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八个月,有一天她亲眼看见老公和别的女人在她的床上......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10 13:18:1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001 怀恨重生  

    “淹死她!淹死她!”

    “淹死这个不守妇徳的妖女!杀死她肚子里的小杂种!”

    义愤填膺的呼喊四面八方地传进燕小七的耳朵里,不停有臭鸡蛋烂菜叶之类的朝着她扔过来,燕小七抱着膝盖蜷缩在一个只有半人高的竹笼子里,下意识地护住自己已经很明显隆起的小腹,但是,能躲过大家扔过来的破烂物,却躲不过那些言语所带给她的伤害。

    她,燕小七,年方十八,已经有了近六个月的身孕,被这些自以为正义的人抓起来浸猪笼的时候,孩子他爹,却始终不曾露面。

    唇角,扬起一个讽刺而又无奈的笑容。

    想到昨天晚上他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心里就如同刀绞一般,痛不欲生。

    燕小七本是二十一世纪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大好青年,一次意外穿越到这个世界,原本以为凭着自己现代人的智慧,定能像书中那些女主一般混出一片天地,收获一份完美的爱情,却不过,小说也只是小说而已。

    她鬼迷心窍,看错了人,为了帮他坐上那个位置,连母亲的葬礼都没来得及参加,她背弃了所有,天真的以为他会是自己的那个良人,相信他说过的话都会兑现,却没想到,他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自己。

    呵……

    “燕小七,我爱的一直是燕云裳,对你,不过是利用罢了!我这辈子唯一想娶的人只有燕云裳,她会是我辰国母仪天下的皇后,而你,已经没有再活下去的必要了。”在说这句话时,上官锦一向温雅柔和的面孔上显露出了几分狰狞,看着她的眼神里也早已没有了以往的柔情蜜意。

    燕小七忍不住不甘心地问他,“你可以杀我,你也忍心杀死我肚子里的孩子?这可是你的亲骨肉!”

    然而,她的质问并没有激起上官锦情绪的半点涟漪。

    “不被期待的孩子,与其说他无辜留他一条性命,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让他生下来受苦!只有燕云裳才有资格生下我的骨肉,再说了——”他突然意味不明地一笑,“谁知道你肚子里这个球,到底是不是我的种?”

    燕小七气得全身发抖,心里却也已经完全绝望。

    她早就知道的,眼前的这个男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牺牲的。

    而她燕小七就是那被用旧了的抹布,只能被主人毫不留恋地遗弃。

    她终于看清了他,只是,却已经晚了,有些事情,早已没有办法回头了。

    一颗坚硬的石头飞快地被扔到燕小七的额头上,瞬间砸出一个大包,血水流出来,模糊了她的眼睛。额头上的痛感拉回了她的思绪,她困难地转过头,看着高高的城墙内一片喜气洋洋,偶尔还能听到几声吹拉弹唱,指甲,狠狠地刺入了掌心的肉里。

    今日,看来是逃不过这一劫了,只希望如果自己有机会再世为人,再也不要遇到上官锦,再也不要爱上她,再也……别这么天真。

    ………………

    这个世界与中国古代的风俗信仰完全是一模一样,女子若是尚未成婚就珠胎暗结,或是婚后出轨与野男人苟合,被抓住之后就得按照规矩被浸猪笼。

    上官锦做得够狠,他并没有杀她,只是把她交给百姓,再透露出她未婚先孕的事情,他原本可以让她死得干脆体面一些,但是他没有,非要让她受尽这耻辱,再被愤怒的百姓们折磨致死。

    燕小七只恨自己眼瞎,没能早些看清楚这个男人的真面目。

    猪笼慢慢被绳子吊了起来,吊到离水面大概一丈的距离,然后猛然落下,在燕小七即将窒息之前,又吊上去,如此反复几次以后,燕小七肚子里面已经装满了冰冷肮脏的河水,一张本就没有血色的小脸更是惨白得可怕。

