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核桃花生,平山还特产优秀诗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18 14:22:0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平山,果然是人杰地灵啊,不仅有人人喜爱吃的核桃花生,还有优秀的诗人呢。来,和小编一起认识一下吧。







邢剑君

本名邢建军,1966年3月生于河北平山,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协会员、河北省美协会员,石家庄市作协理事。当过农民,从事过画匠,进过工厂,后招聘到县委宣传部。先后在《人民日报》、《中国诗歌》、《诗选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潮》、《上海诗人》、《山东文学》、《鸭绿江》、《草原》、《散文百家》、《河北作家》、《绿风》等报刊发表作品千余篇(首)。曾参加第五届河北省作协《诗选刊》主办的青年诗会,诗歌获河北省作协“美丽河北,魅力双滦”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河北省首届优秀网络文化“五个一”作品奖、石家庄市第十三届文艺繁荣奖;散文《圣地的红飘带》获中国散文学会第四届西柏坡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诗歌《乡村次韵》等三首选入展示河北诗坛全貌的大型诗集《河北诗选》,出版有长篇小说《天桂云岚》、诗集《守望西柏坡》。


作品赏析
>>>>

《黄 昏》 (外两首)


把自己放在一棵树下

天便很小,而眼前一条很清的河

默默地流过一片莹莹的宽阔

云压得很低,那场雨距离很远

老人已在这里等待了一个傍晚

报纸,还有折扇,已成为多余的物什


眼生起迷雾,晚风又起

这舒缓的岸,让老人欲言又止

流水,带走一片云,又一片云

而雨的消息,仍等待在河的彼岸

老人不动,雨的影子不动


河水深不可测,一条很美丽的鱼跃过

打开老人的眼光,一阵轻微的咳嗽

溅起涩涩水纹,这风

五十年前,就曾经

这样吹过



>>>>

《雨水中的梧桐花》


手伸过,抚摸你开花的季节

细雨落下,你娇小的唇,春天的积水部分

那份多情,一千年过去,一层压过一层

许多泪水的期盼。捧过情书的指缝

压低小城,还有小城中间那座小桥

手持红伞的佳人,惊慌步履,正走过

古典的失恋情节

春风缄默。谁开口说话

一声问候,便触及千年的痛。展开抑或合拢

清风一样无力的女子。问及沧桑

靠近我的昨日。纤纤细手,浣过

唐朝抑或宋朝的黄昏


不忍转过身子。雨水之后

那美丽的女子,散落一路咳嗽,忧忧怨怨

眉头与春水一般皱起

我知道那些花,染上了难以治愈的相思


>>>>

《观赏鱼》

摆动华丽的尾部

箕张的鱼翅

凫游极闲适的鱼缸

一潭死水

泛动假象的生动

很透明的墙体

使身外的景致很具诱惑

触手可及的春天

在缸体上滑动

作小心翼翼的打探

睁大双眼

很细致的观赏

缸里缸外

究竟谁是看客




禾泉

原名赵永忠,男,1968年生于河北省平山县里大河村。2009年5月开始接触诗歌,并写诗,诗文散见于《诗选刊》《石家庄日报》《延河》《黄河诗报》等报刊。曾参加河北省第四届青年诗会。


作品赏析

村庄之一


那是我的村庄

正演着空城计的村庄

缺少鼓掌的观众


老妪蹲在村边翻晒日头

炊烟给寂穆的瓦房上空腾出寂穆

那积贫病弱的脚步

有减无增地从早晨,从上村口

孤独到下村口

在傍晚孤独到黎明


那是变小的村庄

青壮年的手臂,怀抱和渴慕的目光

都牵伸到了外省

舍下一日三餐的乡情

在孩童瘦小之躯的留守里

禁不住风吹草动


那是听不到人喊马嘶的家园

而村名刻在石头上

在一个人的心口

压着,沉重着


但他等不到谢幕的灯光

在何时拧亮


村庄之二


村庄是记忆,可它又不是

它是一双慈祥的眼睛。从梦里

捎来的,总是母亲燃起的炊烟

灶间忙碌的亲人呵

柴火呼呼地烧

日子烟气一样漫过头顶

在不经意间消散


从梦里捎来的,还有门前

开不败的花草。父亲的柴草在

斧声中垛高一天的生活

而雪花在飞,公鸡在打鸣

小路上传来风风火火的召唤


为何总在梦里?遥远才回到现实

渴望才回到真实?

