看着卧榻上发愣的少年,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说。

    第二日,牡丹挂牌,迎接了他第一位恩客。

    恩客离开的时候,房间里一片昏暗,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就决定起来,倚栏打开了边上的窗户,然后他便瞅见站在门口的夏萤。她穿得薄,提着一盒桂花糕站在门口,张望着门外。夜里带了小雨,有人让她进去坐,她便摇头说,她要站在这里等牡丹。

    她的声音特别,牡丹耳力好,虽然隔了老远,人声鼎沸,他却还是听见了对方的话。他的心忽地就成了一把胡琴,小姑娘一句话,便似在那琴上拨弹。

    他就静静站在窗户边上端望她,一言不发。外面细雨纷飞,那个小姑娘似乎是因为寒冷,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她站了大半夜,终于留下一盒桂花糕,转身离开。直到她的身影再不能见,他才关上了窗门。

    【5】

    不久,他终于有了第二位恩客的事情传开。因着他的容貌,许多人都去打听他到底是否真如外界所言那样强悍。恩客被他伺候得好,夸赞不绝于口,于是不过一天时间,想要约见他的人便排到了下个月。

    夏萤来找他,拿着五十两,却被拦在门外。她急得几乎要哭出来,在凤楼门口一声一声喊他的名字,然而他什么话都不说,站在长廊上,静静瞧着她。

    每日夏萤都会来找他,守在大门口闹。有一日因有位恩客出门时说话轻贱了他,她猛地就扑上去和对方厮打起来。

    她那像孩子一样的身个儿,不知为什么突然爆发出了这样大的力量,同那人厮打在一起,鼻血流出来,溅了满身。

    那血花刺痛他的眼,他几乎就要冲出去的瞬间,突然就见到一个少年拉住了暴怒的她。

    那少年眉目俊秀,身形高挑,一袭月色华袍罩在身上,更称得人气度非凡。他只是轻轻拉住夏萤的手腕,夏萤便僵住了身子。

    他静静望着她,目光几变,最后却是问了句:“你怎么来了这种地方?”

    夏萤面上露出尴尬的神色,少年却什么都没再问,满不在意笑了笑,温和地说了声:“夏萤,我带你回家。”

    音落的瞬间,少年便觉身上一寒,转头望去,却见浅粉色绘绣牡丹长袍的男子立于长廊之上静静注视着他,目光仿佛寒冰利刃,似要将他的血肉一寸寸剜下。

    然而也就是片刻,牡丹便移开了目光,他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然后静静坐在房间里,颤抖着手,捻起一块早已硬掉的桂花糕。

    【6】

    少年出现之后,夏萤便没有再来。

    后来别人告诉牡丹,那个少年便是退掉夏萤婚事的林哥儿。在父母退掉夏萤婚事后,他绝食明志,父母无奈,终于才让他来再见夏萤。

    听到这些的时候,牡丹一直没说话,似乎这些事都与他无关,直到最后,他才轻声说了句:“林哥儿,不错的。”

    然而出口之后,他去端茶杯的手,却颤抖得不能自已。

    一日两日,其实也不过几日,牡丹却就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未曾见过她。他想也许这辈子都不会见这个小姑娘的时候,却见这个姑娘突然从窗户外面爬了进来。

    那时他刚送走恩客,熄了房间里的灯。她把窗户一推开,便落了满屋的月光。她浑身是泥,满身是伤,一根绳子绑在腰上,艰难扒着他的窗户踩进来,怯怯唤了一声:“牡丹。”

    房间里是合欢香的味道,还带着方才欢爱的温度。牡丹突然觉得有那么些难过,在对方上前的瞬间不由得呵斥出声:“别过来!”

    夏萤一时不敢再动,于是他们一人站在月光下坦坦荡荡,一人站在阴暗处躲躲藏藏。

    牡丹拼命拉扯着自己的衣服,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其实又有什么意义呢?于是他停下了动作,转身看向窗口的夏萤,慢慢道:“你来做什么?”

    “我来见你。”她回答得坦然,“你许久没见我,我想你了。”

    说完,她的脸便红了下来。然而她却还是道:“我想,你一定也很想我。”

    牡丹没说话,很久很久以后,他从阴暗之处走出来,沐浴在月光下,温柔抚上她的面容。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夏萤温热的手握住他的手,低声道:“我给你准备了礼物,你陪我去看看好不好?”

    他说不出不好,于是他跟着她走出去。

    她带着他出了城,翻山越岭。那天晚上月光很亮,她拉着他往前走,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但是他却一点都不关心。

    他们没有说一句话,不曾谈过去,也没有谈将来。空气中只有夜风和蝉鸣,还带着草木淡淡的清香。

    她带他走了很久,终于来到一座山的山顶。然后她剥开如帘子一般的藤蔓,带着他走到了山崖之上。

    月光下,月萤草密密麻麻长满山崖,流光溢彩,美艳动人。荧光包裹着如牡丹一般模样却只有指甲盖大小的花朵,在夜风中轻轻招摇。山下城中灯火烁烁,而他们身边月萤草轻摇身姿,他看见她站在他身前,拉着他的双手,羞涩地垂下了头。

    她说:“牡丹,你有没有完成你的愿望?”