    这样的折磨从中午过后一直到了天色发黑,燕小七昏过去了几次,又被强行弄醒,夜色越是深沉,就越能映照出宫墙之内的灯红酒绿——

    今日,是上官锦迎娶燕云裳的日子。

    新皇立后,举国同欢,没有人会在意,有个小小的她,在角落里受尽了折磨,注定会命丧于此。

    那些人将她折磨够了,这才干脆地剪断了吊着猪笼的绳子,燕小七彻底地被沉入了护城河的水底,猪笼紧紧地束缚住她,让她无法逃脱,那种窒息缺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河水十分的冰凉,燕小七早已经被冻得没有了什么知觉,她能感受到那种灵魂一点点被剥离身体的感觉。

    她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濒临失去意识之前,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想,一个强烈的念想!

    上官锦欺她感情,背叛誓言,杀她骨肉,若有机会再重来一次,她一定会一点点的讨回来!所有受过的委屈和羞辱,欺骗和背叛,她一定会百倍千倍地还回去!

    眼前不知道黑了多久,燕小七猛然睁开了眼睛,入目所见的,是一顶简单朴素的蚊帐,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却发现原本应该高高隆起的腹部现在一马平川——

    什么情况?

    她这是死了,还是被人救了?

    可是,孩子呢?她的孩子呢?

    燕小七猛地弹坐起来,这一下,发现了更大的问题——

    不仅她的肚子平了,就连身子也变小了不少,小小的胳膊,小小的腿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娃娃。

    难不成——

    她眸光一闪,心里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她是重生过一次的人了,对于这种事自然是一回生二回熟,她,燕小七,又再一次重生了,只是不知道这次,自己又成了什么样的身份?

    思绪转念间,房门从外面被“吱嘎”一声推开,一个穿着朴素五官却十分清丽的妇人端着一个水盆走进来,见燕小七愣愣地坐在那里,不由得一喜——

    “小七,你终于醒了?”

    燕小七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自己曾经熟悉无比的妇人,失声喊道:“娘?”

    难道说,她不是重生到了别的身体里,只是回到了几年以前?';
    

002 又回来了!  

    刚刚醒来的时候心里的疑惑太多,燕小七倒是没有注意到这房子里的格局摆设有些熟悉,如今想来,这不就是她小时候住的屋子嘛?好多年没在家住了,她差点没想起来。

    “谢天谢地,你可终于醒过来了……”清丽妇人将水盆放到一边,忙走过来揽住燕小七小小的身子,“小七,让你受苦了……”

    燕小七虽然已经明白自己是重生回到小时候了,但心里还是有很多的疑惑。

    比如,现在是哪一年,她到底多少岁?发生了什么事?

    在她的记忆中,她从小就莫名的不被自己的父亲所喜欢,她的父亲是辰国江都威远侯,母亲是父亲众多妾室中的一个,而自己也不过是个小小的庶女。娘亲性子软弱,又不受宠,所以在府里没什么地位,连带着她和刚满七岁的妹妹也同样不受待见,从小到大没少受欺负。

    正是因为受过的欺辱太多了,她一时才想不起这到底是哪一次了,她记得,小时候她好几次都病得要死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大半时间都在床上躺着。

    “娘,我这是怎么了?”思索片刻之后,燕小七捂着脑袋假装迷糊的样子,“头好疼啊……”

    燕小七的娘亲凤氏紧紧地将她拥入怀中,温暖的手掌缓慢而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你之前在院子里昏倒了,还好你妹妹经过发现了你,不然的话……”

    说到这里,凤氏眼睛一红,声音变得哽咽起来。

    燕小七突然就想起,她十一岁那年的春天,被比她大一岁的三姨娘的女儿燕轻歌逼着吃了一块已经发霉的桂花糕,后来食物中毒晕倒了,上吐下泻了好多天,差一点就没救回来。

    那一次,她晕倒在院子里,就是被她的亲妹妹燕玉晴发现的。

    难道就是那一次?

