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糕点美食交流组

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FOODTALK食言2018-08-01 11:19:53

 

从2005年外公去世后,我从来没有梦见过他。

小时候他总是给我们讲战争年代的一些恐怖故事,说那竹林里莹莹的鬼火,二姨夫背篓里的亡灵,外公还特别会做菜,会在屋前种樱桃树,梨树,一丛野玫瑰。

但就在前天晚上,我梦见了他。

梦见自己回家的路上碰见在别人家喝醉酒的外公,扶着外公顶着漫天星光一步一步走回去。外婆听到敲门声后,连忙穿上外衣从卧室走出来扶着外公让他躺在床上,我替外公掖好被角,便进卧室睡觉去了。



八月末,酷暑刚到,但因为是盆地的原因,森林上空氤氲着一大片挥散不去的雾气,经常会有间断的雨水,下一会儿就停。

我家旁边有一大一小两个池塘,屋后是一大片竹林,风一吹就左右摇晃传来飒飒的声音,门前三棵樱桃树,也在春天的时候繁花满枝,初夏结果,往往都是我随身带一个小筐,爬上树摘下满满一筐。

在厅堂里找来一张竹编坐垫放在走廊边盘腿而坐,握着一本书,本想趁下午空闲的时间看完,却一直被院子里慵懒的梨花黄猫吸引。

开始是零星的雨点打在长有青苔石头上,接着便下起了牛毛细雨,惊得小猫一路飞奔着跳上走廊,缩在一旁舔着自己的爪子,挠着被雨淋湿的毛。

淅淅沥沥的雨滴敲打着头顶的青瓦,抬头伸懒腰时偶然发现房梁上有路过的壁虎,一条长长的尾巴拖在身后。

就在偷笑小猫的时候,外公推开了庭院的门,把装有蔬果的背篓随意靠在门边,掸着被雨沾湿的外套和头发说:“快找条干净的毛巾给我。”

等我递上毛巾给他的时候,他正拿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的狗尾巴草逗着小猫。

就在外公擦拭着湿掉的头发时,我翻看着背篓。

里面有几块尚未剥皮的春笋,一小把鲜绿欲滴的菠菜,用毛巾裹着的一小堆桂花。刚一打开就能闻见清甜的桂花香。

“书银,你过来看下我做的豆豉。”外婆在内堂拨弄着草帘下的豆豉,一边叫着外公的名字。

外公边擦拭着头发便走进了内堂,内堂里传来两人说话的窸窣声。

 

 


外婆是当地一大户人家的千金,幼年时请过教书先生学习过书本知识,手上的女红也深得绣娘欢心。

空闲的时候在家刺绣,偶尔也爱偷跑出门玩,是非常独具个性的女子。

到谈婚论嫁的年龄时,媒婆也是踏平了门槛,多方思量后,外婆父亲的选择了当地一名男子成亲。

嫁过去一年后,外婆为他生下一名儿子。他却不知从哪沾染上赌博的恶习,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想着办法从外婆手里要钱。

多次劝解无效,外婆选择回了娘家,无论对方请了多少人来说服,外婆都没动摇,来的人都被外婆赶走,逼急了外婆就端着一盆凉水泼上去,寒冬腊月,凉水一去,冻得那人直发抖打喷嚏,身上冒着白气。

她坚持离婚的想法,而外婆的父亲也尊重女儿的意愿,爱在家呆着就呆着,我养就是了。

从此之后,对方也不再来干扰。


 


外婆一个人闲着无聊就跑到离家不远的小溪边捉螃蟹。结果遇见了扛着锄头去菜地除草的外公。一见这小伙,浓眉大眼,鼻梁高挺,身材挺拔,就动了心。

每天下午找准时间就在小溪边捉螃蟹,如果没有螃蟹就玩玩水,总之等不到人出现就不会走。

时间一长,两人都互生情愫。

有时候外公会做一道糕点揣在兜里,等下午见面的时候递给外婆吃。虽然是一些平常吃惯的糕点,但只要是喜欢的人亲手做的,都感到无比美味,胜却世上一切美食。

 

