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糕点美食交流组

曾是海棠照影来

秋小溪2018-08-14 15:36:20



我是一个孤儿,自小生活在清河镇,山下的一座青瓦房子里。

母亲在我十三岁那年病逝,留给了我这座小房子和一支海棠花的珠钗

她说:那是她留给我的,唯一的嫁妆!

起初,我一个人在家里织些布,拿到布庄里去卖,也能换些钱,日子不算富裕,倒也算温饱裹足。

遇见修弘文的时候,那时正值春寒露重,暴雨倾盆。

那日中午,我卖布回来路过集市,买了最喜欢的栗子酥。天气阴沉,朔冷的风一个劲儿的吹啊吹,起初是一点,后来是两点、三点、四点.......无数点的雨密密集集的向我打来,那时我一个人抱着温热的栗子酥蹲在一个集市人家的屋檐下避雨。

大雨密布中,我看到一个玄色衣袍的人撑着伞朝我走来,他轻轻的问我:姑娘,你是要回家吗?

而此后,我的心就如同那天的大雨一样,又猛又烈,一刻也不曾停歇。

他遣退了身后的侍从,举着伞,我行在他右侧,雨势迅疾,我几乎要挨着他的身体,他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像极了小时候,娘亲带我上清河山参拜时供奉莲花座下盏盏如玉的天神观音。

后来,他将伞送与我,雨势渐歇,他便转身走了。

唉,等等,我叫住他,跑过去往他手里放了一盒栗子酥。

他不解疑惑,眉头紧蹙的看着我,这个......就当我谢谢你了,罢了又补了一句,这个叫栗子酥,很好吃的。

他走的远了,我才想起来,忘记问他姓名和住址,这伞......总归是要还的呀!

我一边安抚自己,一边又娇羞的不能自己。

几日后,我又在布庄遇到了他,他身后的小厮端着上好的绸缎往马车里放,他坐在那里神清气定的悠哉喝茶,他抬头看见了我,彼时,这么近的距离,我突然生出一种尴尬,一种贫富之差的尴尬,他扭头唤了个小厮,不一会儿那小厮招呼我进门,以平常两倍的价格收了我的布,我知道是他,但我还是坚持了以平常的价格卖给店家。

你倒是很有......骨气!我听见他淡淡幽幽的传来这句话,转身看向他。

他抬目看向我,忽然说了句:栗子酥很好吃!

那天,天空晴朗的一碧如洗,丝毫没有刮风下雨的迹象,他依然避退侍从,要送我回家。

说是:取伞!

我依然像往常一样,买了盒栗子酥,而这次,我买了两盒!

那天,我们走的很慢,聊了很多......关于清河镇的事情,民生制度官府百姓,那时,我认定,他一定是某个地方的官员,就像,小时候娘亲给我讲的包青天,专门帮助老百姓的那种官,比如他就一次又一次的帮助我。

快到家的时候,他说他想起一件极重要的事,要马上回去,要我好好保存他的伞,他下次来取。

果然,他第二天就来了,并且带来了一盒桂花糕。

他说,这个也是他最爱吃的东西,如今送于我,要我尝尝。

从那以后,他就时常送些桂花糕来,也不取伞。反而送了我一枚扳指,说是答谢我送的栗子酥,要我好好珍藏。

那天清晨,我远远的看见他一身玄衣踏足而来,我带他去看我种的青菜已经长大了很多,我养的鱼也长肥了很多,他乐呵呵的看着我,忙里忙外的。

我舀水的手忽然僵住抬头看着他问:你会一直来吗?来看我和这些小鱼青菜,这儿就像你的家一样,你会来吗?

他接过我手里的水瓢说:这些菜籽和小鱼也都是我送的,你要好好照顾他们。

他大概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富甲一方又风流倜傥的贵公子,一碗水都端不平,洒了一身,我叹了口气,让他进屋,替他烘晒干。

又偷偷把头上那根海棠花珠钗别进他的衣服里,那天我目送他离开,以为他会明白我的心意。

我甚至以为:他会来娶我!

但是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我甚至,没来得及..问他叫什么

再后来我就等啊等啊!

地里的青菜一茬又一茬老去,水缸里的鱼儿一点又点的长大,甚至连他送我的那些桂花糕也开始一块又一块的发霉,可我始终,也没有...

也没有再见过他!

我又像往常一样去店里送布,整个人失失落落,走在街上,连我最爱吃的栗子酥都忘了买。

那一日镇上出奇的热闹非凡,大街上议论纷纷说,太子携未来的太子妃恩爱如漆,微服前往清河山山圣庙参拜祈福,清河山是龙脉遗址,天君降临,怪不得前几日天降甘霖......

我无心关心太子天君,我只惦记,我藏起的那盒桂花糕,还剩几块没有发霉。

街上铜锣鞭炮齐鸣,扰的我头昏眼花,人群推推嚷嚷,不知被谁推搡了一把,我跌出人群外,磕在青石板马路上,我拂了拂袖抬头看见明晃晃的一片红,丝绸丝缎,那马上骑的分明是我日日思念的人。

大胆!哪里来的女子,扰太子圣驾。

身边句句呵斥,我只怔怔的看着他,看着他身后那鲜红的软娇里,到底坐了一个怎样的人儿,是不是比我的栗子酥还要甜,比我的海棠花还要美。

无妨!他轻轻出口,略我而去。

那晚我回到家,轻轻擦拭那把伞积落的灰尘,一直到天亮。

我知道,他再也不会来了。

第二天清早,我把水缸里的鱼都捉到后塘里放生,那片地也已经荒了,我托人拿着那枚扳指,给太子送去了一份礼物。

掩好门窗,带着我最喜欢的栗子酥,离开了清河镇。

后来,我听说太子登基做了皇上,和皇后恩爱有加,顾民如子。

而那时,我一个人已经去了很多地方,从边川走到塞外,那个时候的那件事和事件里的那个人,就好像我做的一场梦......

天地很大,我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还有很多...桂花糕没有吃过,我路过山,行过水,看过云,带着我的海棠花四海为家。

紫禁皇城内,身穿玄子的男子,盯着一枝海棠花珠钗看的投入,忽然说:找到她了吗?

禀万岁爷,奴才们已经派人去万岁爷交代过的地方找过了,并没有见到那位姑娘,奴才们推门进去的时候,房子里只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盒已经发了霉的桂花糕。

他神情一禀,喃喃絮道:她终究...她终究....误会了我!

那日,她叫人拿着扳指来送他一份礼,他打开一看,竟是那把他从未取回的伞。

彼时,夺嫡在即,他只好用联姻牵制住他和几个阿哥的势力,他虽是太子,却是身不由己,如果可以,他何尝不想做个平凡百姓的儿子,安稳度日,与她琴瑟相鸣。

如今,局势安稳,他终可以掌控局势命运,但是她,她......她在哪儿?

眼角划过一丝泪,滴落在那支珠钗上,又顺着珠钗掉落在檀木桌上

“啪”’一声,怔的一旁的奴才们心惊,大气不敢出一声。

凡是紫禁城的人都知道这当今皇上有三个特别之处

一是特别爱民,二是特别喜欢吃栗子酥,三是命令人将紫禁城内外种满海棠花。

他们都说当今万岁在等一个人

一个叫“海棠”的女人

..........

早春露重,清河镇又下起了雨,一个抱着栗子酥的女子蹲在屋檐下躲雨。

一个身穿玄衣的男子朝她走来,轻轻道:姑娘,是要回家吗?

她抬起头,手中的栗子酥洒了一地,问了句:你怎么在这儿?

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深情看着她,一字一句的答道:

我每年都在这儿,接你回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