    燕小七心里有了点底,虚弱地伸出小手帮凤氏擦着眼泪,“娘,别哭了,女儿不是已经醒了吗?没事了……”

    凤氏堪堪收住眼泪,拧了一条湿毛巾帮燕小七擦着脸,眼眶仍是红红的。

    燕小七虚弱地躺着,身上一点力都没有,脑子却飞快地转了起来。

    她回到了十一岁的时候,也就是洪庆八年,那个人十六岁,没有爵位,没有封号,偶尔帮皇帝办一点差事,也是那种被其他皇子挑选过后剩下的,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眼睛一闭一睁,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而燕小七不会忘记她上一次临死前发下的毒誓——

    若是有机会重来一定,定不让任何人轻贱辜负自己,定要为上辈子的事讨个公道!

    不过,燕小七此时倒也不着急,毕竟她才十一岁,连府都出不去,上官锦再不受宠也到底是个皇子,她还不是他的对手。

    在那之前,她得先把家里的事解决了。

    以前亏待过她,亏待过母亲和妹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燕小七感受着母亲温柔地擦拭,心里淌过一丝暖流,漆黑的眼眸一闪,眼底闪过一抹坚定的光芒。

    ………………

    燕小七躺在床上,不知道是不是身子还没好利索,今天起来却觉得口干舌燥,喉咙里仿佛几天几夜没喝水了一般。

    挣扎着坐起来,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浑身出了一层汗涔涔的虚汗。

    燕小七这才想起,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她到现在为止都是处在营养不良的情况下,常年吃糠咽菜,纵使看起来还很健康,却抵挡不住这春夏之燥趁虚而入。

    身体的漏洞开始慢慢的展现,真不知道在遇见自己之前的燕小七,究竟能活到多大。

    燕小七撑着薄弱的身子走出门,目光所及之处一片残败,这凝香院多久没有受到燕云天的光顾,多久没有焕然一新过了。

    一阵悲凉窜进心头,燕小七咽下口中的苦涩,叫来蕊儿。

    “小姐,您有什么吩咐?”蕊儿是个粗使丫头,说话嗓门大的很,这一声差点没把燕小七震得吐血,燕小七苦笑着说道,“今日天气爽朗,入夏之前这样的天气难得了,不如陪我到后山上坐一坐。带上竹筐和铲子。”

    燕小七上辈子的注意力并不在燕家上,所以虽是燕家的女儿,其实很多事情她也是一知半解。

    她只记得,这个叫蕊儿的丫头,一直是不错的。

    后来娘亲病重,别的下人都做鸟兽散,就只有这个蕊儿,留在娘亲身边,接屎接尿,伺候一日三餐。

    这是个忠心的丫头,可以收为己用。

    燕小七看着面容娇憨的蕊儿,如是想道。

    蕊儿的母亲早逝,她和姐姐全都是威远侯府的下人。曾有一个姑妈是威远侯府的门客的小妾,早年受了燕家不少恩惠,才把蕊儿买进来,她的姐姐香儿刚进府没几天便病死了。

    蕊儿却因为长得虎背熊腰,又不怎么机灵,做了粗使丫头,为人倒是踏实又小心,谁也挑不出毛病来。却因为说话直,得罪了三姨太身边的大丫鬟,被派到没有赏银的凝香院来,一做就是五六年。

    已经有过一世经验的燕小七,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

    在这深墙大院里,不管是主子还是丫鬟,竞争和迫害,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燕小七的目光在后山的丛林中徘徊,终于找到了她需要的东西。

    她拿着铲子小心翼翼的挖出一种植物的根茎,拍净泥土放在竹篮中。却因为身子还很虚弱,只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就让她的喘息粗重了起来。

    蕊儿看着燕小七的动作,好奇地问道,“小姐,这是什么东西,干什么用的?”