 

打从那天起,外婆每天早上天一亮就涂上胭脂,梳好头发戴着满手叮叮当当的银手镯就去见他。

一个人模仿布谷鸟,一个人模仿猫叫。

到了外公的小草房前就躲进旁边草丛里就开始模仿猫叫,外公就举着一根小小竹竿,伸长了胳膊用竹竿去敲外婆的头。气得外婆从草丛里站起来转身就想走。

外公赶紧放下竹竿,上前就牵住外婆的手,牵得叮当作响。

“你就不能装作不知道我在这,找一下吗?”外婆坐在门槛上,生着闷气。使劲在旁边唉声叹气,声音一次比一次大,最后差点咳嗽起来。逗得外公侧过头偷笑。

“那我不用找就知道你在哪,难道不是更好吗?”外公的情话说得很动听,外婆一听,哪里还生气啊,扯起外公的手就说要去走走。

外婆也不知道要去哪,反正就牵着外公的手朝前走就是了,外公也就任由她牵着,也不问去什么地方。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沉默不语也会觉得四周充满了爱。

 

 

外婆行事高调,时间一久,所有人也就知道这一件事,外婆的父亲自然是不乐意。住着茅草屋,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孤儿怎么能照顾得好我的心肝宝贝。外公老实憨厚,不善言辞,只会用行动对一个人好。他对外婆父亲提出的要求也照单全收。

可外婆认为这是父亲在故意刁难,冲进厨房握着一把刀出来就抵着脖子,如果不让两个人在一起,就学梁祝化蝶。

这可吓坏了外婆的父亲,生怕自己的女儿出一丁点意外,口头赶紧答应下来,但是一定要答应自己一系列的要求。

外婆放下刀,一脸得意看着外公,就好像再说,看,还是硬来管用。外公就站在那冲着她傻笑。

从老丈人家回去后,外公就更加卖力劳作。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娶到外婆。

而外婆就甩着手,带着小凳子和茶水坐在一旁看他锄地,说:“你要累了,就坐下来歇歇,喝口茶。”

外公抹掉汗,看着外婆就笑:“不累,早点娶你,你就不用来回跑了。”

“谁说要嫁给你了吗?不害臊!”外婆站起身端起小凳子和茶壶就打算走了。边走还自言自语:“都没有同意嫁给你,就胡说。”

说归说,第二天她又同一时间坐到一旁看外公劳作。

有时候太无聊,就坐在一旁绣鸳鸯手帕或者枕巾。外公一看,就故作不知道,问这是给织的啊。

外婆转过身,不看他,小声嘟囔:“我自己绣着好玩。我才没说给你的。”说完就抓起小凳子,转身就走,走几步还稍稍侧头悄悄瞄一眼。



就在两个人为以后的生活做打算的时候,征兵的消息从远方传来。因为外公是孤儿,自然也就被直接带去了部队。

离开之前,外公趁着深夜,跑到外婆家,敲着后门一遍又一遍模仿着布谷鸟的叫声,等门一打开就塞给外婆一把红豆,不和她说一句话转身就跑。

他没敢让外婆等他,毕竟战争是残酷的,或许自己今日去,明日就战死。但又按捺不住自己的情感,只好把自己的感情押在相思物上。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外婆握着毛笔,一遍又一遍在纸上写着王维的诗句,写完的纸已经快堆积成一座小山。等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一个未知的结果,不知生死。

一年过去,门前的桂花又开满枝。

三年已到,桂花的香味依然弥漫在外婆的鼻翼间,让她想起外公做的糕点。市面上卖的始终没有心爱的人做出来的美味。

五年一过,门前的桂花已经开得稀少。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在部队最后撤回台湾的时候,外公毅然选择了回家。

