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糕点美食交流组

在这个冬季,想起了外婆的桂花糕

吃货泰兴2018-07-18 09:07:24

童年时期的外婆虽然满头白发,体态消瘦,但身体的确硬朗,手脚灵活,而且外婆还能爬楼梯,动作可利索了,根本就不像一个七十几岁的老太太。


手永远都闲不下来,一直想着给儿孙们做好吃的。老人家忙里忙外的,脸上溢满的是满满的幸福。


想起外婆做糯米豆沙桂花糕,朴实、馨香、细腻,沉淀着纯纯的乡村味儿。这缕味儿中糅合着舅舅家门前的金桂,田野间的水稻米香,还有门前那口井水里的甘甜。



最喜欢看外婆做糯米豆沙桂花糕了。每次我都会用心地看着她那双粗糙的大手,在层层的桂花瓣和糯米团间灵活地滑动,然后挖一大勺子豆沙往糯米团间送,再用糖丝在金黄色的桂花糕身子上上一些美丽的蝴蝶花纹。


细心的外婆还时不时地往桂花糕的中央塞上一枚铜钱。外婆告诉我,如果谁在吃桂花糕的时候,吃到这枚铜钱。这一年里都会平平安安、出门行好运。我总是似懂非懂地点着头。但每年吃糯米豆沙桂花糕的时候,我总能吃到那些埋着枚铜钱的桂花糕,而且那些糯米豆沙桂花糕也似乎特别的美味。


我知道这些都是外婆特意为我放置的,但我却怎样也找不出糯米豆沙桂花糕里的破绽。

看着外婆做糯米豆沙桂花糕,我总掩饰不了内心的童真。就想挽起衣袖和祖母一起搓起糯米团来。看似简单的几个步骤,做出来的糯米豆沙桂花糕毫无美感,我偷偷地看着自己的“杰作”,真是又气又笑。外婆看见了也笑成了一团,随后屋子里的笑声便连成一片。然后笑声会轻轻地划过大门,飘出老屋的屋檐,把快乐带到很远,很远……



每当外婆把金黄的糯米豆沙桂花糕放入大锅中开始蒸的时候,我就仿佛听到了它们在大锅里咕嘟咕嘟喧闹的声音,鼻子间就立刻浮起了一缕缕从桂花瓣里露出来的花香。



我和小伙伴们总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耸着小肩膀,双手趴在锅盖上,把心小心翼翼的贴在灶台边上。细细的聆听着里面的动静,紧紧而耐心地等待着外婆打开锅盖的那一刻。


每当铁锅中那咕嘟咕嘟的声音又一次响起的时候,我们总把“婆奶奶”三个字叫得清脆而响亮,还特意拉得老长老长。那刻,外婆仿佛同时属于我和小伙伴们的了。



最开心的当然要属开锅的时候了,我们这群小鬼早已把灶台围得严严实实的了,眼睛早已笑成了一条缝。


“开锅咯”随着外婆的一声喊,顿时,整个灶房、屋子里都飘满了浓郁的糯米豆沙桂花糕的清香,大伙儿们的笑容便立刻浮在腾腾的蒸汽中。


金黄金黄的糯米豆沙桂花糕仿佛在锅里浮动,连同我们的心一起跳动。伴随着我们“哔哔哔哔”的馋嘴声,外婆便用大手极其娴熟地从滚烫的热水中把糯米豆沙桂花糕夹出来,然后就轻轻地放在我们面前的八仙桌子上。


因为嘴馋到现在脸上还留下了被溅出的沸水烫伤的痕迹)


我们眯着眼睛,张开大嘴,贪婪地呼吸着这一层层散也散不开的香气,试图不要放过它们任何一丝溜走的味儿。



村子里没有一个人能把糯米豆沙桂花糕做得像外婆那样好吃的。对于乡情们的“讨取”,外婆很是幸喜,总喜欢把最新出炉的送给我的小伙伴们,而且还让他们带几块回家和各自的家人分享,好似新年时分发糖果一样。


那刻的我,总是嘟起小嘴表示抗议,但外婆总是对我报之一笑,然后就忙她得活儿去了。现在想想,正是外婆的淳朴和人情味儿,才使得糯米豆沙桂花糕增添了一缕人间的馨香,更是外婆的糯米豆沙桂花糕与众不同、特别美味的缘故。


呈现在我们面前那最可爱、滑嫩、柔软的而且溢着谈谈米香的桂花糕,轻轻咬上一口,里面的豆沙便悄悄地滑了出来,细细地嚼几下,浓香与思想便一起在融化。


老屋、孩子、糯米桂花糕在无形中组成了一幅恬静的乡村水墨画,我们就是这幅画中最灵动的小点。



自从到泰兴上高中后带满桂香的童年时光一去不返,童年梦却变得越发的遥远,也许只有在梦里才能继续品尝到这份浓郁的乡村美食。


泰兴这座城市,尽管不是很大,但美食却遍地都在。作为吃货,几乎吃遍了泰兴的名典美食。然而,乡味如同刻入骨子深处一般,在不经意间突然迸发。


前些天,又是这个寒冷的冬季,又一次想起了那份甜甜的感觉,走街串巷想买到那份感觉,可惜,这个甜有点味有点怪,至于哪里怪,我想,就是缺少那点温情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