    燕小七沉吟了一下,压住喘息,“这是麻龙根,一种普遍到遍地都是的草药。能生津补气,调理内息,是祛暑的良药,我专门采了给母亲做点祛暑汤喝。”

    蕊儿憨厚地笑了起来,“还是小姐最有心,奴婢和您一起采。”

    说是去后山闲坐,两人却挖了一上午的草药,直到竹篮冒了尖,两人才相携下山。

    按照燕小七的吩咐,熬好了药,燕小七先是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大碗,感觉周身热流涌动,身体也没那么虚寒了,燕小七凉了满满一坛子,才给凤氏送去。';
    

003 欺主的丫头  

    喝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草药之后,浑身出着热汗,燕小七懒懒地躺在床上,意识也不由得模糊起来。

    上一世的她在这草床上苏醒过来,混乱的记忆,陌生的场景,让燕小七断定自己就是那些穿越小说中的女主,注定是要发光发亮的,她一心想要朝着小说里的套路走,却没想过,小说,不过是现代人闲来无事YY出来的产物而已,如何能当真?

    为此,她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亲手葬送了自己母亲的性命,妹妹的前程,反而帮助燕云裳登上本属于自己的宝座。一边自己登上云梯,一边把在自己身后放火,最后一点点的,烧在自己身上。

    上官锦,燕云裳,这对狼心狗肺的狗男女,将她的一片真心送进地狱,把她一身荣华富贵剥离干净,最后带着羞辱和悔恨沉入江底。

    耳边似乎还在回响她死的那天,宫墙内喜庆的吹拉弹唱之声,燕小七眼角留下一滴冰凉的泪水,自己仿佛看见了那喜庆的场面。

    燕云裳绝世的美貌透过红纱更显娇艳,上官锦曾引以为傲俊美面孔却展现一丝狰狞。

    她多么想上去撕碎那张伪善的面孔,再给他一次血粼粼的教训。

    燕小七想着想着,腾地坐起来,“上官锦,我燕小七又回来了,上一世,你毁了我的一切,这一世,由我来,亲手将你推进地狱!”

    燕小七深知,自己切不可再莽撞,上官锦步步为营,就是为了让自己踏进圈套。

    需以忍耐等待时机,垫高自己,才能与上官锦那样的人同堂对峙,触手交锋。

    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突然又想到母亲的身体,从老夫人寿诞以后,就一日不如一日,恐怕是被有心人动了手脚。再有十来天就是老夫人寿辰了,只怕有的人又要不安分了。

    如此休息了三四天,燕小七每日早上还是会出虚汗,只比前几日好了一点。药效之缓慢,这样的身体让燕小七颇为头疼,看来只能慢慢的养了,趁着灼夏好好的恢复一下吧。

    这日,蕊儿跑来忧心忡忡地和燕小七说,厨房的食材早就所剩无几,内务府却迟迟没有送来这个月的月银和用度,今天晚上就要没吃得了。

    燕小七白皙的脸出现一丝薄怒,亲自到厨房看了一眼,只见厨房上下,灰尘满地,用具也都大半破败了。

    这样的待遇,连个下人都不如,怎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姨娘和小姐所受的呢?

    可悲,她上辈子,却只顾着自己的事,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

    燕小七掩下心底地怒意,转头询问,“今天是什么日子了,怎么月例还没有发下来?”

    蕊儿支支吾吾的,迟迟不肯回答,眼神频频的扫旁边一个身材高挑,长相清秀的丫鬟。

    燕小七心里有了数,转头问道,“你是叫……湘儿?”

    湘儿闻言毫不避讳,眉头一挑,呈现一丝嘲讽和得意,“小姐真是贵人忘事,奴婢名湘儿,是三姨娘特意派奴婢来,伺候身子孱弱的小姐您的。”

    她特意强调了“三姨娘”和“身子孱弱”这几个字。

    好似这是对燕小七天大的恩赐一般。

    燕小七心底冷笑一声,重生一回,她毕竟不是真的只有十一岁,湘儿的态度,她又如何不知?