    他说他想要一个喜欢的人,带她去看月萤草。

    他已完成了他的愿望,然而此时此刻,他却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静静看着面前低垂着头的小姑娘,一言不发。

    小姑娘握着他的手微微颤抖,许久后,她又道:“我不介意你的出身,你的过往,只要你愿意,我就卖掉我家所有家产,将你从凤楼赎出来。”

    “我以后只对你一个人好,”她握着他的手紧了紧,沙哑着声音道,“所以,你嫁给我,好不好?”

    牡丹没说话,很久很久以后,他才终于道:“我不会跟你走,也不会嫁给你,因为我是凤楼的牡丹,我会成为凤楼的花魁,成为大楚第一花魁。”

    “凤楼是销金窟,”牡丹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温柔地道,“你以后还是别来了。回去找个喜欢的人,娶了好好过日子吧!”

    他的话刚说完,小姑娘的眼泪就落了下来。他想她果真是太爱哭,眼泪不要钱一样。于是他伸手为她抹了眼泪,然后拉着她往回走。

    晨曦的阳光一点点落下,月萤草一株又一株收起了自己的光芒,呈现出枯败之态。

    她在他身后哭哭啼啼,他却还是头也不回,将她送回了家。

    【6】

    将她送回家后,她没有再来过凤楼。

    听人说,她和林家的公子林哥儿常常一起出现,有时候是在看灯,有时候是去游湖。

    有一日他到公主府去,公主听闻他古琴弹得极好,便要求他弹奏一曲。

    然而他微微一笑,摇头拒绝。

    公主也没多说,放下茶杯,温柔道:“既然不会弹,那这十根手指还要了做什么?”

    而后便让人给他上了指棍。

    钻心的痛楚从他的指尖传来,他静静跪坐着,一言不发。

    当天夜里,林哥儿来找他,他本谢绝见客,但听到是林哥儿,他还是见了。

    林哥儿果真比夏萤阔绰太多,出手便是三千两的银票,温和道:“在下听说在下未婚妻当年曾手绘了许多油纸,不知公子可有存了几张,在下愿一一赎回。”

    他不由得挑眉,笑道:“公子太抬举在下,青楼倌人哪里有这样风雅的情趣,不是真金白银,怎么会留下保存?”

    林哥儿点了点头,又道:“可在下听闻牡丹公子对在下未婚妻多有关照,有几分情意也未可知呢?”

    牡丹大笑起来,眼角不由得泛了眼泪。他道:“公子,您把石头当宝贝,别以为牡丹也眼瞎成吗?您那未婚妻,论姿色没有姿色,论富贵也没有富贵,来牡丹这里的女子,谁不是珍珠宝石地送,也就您那未婚妻,不开窍天天送什么桂花糕,五十两的门费都拿得艰难。牡丹初挂牌时没有恩客,承蒙夏姑娘照拂,可如今夏姑娘登门,牡丹何曾又为她开过大门?”

    林哥儿没说话,门外忽地有了异响,牡丹察觉不对,打开大门,便见夏萤站在门外,静静地看着他,满眼是泪。

    她哭过很多次,唯有这一次,无声无息。

    她注视着他,一字一顿,慢慢道:“我只问你这最后一次,”她的声音仿佛是被刀一点点划开一般,“你是不是,真的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牡丹不敢开口,夏萤继续道:“父母同我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我没有信,只想着要变卖家财赎你。林哥儿对我说,欢场之人最是薄情,我也没有信,只想着抛下这陪我数十年的人带你走。我总想着你有苦衷,总只信你。

    “我想你若不喜欢我,怎么要送我那只蚂蚱?我想你若不喜欢我,为何要陪我那么久?我想你若不喜欢,怎么会怜惜我的钱财,只要我一盒桂花糕?”

    “我一直只信你,”她抬头看着他,慢慢道,“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牡丹苦笑,眉目艳如牡丹,国色天香。他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凤楼里那些晃得他眼睛酸涩的烛灯,笑道:“不曾。”

    “哦,”夏萤吸了吸鼻子,越过他看向林哥儿,平稳了声音,坚定道,“走吧。”

    说完,便转身离开,未曾回头。

    而牡丹回到屋里,手指触碰到琴上。

    他的手用不上力,每动一下,都痛楚非常。然而他还是拨弦,咬着牙弹出一首迎客松。欢喜的小调,却被他弹得断断续续,几乎听不出调子。

    离开门口时,林哥儿听到这调子,不由得皱起眉头:“凤楼的人弹琴怎么这么难听?”