而梦境的路途无不在一缕炊烟中

卸下疲惫,换回一声乡音!


我问梦中的村庄还是

笔下的村庄?我问笔下的亲人

还是他乡偶遇

潸然而泪下的同村故人?


村庄之三


寒鸦揪着心叫

它会引领我们走到村头

给一位逝者安放灵柩

从树上抖落的那身黑

披满不祥和哀乐之兆


在送别的人群中

默数着一群走远的人

那个刚垒进新坟的名字

也将走远;然后变旧


我总感觉谁偷走了什么

让人常常不寒而栗

我又不能阻止什么

泪有时只为瞬间而流


送葬的人群返回

他们埋葬了又一次哭泣

有人点燃了烟卷

并若无其事地提到

昨晚邻家降临的新生儿


金发

1971年生,平山县两河村人,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毕业于河北省第四届作家班,曾在石家庄、上海、广州、北京等地新闻媒体工作。

作品赏析

述说(组诗)

——选自作者《重构<千家诗>》。


重构王安石《梅花》


几枝梅花试图从墙角突围

她们向严寒下战书,荷枪而立

声言将战斗至最后一刻

直到春天在枝头回归


这是迎风怒放的梅花

宁可被严寒冻伤

也决不像雪花充当严寒的傀儡

散布白色恐怖

试图埋葬所有的抗议和伤悲


冬天里只有两种花能遭遇

梅花和雪花互相敌视着

寻找对方的破绽,梅花虚晃一枪

退守一隅,雪花飘飘洒洒

疯狂掩埋着什么

裹挟着漫天的阴霾


雪很快就枯萎

每一场雪总是扔下无数雪花的尸体

“没人重视奴隶和傀儡

因为没有谁知道自己是否存在!”


此时,严冬越来越尖利

梅花的香气开始扩散,纷纷扬扬

古老的香气就这样磨砺而来

我看见,无数的梅花在紧紧合围

沿着飞天舞蹈的方向,上下翻飞



1

原诗

《梅花》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重构李清照《夏日绝句》


乌江逼住项羽,乌骓马猛然停住

马蹄高高地腾空

然后身陷十面埋伏

只有虞姬一曲高歌

吟唱在舟桥深处


乌江截住了一个豪迈英雄

千古传诵;我却无法让猥琐男人停住

让那些宫殿颠沛流离

河流山川都不能阻挡

这个朝廷的脑猝


生与死,谁都会站在那里

挥刀斩断河流,就斩断生死界限

我向着死亡哈哈大笑

然后冲锋歌号

只有怯懦者才会撤离

改变信仰,逃回家乡

带着满身恐慌和恐怖



2

原诗

《夏日绝句》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重构郑燮《竹 石》


拥抱生活,从拥抱冷血的岩石开始

竹子把根柢伸进石头缝隙之中

石头抛弃水分,拒绝开花

试图消解着谁的热情

我看见竹子向岩石敞开了胸怀


竹子们拥抱着生活

沿着贫瘠的岩石缝隙

这些竹子总能找到春天

尽管春天可能干旱中死亡

他们坚持着和岩石交流

一点点和养分,和自在


风宣布着至高无上的圣谕

强迫人们弯下高贵的腰肢

匍匐生活,撕扯着谁的衣服和枝叶

雨拿着轰隆作响的闪电在吓唬谁

不断地在天空中打着“×”字

说:“跪下或者滚开,听从我的安排!”


岩竹把脚和根系伸进岩石内部

站在岩石上,我的心亦空空

因为充满空气而坚韧

谁在说,“要么逆来顺受

做一个奴才,被风雨抹平

要么顽强挺住,证明自己的存在!”



3

原诗

《竹石》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