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脸皮厚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8 16:56:5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记得还是06、07年左右,当时我玩印石差不多近三年,因为看得多,学得多,买的也不少,逐渐在杭州本地的石友圈与网络论坛有了点小名气,颇有几个石友以我马首是瞻,指哪儿打哪儿,好不威风。我的内心,难免是有点得意的。


正所谓有名气朋友多,自然是主意也多。彼时我与一位资深中年石友,一拍大腿便在当年的杭州岳王艺术城搞了一场精品印石展览,邀请了福州十个有名的藏家、商行,带同一批精品赴杭。其间的精品至今仍让我记忆犹新,有3.0方过十高的李红金沙善伯,通体无花生糕,名家制钮的三彩结晶杜林大方章,黄巧、冰糖地荔枝更是多不胜数。至于芙蓉,当年尚未上位,多是陪衬,不过也不乏结晶与带俏色的将军洞方章。林林总总自是让人眼花缭乱,场面之盛,连作为组织者的我都甚感意外。

可就在这样的场面下,我偏也出了洋相。当时我看中了一座黄色的弥勒圆雕,外形摆满,通体匀净,肌理间隐喊均匀细密的萝卜纹,我通过色气与质感判断应该是昌化冻石,一问主人家,果然是昌化田。要知道纯黄的昌化田浮雕已属不易,圆雕纯黄且纯净的作品更是难得。一问价格,达约1万五千元,虽然当年这价格并不算便宜,但还在我的承受范围内,便兴奋的将它拿下。可在之后与石友的品鉴中,便有人质疑,昌化没有这么干净的石头,会不会东西不对。我当下心一凉,拿刀在石材底部不显眼的角落点了一下,竟不吃刀,我“嗡”的一下,脑中一片空白。好在与我一同组织活动的大哥当场接过石头,帮我摆平了这事儿,倒也没损失啥钱。


事情虽不大,但对彼时的我打击却不小。既有对自我眼光可以的否定,又恐惧来自外界的闲言碎语。感觉被倒下的招牌砸了个七零八落的我,有好一阵子闭关自省,没敢在市场走动。事实证明,一切尽是自己太过玻璃心,你自觉天大的事,别人连闲谈都兴趣缺缺。太阳照常升起,我也只得再度出山。


……时隔十数年,当下的我心境自身截然不同,却不由得对印石产生了一种敬畏感。说到底,石材的特质也好,后期变化也罢,最终都将由它自身讲述,并不以我们的主观意愿转移。既有人说,神仙难断寸玉,我们平常人,又何必太过纠结某次的对错呢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