    夏萤没有回头,她沙哑着声音道:“凤楼人弹琴都不错,尤其牡丹弹得最好。”

    “这是迎客松吧,”她苦笑起来,想起过去那人端坐着为她抚琴的模样,慢慢道,“真是难听得要死。”

    说完,她携着林哥儿慢慢离开。而牡丹的琴上,每一根弦都染了血。

    【7】

    自那日之后,夏萤精心经营自己的绸缎庄,而林哥儿示意非夏萤不嫁,林家无奈,便同夏萤要求等她成为皇商,便可迎娶林哥儿。

    本来众人都不看好夏萤,皇商这种事,没有那杂七杂八的门路,哪里是你想当就当的?可夏萤运气好,第二年春日,便凭借着一匹月华云锦在楚都有了名气,女皇钦点她成为宫廷绸缎供应之一,并派大臣亲自送了皇商锦旗到她府中。

    她的绸缎庄一时门庭若市,店面也开满了大江南北。

    她的生意越做越大,因着生意的缘故,她去过很多风月场,却独独不曾去过凤楼。

    第二年秋天,夏萤迎娶林哥儿。

    迎娶林哥儿的前一夜,夏萤来找他。

    她付了三百两的入场费,已是当年他挂牌时初夜的价格。然后她瞧着他,却是什么都没说,许久后,她问他:“你现在还弹琴吗?”

    他点头:“弹,给很多人弹。”

    “那之前我画给你的油纸呢?真的一张都没留吗?”

    “没有。”

    夏萤没说话,她似乎早已预料,镇定地点了点头。然后她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只泛黄的蚱蜢,放到桌面上,温和地道:“我什么都没在你生命里留下,也就不想让你在我生命里有什么牵扯。”

    “牡丹公子,”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唤他,尊敬地、温柔地、冷漠地,却带了微微的颤音,她似乎说不出口,然而她还是说了出来,她说,“珍重。”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牡丹静静看着她转身的背影,像过去每一日一样。

    第二日她成亲,铺红毯十里,满城乐响。牡丹斜倚在长栏之上,看小姑娘穿着红色喜袍,骑在马上,从他眼下笑着离开。

    沈夜说,你向来弹琴弹得好,便奏琴一首,为她送行。

    牡丹轻笑不语,他起身来到一个抽屉前,慢慢道:“月萤草之所以难见,是因为他们生命极短。他们终其一生只会见那一次月光,等他们将所有美好展现给月光之后,便会枯萎凋零。”

    “沈夜,”他弯了嘴角,“我的手已经废了,再弹不出曲子。”

    说着,他似乎想去拉开抽屉,然而犹豫了许久,他终于转身离开。

    抽屉里绘满了他的画像的油纸早已堆满,他始终不曾清理,虽然从不被人知晓,那画却始终存在。

    如他爷爷、父亲一样,他一直是暗庭情报司的人,在明面上做着风月娼妓,在暗地里当着暗庭爪牙。

    他一直很是聪慧,十四岁那年便当上了情报司司主,也就是凤楼真正的楼主,接任时他曾跪在沈夜面前向他起誓,一生断情绝爱,永守凤楼。那时候沈夜曾经问他,入了这样的无尽黑暗,若是后悔了怎么办?

    他说,那便将她拖进来,陪他一起。

    可当他真的遇见那个姑娘时,他却没有舍得。

    他想起在她被绑的那个风雪夜,他去救她。

    他为她喝下对方给的毒酒,然后颤抖着伸出手,将她从别人早已准备好的棺材里抱出来,背着她艰难地走出去。

    当夜的雪已经下得很大,他走在雪上,听到嘎吱嘎吱的声音,而姑娘以为自己在梦里,断断续续说着琐事。

    她说她大概要死了,她很害怕,她这辈子最怕的就是死亡,她还有很多事没做。

    她要成为皇商,她要供养父母,她想去很多地方,做很多事情。

    她说的那些生活离他那么遥远,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陪一所爱之人,享盛世太平,共白头偕老。

    他在风雪里听她的梦话,终于下定决心离开她,他曾以为世上最悲痛之事是生离死别,却在那一刻才明白,这无尽黑夜不可怕,怕的是他的小姑娘,没能平安美满过完此生。

    于是他派人将关禁闭的林哥儿从家里放了出来,给了夏萤皇商的名头,为他们拉了楚都达官贵人的生意。

    他想,这世上总有人会离开,总有事要忘记。谁又能说谁,必然陪伴谁一生。

    既然不会陪伴一生,她曾陪他看明月千里,而他也许了她平安喜乐,这样的结局,已是再圆满不过。

    只是最可惜,自始至终,他都不曾同她说过一句,我喜欢你。

本文转载自飞魔幻,如有侵权,立删。

喜欢的长期关注哦

点“阅读原文”获取百度云资源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