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中间的故事|那年桂香月正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8 16:49:5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那年桂香月正圆
木 沓

雨停了,窗外,缥缈的雨雾逐渐消散,深邃的夜空如一块上好的宝石般晶莹剔透,一轮圆月渐渐从稀薄的云层后露出来。

我打开窗子,经雨水洗涤后的空气带着一股清新湿润的香味,隐约夹杂着一缕熟悉而又遥远的味道,循着这股气味放眼望去,原是路边的桂花树开花了。在绿叶的掩映下,一簇簇金黄色的桂花隐匿其中却又开得那般热闹。

“小心着凉啊!”耳边恍惚响起外婆的叮咛声,转身一看,空旷的房间内并无他人。我不禁低下头,喃喃自语道:“外婆……”

微风拂来浓郁的桂花香,抬头望望挂在正空的那轮圆月,仿佛回到了那年——


桂树花开,是儿时最幸福的时刻。入秋后,每日清晨我都爱跑到院落内那棵大桂树下,仰着脑袋眼巴巴地盼着桂树花开,而它总是和我作对一般,许久不见动静。我期盼的不只是那令人如痴如醉的桂花香,还有外婆那香飘十里的桂花糕,那味道,独一无二。

外婆扫着院子里的落桂,我在边上嚷着要吃桂花糕。她先是佯装拒绝,在我几次推拉撒娇后便笑嘻嘻地去准备了。外婆转身回屋,拿来竹竿,竿头牢牢地绑上镰刀。桂花树下,她仰着头,我也仰着头,“外婆,这簇大,摘这簇!”外婆找到我说的那簇桂花,双手握住竿子,对准它猛一使劲,饱满丰硕的桂花簇便轻轻地落了下来。我急忙跑过去,趁它还未与泥土有过多的接触,拾进篓中,这时的桂花是最为干净香甜的,甚至可以直接入口。


摘下来的桂花用筛子细细地滤掉杂质,再用清水漂洗干净,摊放在簸箕上沥干水分。往桂花中按照一定比例混入冰糖和水,倒入大锅旺火熬煮,直到冰糖与桂花融为一体变成黏稠状,桂花糖浆便做好了。

除了熬制桂花糖浆,还需用糯米制作米糕。糯米淘净后需在水中浸泡几个小时,这是为了蒸出软硬合适的糯米饭。外婆光是准备这些看似简单的材料就需花掉半天时间,而我只会不管不顾地追在外婆身后,问询着何时才能开始。

当外婆做好所有准备,站在老屋的灶台前着手做我期待已久的桂花糕时,小小的我便乖乖地搬个凳子坐在一旁,不时地刁难她:“外婆,我想吃小猪样子的桂花糕!”外婆一边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一边和蔼地回应着我的要求:“小猪有点难,外婆给你做成月亮好不好?”



经过几个小时的等待,桂花糕终于要出炉了。我忍不住地一个劲儿蹦高,搭着外婆的胳膊去拿刚做好的桂花糕,那时的我才和灶台一般高,伸手还不能触到蒸笼。外婆浅笑着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块来,夹在素净的白瓷碗中递给我。玲珑剔透的糕体中镶嵌着丝丝金黄色的蜜桂,犹如一方典雅精致的碎花丝巾,放在白净的碗中。我抓起碗中的糕体,迫不及待地塞进嘴里,还没等我咀嚼,舌尖就被那热气烫得缩了起来。我只得张着嘴,不住地用手扇风降温。外婆看到我这狼吞虎咽的窘样,笑着呵斥我:“你这孩子急什么?锅里还多得很!”

夕阳渐渐落下山头映红了半边天,不知不觉中,半晌时光在这欢愉中飞逝。

 

回过神来,古老的青砖房、院落中的桂花树、外婆做的桂花糕全然不见,月光皎洁,照着洁白的墙上密密麻麻挂着的奖状,和摆在床头柜上的全家福。我轻抚着照片上的外婆。从前健康高大的外婆在照片中显得那么瘦小苍老,而曾经那个率真可爱的孩子个头已经越长越高,高过灶台、高过外婆……

 

清晨,窗外的桂花在艳阳的照射下似乎开得更加繁茂,让我摩拳擦掌想要一展身手,重拾记忆。

央求了妈妈好久才征得她的同意,而工序烦琐的桂花糖浆和糯米糕让妈妈叫苦不迭,最终我们选择了去超市买一些干桂花代替新鲜的桂花,糖浆换成了蜂蜜,而糯米饭也换成了糯米粉。

外婆的方子已经被妈妈简化了很多,然而我还是忙得焦头烂额,忍不住停下身来,扭扭僵硬的手腕和肩膀,捶捶酸痛的腰背。我仿佛看见外婆站在灶台前,炉火热得她止不住地流汗,长时间揉捏糯米饭的手已经酸胀,但看到我期待的笑容,她继续弯下腰,做着外孙最爱的桂花糕。

厨房飘出馥郁的桂花香,深吸一口,满是透人心脾的清香。做好后的桂花糕依旧晶莹剔透,我把它们放入素净的白盘中,静静地等待着热气散去,已不似童年那般禁不住诱惑,我终究是长大了。

桌上摆满了妈妈精心准备的中秋团圆饭,凉透后的桂花糕也被摆放其间。我小心翼翼地拈起一块放入嘴中,舌尖回缩了一下,生怕被它再次烫到似的。桂花香气在口中萦绕,味道熟悉而又陌生,不知不觉中我的眼角有些温润……

我默不作声地去厨房拿了个新碗,添了两块桂花糕后放在了外婆的遗像前,再回首,外婆忙碌的身影又似在眼前。

那年桂香月正圆,今夕花开似那年。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