    这个湘儿,是三姨娘派来的,三姨娘一向看凝香院不顺眼,恐怕……

    燕小七沉了眸子,面上不动声色,只叫湘儿去问问内务府,怎的月例还没有下来,晚上都要揭不开锅了。

    发了令,却无人肯动。燕小七看去,湘儿正抱着肩膀,好笑的看着燕小七,仿佛在说,这人在说什么,她听不懂。

    燕小七眉头一紧,这就开始欺主了吗?

    真以为她燕小七是这么好欺负的?

    “湘儿,我叫你去内务府,你聋了吗?”语气里,隐隐有一丝冰冷。

    湘儿却毫不惧怕,噗嗤一声笑出来,“小姐,恐怕你忘了吧,你们的月例早在上个月就已经预支出去了,今日已经十六了,还没送来,恐怕是,没你们的份了。真是没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当年的凝香院,真是,啧啧。”

    此言一出,其余几位丫鬟婆子的脸色皆是一变,这个湘儿是脑子进水了吗,当着主子的面什么都敢说。

    燕小七就算是再不受宠,也是燕府的小姐,岂是她们这些做下人的能唐突的?

    燕小七目不斜视的看着湘儿,眼中凝聚一丝冰冷的杀意,湘儿不觉退后一步,再看时,燕小七早已经低垂下眸子。

    湘儿以为燕小七怕了她,得意的一笑,“小姐,奴婢叫你一声小姐,您还真把自己当小姐了?整个江都城,谁人不知,五姨娘是个出生低贱的戏子,戏子的女儿,怕也不比我们这些做下人的高贵!”

    众人的头,垂得更低了,燕小七却突然笑了。人畜无害的笑容里掺杂着一丝无奈——

    “蕊儿,把这个目无主上,口出污词的下人给我绑到大院里去,这贱婢口口声声说是三姨娘的人,欺辱我个庶出的小姐也就罢了,竟敢堕了三姨娘的名声,该打!”

    此话一出,蕊儿率先走上前去,刚伸出手,却被湘儿拂到一边,冷声道 ,“绑我?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可是三姨娘的人,看谁敢动我?”

    你要不是三姨娘的人,我就不用如此大费周章了!

    燕小七冷笑一声,一字一句的说道,“蕊儿,动手!”

    湘儿挣扎着,却被蕊儿三下两下绑成一团,扭捏着压到了凝香院的大院里,正对着门口,湘儿眼中流露出一丝惊慌,急得更是毫无遮拦地口出狂言,“燕小七,别以为你姓燕就是主子了,我的主子吹口气就能弄死你,劝你趁早放了我,回头我给你说说情,许是能保住一条命!”

    燕小七徐步走来,看着还在苦苦挣扎的湘儿,心里不由一阵快意,看来这威远侯府的天,要变了。

    那就就先从这个湘儿开刀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004 下马威  

    “大胆贱婢,竟敢以下犯上,目无主上,口出狂言。”蕊儿性子忠厚,哪容得下湘儿出此狂言,啪的一声,打了湘儿一个大耳光,湘儿被打得一个趔趄,终于闭口无言,今日恐怕在劫难逃,只盼望三姨娘能早点来救她。

    燕小七看在眼里,却一点都不着急,这样的丫头,趁早整治的好,到时候是谁的人,给谁领回去。

    “来人,告诉我,威远侯府里,下人以下犯上,是个什么处罚?”

    燕小七缓缓开口,蕊儿赶紧说道,“掌嘴四十。”

    燕小七点点头,“那就开始吧!”

    众人皆是不敢动手,怕是知道这蕊儿身后的背景,都不敢动手呢。

    燕小七刚要开口,只见蕊儿快步上前,拉起湘儿的头发,大掌一挥,快速的打了十几巴掌,燕小七好笑的看着蕊儿,这孩子还真是实心的呢。

    蕊儿打的累了,便用目光扫着周围的小丫头们,其余的小丫鬟早被湘儿欺负的不知道怎么报仇才好,这下终于有可机会。

    俩人轮番的打了二十几个巴掌,湘儿的脸早已经肿的老高,嘴角也有点破裂。

    “现在再告诉我,威远侯府里,下人们辱骂主子是个什么惩罚?”

