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桂花香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07 13:35: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

房后那棵桂花树的淡香四处飘溢,要在往常,秀姑早就张罗着采桂花酿点酒,再给两个闺女做点桂花糕尝尝。而此刻,正在猪圈喂猪的秀姑一脸愁容,头顶上的白发似又添了不少,望着刚下了四头猪崽的母猪,她在心里盘算着,两个闺女一个马上念高中,一个升初中,这猪崽卖了也只够一个人的学费,亲戚朋友现在见到她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找他们借钱了,谁会想到这2016年,竟是遭难的一年。

喂完猪,她径直走回厢房,看到丈夫大军苍白消瘦的脸和萎缩的左臂,忍不住背过身擦擦眼睛,“他爹,该吃药了”,说着从棕色木桌上拿起一大堆花花绿绿的药丸递了过来。“闺女的学费还差不少吧,都怪我,现在成了一个废人,什么都做不了,还要你天天服侍”,大军低着头,不敢看妻子的脸。这个削瘦的汉子,被突来的横祸折磨得心力憔悴,做泥瓦工也有十几年了,咋就那么背呢?偏偏在帮大哥家修房子时从跳板上摔下来?头、颈、腰多处骨折,在医院躺着的时候,心里一遍一遍地想:索性摔死了还少个拖累,这半死不活的,不是把妻子往火坑里推么?

“妈”,屋外大女儿叫到,“今天三叔多跟我给了十块工钱,喏,这是五十块,你拿去存起吧”,十五岁的阿湘乖巧懂事,平日里除了做饭洗衣帮妈妈减轻劳累的同时,还利用寒暑假在村里打零工,“对了,妈,我看到村委会贴的精准扶贫公示栏里有爸爸的名字,好像村里又新增了8户。这精准扶贫都扶些啥啊?像咱们家这种情况,可不可以申请助学贷款?我听喻叔叔说,我们桐麻村精准扶贫的工作队是县里的村镇银行,要不然我去打听打听?”“湘儿,咱一辈子没欠过别人钱,更别说找银行贷款了,那款是随便能贷的?还要利息,听说条件差的还贷不到哟!我们屋这么穷,拿么子去还?”阿湘吐吐舌,转身钻进厨房舀水喝去了。 

                                                   二

      一场无声的细雨,将夏暑消融,一树树桂花蔌蔌而落,仿佛女子轻扫娥眉时落下的脂粉,空气中暗香浮动,这淡雅馨香不仅让人神清气爽,还多了一丝金色的温暖。

 一个平常的周末,在桐麻村喻书记的带领下,村镇银行一行三人走在崎岖的小路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乡村无边的绿色尽收眼底。边走边听喻书记介绍,这桐麻村距革勒集镇7公里,是全镇的重点烟区和药材基地,境内有金光水库和深坨林场,全村共13个村民小组,近2000人,劳力只有1000来人,外出务工的有近700人,其余均是老弱病残和适龄儿童。

穿过掩映在丛林中错落的一片片瓦房,沿着弯弯曲曲的田梗,走到一座青砖砌成的小平房前,水泥院坝里晾晒着衣物,刚扯的落花生摊放在一旁。喻书记扯开喉咙喊到“大军,在屋没?”,“哟,喻书记来啦!”正在屋后挖洋芋的秀姑应声答到。“嫂子,这两位是恩施村镇银行的同志,听说你们家的困难以后,专门过来看看的”。“哦,那朗们要得,”秀姑放下挖锄,三步并两步地从后院转出来,“来来,到屋里坐,我来给你们泡茶”,边说边将他们引到屋里。

“大军兄弟,最近身体还好撒?”喻书记朝着里间房门喊道,“嗯,还是那个样,不大动得”,大军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与沮丧,“都各是50岁的人哒,做点田土也只够敷嘴巴,这两年才刚刚帮原来修屋该的账还清,哪晓得出这么大的祸!”一说起这事,秀姑的眼泪又夺眶而出,“晓得是作的么子孽撒,前些年为给两个老的治病,到处借账,都还指靠他在工地上多做点活路,唉……

   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了,那些安慰的话如梗在喉,贫贱夫妻百事哀,说得再多也无济于事,不过徒增伤感罢了。“吴行长,”喻书记喊到,“像大军他屋这种情况,可以申请助学贷款不?上次他大女儿跑来问我,我说不清楚,今天机会正好,就请你给他们宣讲宣讲”。“银行发放的助学贷款,都是针对大学生发放的,我们目前针对农村的有支农小额贷款品种,像‘村易贷’、‘惠农贷’这些,”吴行长接过话茬,“但都需要提供担保,像抵押、质押或者自然人担保都可以。”“哦,明白了”,喻书记说,“那像他们屋的话,贷款还是达不到条件嘛,哪个敢跟他担保哟”。“嗯,这两年政府实施精准扶贫,也有小额扶贫贷款政策的”,吴行长接着说:“像政府扶贫办就有专门针对符合条件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进行扶持的,目前合作的代办银行好像有农商行和邮储银行两家,原则上是实行免抵押、免担保的信用贷款,财政按基准利率贴息,其它具体要求要问经办银行才晓得”。“哦,那就是说要符合条件才行罗,假设我们屋能申请贷款的话,也只能是用于搞生产?”“是的,比如像养鸡、鸭、猪,或者是发展种植业,前段时间我跟喻书记也讨论过的,到全村摸下底,有多少户愿意种油茶,我们统一购油茶树苗,免费发放给村民,到时候可以发展油茶种植基地,油茶种植2年后可投产,3年后进入丰产期,经济效益还是不错的。像你们家到时就可以种植一些,等挂果了,也就有稳定的收益,家庭经济也会慢慢好起来。今天来,主要是来慰问一哈,代表全行给你们的一点心意”,吴行长边说边示意小刘,小刘从包里拿出装着全行员工捐赠给他们家孩子学费的信封,递给大军,并说,“这是这个学期大家凑的部分学费,您儿放心,大家都商量好了,不仅仅是这个学期,接下来的每个学期,大家都会帮忙接济的。”“另一方面,这捐款也只是杯水车薪,真正要解决你们家庭的经济困难,只有依靠嫂子在家养点鸡子,猪儿,种点油茶,慢慢起步,像这些投资也不大,需要个几千,万把块钱的话,我们银行也可以想办法解决的”。接过信封,大军的那只残手似乎抖得更高了,说了一大堆感激涕零的话,再次寒暄握手以后,三人便起身回返。

(未完待续)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