塘栖小镇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19 12:06:2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秋天,去浪溪


忽然一片青山

忽然一片金黄

嵌镶着鸽舍一样的白色村庄

绿树缠绕 天穹幽蓝


多不想走,就在这浪溪边

隐于古老的青瓦白墙

做一个素朴的农妇

平凡的面貌,桑麻的衣裳

有一双粗糙的手掌


排列雨水、惊蛰、清明、春分

相伴紫蓟、芭茅、车前草、马兰头

不谙音律

不读经书

更不会做一个没用的诗人


与一个健壮、木讷的农夫

在这金色稻田里虚度光阴

吃饭  劳作  睡觉  做爱

在鸟鸣里醒来

偶然他从溪边摘来一把黄花

择一枝插于我的发间

生下一大堆儿女

女儿叫绿荷、枫杨或杏花

儿子称木头、二牛或水生


织天空一样的蓝色花布

燃河流一样悠长的炊烟

陶罐盛满雨水

竹架摇曳丝瓜

蔬果滴落露珠

鸡鸣桑树巅

狗吠深巷中

槿篱上

夕颜吹响晚风


然后,我们就白发苍苍

相依着长眠在那片青山

那条叫浪溪的河,不离不弃

日夜从我们身畔奔流



蚂蚁


卑微也是好的

就这样低下,低到尘埃

做只不知魏晋的蚂蚁


秋天又一个冬天

一穗稻子可以丰足地度过

列队走过森林的草丛

蝴蝶的翅膀

就是斑斓的天空

风吹草低

一片草地就是天涯


花瓣柔软芬芳

正合卧风听雨,暂别人间忧伤

落叶这巨大的船舰

驶往汪洋又浩瀚的池塘


婆婆纳高耸云天

如盖的叶片,挂满一枚枚蓝色的硕大月亮

正好我们可以在暮色里结伴回家




小温暖


微雨初歇

晓风寒凉

窗下海棠,浩荡人间

串满闪亮珍珠


老母亲打来长途电话

拉着家常

家里的母鸡昨日下了七只鸡蛋

菜苔多得来不及吃掉

又唠唠叨叨

天凉勿忘添寒衣

常锻炼,多食蔬果

仿佛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童


给书架上的绿萝浇一遍水

又勃勃生机

刚浆洗晾晒的衣被

散发薰衣草的幽香

想起昨夜读到的几句诗

“只要想起一生后悔的事

梅花落满了南山”

有些微凉

也有些悲伤


几声麻雀啁啾

清澈、湿润

灶上陶罐正煮浓汤

牛肉与土豆终于不计前嫌

在这里相亲相爱

韭菜芳香,沾满新泥

可以两只黄鹂鸣翠柳

适合思起远方

亲人尚存人间,身体安康



塘栖小镇


在南朝的晚风里

我要乘乌蓬船去看你

漂流在隋唐开始的河流上

辋川或秋浦河的那枚月亮

映照两岸桃花源里的村庄


今夜,我们都是遗落人间的古人

被唤作袁郞  张生  王生

流连在一座叫塘栖的小镇

喝津甜的杨梅酒 品酥软的桂花糕

采南窗的枇杷,尝明前的龙井

我们谈古论今,读线装的诗书


月波漾漾的广济桥

还是旧时的模样

随时会走来着青衫的书生

青墙白瓦的街巷

摇曳着晚明时代的春风


且慢,且慢

江山算什么,浮名算什么

都不如从此把残身

归于深巷

归于这一片流水

不谙人间春秋


2018.3.22





蔚蓝,散文写作者。江西彭泽人,现居杭州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