    湘儿一听,只觉得眼前一黑,只听身边的人回到,“大板六十。”

    燕小七再一次微笑起来,“太多了,看在三姨娘的份上,就打三十吧。”

    湘儿终于害怕起来,这三十个板子要真打下去,还不得皮开肉绽,几个月都不能走路了!

    蕊儿却不管那么多,她本就长得虎背熊腰,又是做惯了粗活的,力气大得没边,三两下便把嘴硬的湘儿打的求饶。

    燕小七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晒着太阳,心里盘算着三姨娘到来的时间。

    三十大板打完,湘儿已经快要昏迷,嘴里一直念叨着:“三姨娘救我……”

    燕小七想,这个丫头也真是够笨的,她的主子煞费苦心地将她送来,她却三言两语直接就暴露了,三姨娘,这可不是我主动招惹的你啊……

    眼看着院门外,已经人头攒动,一行人朝着这边赶过来,燕小七冷冷一笑,手里的茶杯一摔,软进蕊儿的怀里,低声啜泣了起来。

    果然,须臾之后,收到风声的三姨娘,就带着人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她倒也是个聪明人,前来找茬还临时把夫人王氏给拉来了,明显是想让王氏给她做个见证,说明她并非是苛待府里的小姐。

    随着夫人王氏和三姨娘华氏的到来,院子里挤满了人,却谁也没说话,只剩下了湘儿的哀嚎和燕小七越发委屈的啜泣声。

    “七丫头,你这是在做什么?你这孩子小小年纪,竟把活生生一个人打得皮开肉绽,怎生如此歹毒,湘儿是我念你病重,特地派来照顾你的,你怎的不知好歹,公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她板子,你可是对我这个姨娘有何不满?”

    三姨娘站定以后,观察了一下形势,明显是对自己有利的,便厉声责问起来,底气之足,仿佛亲眼见了燕小七施行暴行。

    燕小七哭得梨花带雨地挣扎起来,遥遥的朝王氏和三姨娘跪了下去。

    “拜见母亲,拜见三姨娘,母亲万安,三姨娘万安。”

    一声万安,把王氏排在前面,足见的在这威远侯府之中,谁才是当家掌事之人——

    三姨娘不过是获宠,加上王氏的大儿子卧病在床需要她分心照顾,才把一部分的内务交给她帮着打理。

    说白了,华氏再怎么自命不凡,也到底不过一个妾室罢了。

    三姨娘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毕竟正妻在前,自己却贸然出口,实在是棋差一招啊。狠狠地看了一眼燕小七,往后退了一步。

    王氏嘴角溢出一丝微笑,显得愈发的高贵典雅,这个燕小七,看不出来,竟是有如此胆量和手段,以前倒是小瞧她了。

    心思如电间,夫人王氏微笑着叫燕小七起来,随后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眉眼之间,竟有一丝期盼和鼓励,燕小七心里冷笑,两个老狐狸,想把自己当枪使吗?

    燕小七抬起有些损坏的衣袖,擦了擦实实在在挂在脸上的泪痕,声音憔悴的说道,“昨日我娘身体不舒服,我便想着给她熬点药汤,却听说院子里早没了银子,连今晚的饭还没有着落呢,便想着叫湘儿姐姐去内务处问一问月例可有发放,谁知,谁知……”

    说到此处,燕小七再一次忍不住声泪俱下,“谁知湘儿姐姐说,这个月的月例,早在上个月便给了三姨娘的乳娘王妈妈了。细问下才知道,上个月凝香院没了烧火的木炭,只好用预支的月例去王妈妈那买了。”

    此话一出,三姨娘的脸色骤变,此事,她心里是有点印象的。

    老爷燕云天已有好几年未踏入过凝香院的门,那五姨娘凤氏又是个性子软的,奴大欺主,也是常有的事。

    王妈妈是三姨娘信得过的人,偶尔让她贪点便宜捞点小钱,三姨娘一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却没想到燕小七居然有胆子把这件事给捅出来,这不是当众打她的脸吗?