 

 

当熟悉的布谷鸟声音在门外响起的时候,外婆打开门一看,只看见地上放着一碟桂花糕。

当外婆看到桂花糕的时候都哭红了眼,外公悄悄挪到外婆的身后,伸出手捂住她的双眼说:“猜猜我是谁。”

却被外婆臭骂一顿,说这么久也不给她写信,自己写了一封又一封,托人转交可始终没有得到回信,所有人都劝她,不要在等了,另外找个人嫁了吧。可自己还是坚持等,不论结果如何,也要等到一个确定的答案。

外公一边安慰着她,一边捏起一块桂花糕喂进她的嘴里,拭去她挂满脸庞的泪水。

“我这不是回来了嘛,你等了我多么多年,以后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吧。”

外婆不就是在等这句话,这句话等了快十年。


 

“我今天路过别人门前的时候,摘了好多桂花,一会儿给你做桂花糕。”外公激动得像个小孩子,随后就从背篓里拿出桂花,找来盘子,一颗一颗细心的挑选,一边还哼着小曲儿。

在旁边看着外公把挑选好的桂花放进清水里,再加入白砂糖,生火,不停搅拌。一分钟后倒入生板油,再把糯米粉和少许淀粉倒在盆里,加入热水不停搅拌,最后把桂花水融合在一起,倒在盘子里,隔水蒸三十分钟。

“你快来尝尝我做的桂花糕。”外公夹起一块桂花糕就喂进外婆的嘴里,外婆笑得像一位少女。

“好吃吧?”外公急切地询问着。

“恩,和以前一样。”外婆笑眯的眼睛就像一道明亮的弯月。

“那今晚你做饭吧。”

“无事献殷勤,我就知道你会偷懒。这顿饭我不做。”外婆叉着手就钻进了卧室。

“你今天是要饿死我啊,我这一大把年纪还去偷人家的桂花,给你做桂花糕,你不喜欢我了吗?”外公生起气来特别像小孩子,但外婆却非常吃这一套。

外婆在卧室里摸索半天后才走出来,伸手就递给外公一包烟:“拿去抽,今天给你买的。晚上我做桂花酒酿圆子了啊。”

“你做什么,我都爱吃。真好吃。”外公坐在门槛上,点燃一支烟,侧头看着外婆的身影笑。


 

外公去世的那天,外婆哭得像个泪人。

“你还说让我等了这么久,说要好好照顾我,你耍赖啊。”外婆哭得声嘶力竭。“你这个人不守信用啊,又留我一个人了。”

晴朗的清晨,却在入坟那一刻,突然下起了大雨,雨水冲刷着墓坑,就像外公不舍的眼泪。大家都说这是一个好兆头。

外婆的头发也渐渐花白,有时候她会一个人跑到外公的坟前,端一份自己做的桂花糕,一壶桂花酒,说:“快来尝尝我做的桂花糕,虽然比不上你做的,但我至少会做啦。以为一辈子吃你做的桂花糕就好了,没想到自己还是要学着做……”

一段话说完,拔掉肆意生长的野草“你看,你在战场多勇猛,现在连草都欺负你,只要我在,我绝对不会让它们欺负你。”拔完野草背着手回家,还频频回望着孤零零的坟头。

 


之后买了水晶桂花糕给外婆吃,外婆见到后连连摆手,转身就走,说:“肯定没你外公做的好吃,不甜。”我想,那可能是外婆不想忘记外公做的桂花糕的味道吧。

在听到外婆给我说的这句话后,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外婆能等外公将近十年,不是因为一把红豆,一叠桂花糕,而是两个人的爱。

爱其实是一种习惯,你习惯生活中有他,他习惯生活中有你。拥有的时候不觉得什么,一旦失去,却仿佛失去了所有。

在之后的时间里,外婆又是一个人在等,等着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的那天,等着夕阳西下黄昏至,黄泉路上等亲人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