    湘儿早已经被打的有气无力,也没能辩解上一句。

    王氏听闻燕小七一番说辞,果然大怒,“大胆的奴才!怎么敢做这样欺主的事来?”

    王氏作为侯府的正夫人,当家主母,自是有一番威严。

    湘儿当即被吓得缩成一团,血水与眼泪横流。

    燕小七故意怯生生地看了三姨娘一眼,这才继续说道,“我本祈求湘儿姐姐能去内务处求些吃的来,湘儿姐姐却死活不去,说她是三姨娘的丫鬟,不能听我的,我便吓唬她说,若是不听话,可要受惩罚的。湘儿姐姐却说,她不怕,在这府里,没人敢打三姨娘的丫鬟。”

    三姨娘急急的走上前,“燕小七你不要血口喷人!”

    燕小七冷不防地被吓了一跳,跌坐在地上,更加大声的哭起来。

    王氏瞥了华氏一眼,出声道,“好端端的,你吓唬孩子干什么?”语气里有了一丝不满。

    三姨娘心道不好,这个王氏素来与自己不对付,只怕这一次要捅到老夫人那里了。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就不该临时将她拉过来。';
    

005 首战告捷  

    “姐姐莫生气,我只是一时心急,那个胆大包天的贼人贱婢要来诬陷与我,众人皆知我对下人素来和善,怎敢纵容下人欺主闹事呢!”三姨娘见王氏面露不愉,忙软了声音解释道。

    王氏优雅一笑,没再说什么,转头对身边的丫鬟道:“先把七小姐扶起来,堂堂燕府小姐,缩在地上成何体统!”

    丫鬟红颜忙将燕小七扶起来,只见燕小七本就蜡黄的脸色,双眼更是肿成了核桃,心里更是不忍,转身惋惜的看了一眼大夫人。

    燕小七像是体力不济一般,将大部分的重量靠在丫鬟身上,小心翼翼地说道,“正是怕这恶奴玷污了三姨娘的清誉,不得已才略作惩戒,若是被府中上下传开,只怕对三姨娘名声有损。小七自作主张,还请母亲和三姨娘不要生气,凝香院里下人少,小七也没有管教下人的经验,许是这次没掌握分寸,下手重了一些,小七甘愿领罚。”

    王氏赞许的点了点头,转头对三姨娘说,“这孩子也是为了你的名声,若让外人知道威远侯府里一个姨娘的丫头都敢对主子无礼,岂不让老爷在朝堂上面色无光?”

    事到如今,三姨娘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湘儿这个丫头,怕是保不住了。

    她思绪如电,再不犹豫,冷哼便走到湘儿身边,狠狠地打了她一个耳光——

    “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婢,怎的到处给我抹黑?”

    这一巴掌不要紧,刚才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的脸,更加是皮开肉绽,直打得湘儿昏头转向,口吐鲜血。

    “哎呀,三妹妹,你怎的下手这样重!”王氏也被吓了一跳,捂着嘴往后退了几步。

    “这丫鬟既是三姨娘的人,小七也不敢再插手惩戒,还请三姨娘带回去定夺吧。”燕小七出声提醒道。

    王氏却突然想起什么了,转而对燕小七说道,“这府里上下忙成一锅粥,下个月初便是老夫人的寿诞,这月例的,许是你姨娘忙忘记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待会啊,我叫红颜给你补齐!”

    燕小七感谢的行了一礼,心里却冷笑着扫了三姨娘憋闷的脸,心想这次成功将三姨娘的眼线拔除,还得了王氏的许诺的月例,真是赚翻了。

    王氏转身看了一眼三姨娘和她身边脸上已经皮开肉绽的湘儿,不由低声说道,“今日之事就这么算了,一会把小七的月例都补齐,若是连这点事情都会忘记,那我就去请求老爷,换人来做!”

    三姨娘心下一抖,老爷现在不在府上,自己是孤立无援。只好悻悻地赔着小心。

    送走了大夫人,三姨娘叫人把湘儿抬走,随后愤恨的瞪了燕小七一眼,而后脸色紫青的,挥了挥锦绣罗衫的长袖,走出了凝香院。

    三姨娘一干人前脚刚走,蕊儿却扑通一声跪在燕小七身边,连磕了三个响头。

    燕小七赶紧去扶她,却怎么也扶不起。只见蕊儿声泪俱下的说道,

    “多谢小姐,给了奴婢惩罚湘儿的机会。”

    燕小七苦笑道,“本是她得的惩罚,不算什么,你快起来罢。”

    蕊儿却死死地跪在那里,接着说,“我姐姐香儿,长得水灵又能干,刚入府时,老爷有意将其抬为姨娘,可我姐姐与湘儿名字音同,一次老爷叫我姐姐倒茶,被湘儿误听为叫她,进去时见了老爷在床上等她,欣喜又惊讶,谁知老爷勃然大怒差点赐死了湘儿。随后湘儿记在心里,跟三姨娘同流合污,下药害死了我姐姐,此事已经时隔六年,大仇今日得报,日后蕊儿定忠心跟着小姐,生死相随!”

    燕小七听完心里不由大惊,这其中还有这般故事呢!

    本以为蕊儿是个笨的,其实竟是个隐忍的人,湘儿在这起码有一两年了,蕊儿却丝毫没有动静,直到今日才肯道出事情,看来,是个能担大任的料。

    燕小七叹了一声,扶起蕊儿,“今后你便跟着我吧,可怜的人,竟然到处都是。”

    燕小七的情绪变得异常低落,转身离去时一朵梨花落在肩头,更趁的整个人摇摇欲坠,柔弱不堪。

    上一世的她,看着身边的每一个人,都静悄悄的死掉,自己不是不知道原因,却觉得无关紧要,只要自己爬上那个位置,终有一天会保护所有人。

    可是万万没想到,自己亲手把自己送进了一个大大的牢笼,最后,饿死,累死,被折磨致死。狠心的人高高在上,正直的人就要被沉江,要被污蔑,被羞辱,连带着成型了的孩子,一起堕入地狱,为什么没有人,来拉自己一把,告诉自己,以后你便跟着我吧。

    没有人把她带离苦海,遇见的都是狠狠践踏她的人,所以现在的她满脑子都是复仇。没有丝毫的情义可言。没有相信,没有依靠,全凭自己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与豺狼虎豹徒手格斗。

    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复仇,等她们都死光了吗?

    那样自己的心头之恨就会解脱了吗?那么接下来自己要做什么呢?

    燕小七不知不觉地向前走着,脚步越走越偏,却走到了府内最为偏僻之处。发现前面竟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燕小七停下脚步,听见潺潺的流水声,似乎有一阵竹笛的声音传来,悠悠荡荡,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墙外边传进来的,听起来还蛮好听的。

    燕小七懒得去想,坐在水边脱了鞋袜,当在水里。

    “西泉幽幽,黄露乘舟,回想陌路,供谁知书。白马杨岑,风霜无痕,谁看透,天下君心?”

    清澈的歌声从溪泉边上回荡,这是燕小七上一世在皇宫里跟小宫女学的“宁河弯”,其中百转回肠,恐怕最是她的心了。

    回了凝香院,却见红颜刚刚离去,道是月例和吃穿用度都送来了。白银八十两,锦帛二匹,罗衫两件,锦绣佩服两件,还有一件极为华丽的大衫,用于重大场合穿带,还有比较流行的头面,全是些琳琅珠宝,燕小七看了一眼便没了兴趣。

    还有赏给凤氏的一些衣服头面,统统送进房里去了。只对凤氏说是老夫人过寿时要穿的。';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