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她,就请大声说出来!”五月母亲节征文展示(一),有你的作品吗?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29 03:30:3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感恩母亲 祝福母亲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这句著名的古诗表达的是

父母恩重难以报答的情怀

母亲是给予我们生命的人

更是教会我们做人、做事的第一位老师

世界上赞美母亲的诗句很多

在我们的身边,也从不缺乏关于母亲的故事


今年的母亲节已过,但母爱永不过期。

福州市妇联与福州日报联合开设专栏,

邀请大家大声说出对母亲的爱!


即日起,“福州妇联”微信公众号与福州日报《闽江潮》版面将陆续刊登来稿,带你一同感受来自母亲的那份温暖爱意。




无处安放的思念

黄国林



  又是一年一度的母亲节。每年当看到沿街的花铺早早地摆出康乃馨,我都有一种莫名的惆怅和自责,惆怅的是母亲已经不在了;自责的是,当母亲在世时,我甚至连母亲节的概念都没有,也羞于开口对她说:妈妈,我爱你!

  大学毕业后,我就一直留在省城工作。路途遥迢,那时的交通也没像现在这么方便,除了每年春节短暂的探亲,一年都难得再回去,母亲身体一向不好,我牵挂着,每次打电话给她,问她近况怎么样,她总是说没事,我也就自欺欺人地认为没事,直到2002年中秋的前一天,永失我爱。

  如今我还清晰地记得,那一个清晨,我还在梦里,电话声骤响,我一边慵懒地拿起听筒,一边抱怨谁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可是当我听到电话那头低沉的呜咽声时,我的心马上揪紧了,是的,那是大哥的声音,“二弟,妈妈走了,我们成了没娘的孩子……”放下电话,我已是泣不成声。第二天就是中秋佳节了,可是就在这一天我成了没娘的孩子!

  当我转了几道车终于回到故乡,握到的是母亲冰凉的手,看到的是她那早就没了血色的脸。母亲一直觉得我最有出息,也一直最疼我,可是她连最后一眼也不让我看,就这样狠心地走了。

  跪拜于母亲的灵前,我轻唤着娘亲,告诉她,那些日子我一直在加紧装修房子,还想年底搬新家后把她和父亲接到福州住上一段时间。虽然,父亲一直说住城市的套房就像关监狱一样,不如在乡下好,可是那时候至少有母亲陪着,往后,我们去上班了,谁来陪父亲说话呢?

  娘亲,您没看到我爹就在一夜间苍老了许多,您怎么舍得那个在医生给您下了死亡判决书后,和您共同创造奇迹,始终不离不弃的老伴呢?四年前,医生都觉得无可奈何了,可是您硬是挺了过来,为什么不让这个奇迹延续呢?

  娘亲,我们都知道您被病痛折磨得非常痛苦,您想过用电热毯的电源来电自己,想过用农药来结束自己,都被父亲及时地发现了。当我们和父亲一起规劝您不要做傻事的时候,转过身来,我们也是泪水涟涟啊,作为儿女的我们多么想能替您去受那份罪和苦,可是不能。这一次您终于真的解脱了,可留给父亲和我们的却是无限的哀思。

  中秋那天,我们送母亲上山,当最后一把黄土覆盖了母亲的棺木,从此,娘亲在里头,我们在外头。从山上回来的路上,大雨滂沱,我分不清哪是雨水哪是泪水。记得若干年前,我们送爷爷上山回来,也是这样的天气,可是那时候有娘亲牵着我们的手,往后谁再来牵我们的手?

  如今,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点点滴滴都变成了深切的怀念。依然记得30多年前,我离家到县一中读书前夕,娘亲独坐在楼梯口一边为我缝制衣裳,一边默默地流着泪。这么多年了,每当想起这一幕,一半是辛酸一半是温暖。都说时间可以让人淡忘一切,可是此刻,为什么我依旧禁不住泪流满面?原来,时间的力量也不过如此尔尔。

  打开网络,随处可见的都是关于母亲节的话题。我,对于母亲的思念却无处安放。


角度里的母亲

黄俊


  母亲行走的时候

  挺拔的身板

  与大地定格一个个标准的直角

  我将它与家乡的青松一同仰望

  母亲劳作的时候

  农耕的姿势

  与田垄构成一个个斗状的锐角

  它把丰年的硕果珍藏在我的脑海

  母亲说话的时候

  脸上的笑靥

  与阳光荡起一个个暖心的圆角

  在爽朗的清风里将好日子一齐铭记岁月薄万物久

  母亲用标准的直角

  挺起我们清贫但从不缺钙的脊梁骨是她用锐角仓储年复一年的好收成让暖心的圆角盛满醉人的甜蜜记忆午夜,在他乡斑驳的月光下

  我想起弯腰近九十度的老母亲

  恨不得立马揽她入怀

  然后,轻声唱起那首经典老歌

——《世上只有妈妈好》

  再把她生命刻度上日渐扩大的创口一针一线,细细密密地

  缝合


衰老

曾庆



  我们互相争吵了二十年,在这个抬头不见低头见

  的屋子里,似乎谁也没让过谁。二十年,我们

  都是彼此间最亲密的对手,她曾经狠狠扇过

  我的巴掌,用木棍打过我的屁股,疼痛像时间一样

  如影随形,她的脾气却越来越小。

  在我十五岁念上高中的时候,她四十岁,经常没来由的

  疲惫,我们每月碰一次面,她的神情总是安详。

  她开始询问我的身体,伙食,和学校生活

  偶尔皱眉,像要责骂我,又会立刻悻悻地低下头去。

  我的身高已经超过了她许多,比以往在镜子里看得更加清楚:她的那些白发像北方正在下雪,后背像屋前的小山,

  一直伏着。她想要表达内心的想法,但很快便忘记了。

  当我们准备互相拥抱,岁月已经开始在她身上亮出长刀。


世上最疼爱我的人

茉茉



林若菡/图


  你小时会不会把母亲想成田螺姑娘或是下凡的仙女?

  你们也许会觉得好笑,但儿时的我真这么想过。我父亲早逝,家中经济状况并不好,母亲含辛茹苦地带着我们兄妹三人生活,可我却丝毫感受不到生活的艰辛。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同学们一般都有兄弟姐妹,他们常常穿着哥哥姐姐退下来的衣裳,而我打记事起就没穿过哥哥的衣服。母亲曾说,女孩怎么能穿男孩的旧衣呢?母亲的手很巧,夏天,她能变出一条条漂亮的连衣裙;冬天,她能变出一件件美丽新颖的毛衣。每逢新年,首先保证供应我的新衣,其次才哥哥们,而她几年才买那么一件。这样的我,走在同学和兄弟姐妹中,从来不觉得自己差了什么。

  母亲也知道孩子们都是贪嘴的,但她是不会给我们零花钱买零食的。可我们放学回来,揭开锅盖常常能发现里面有好些金黄的韭菜饼,有时是芋泥丸子,有时是南瓜球,有时是有点丑的包子……母亲说,花生润肺,白西瓜解暑清热又能收瓜子。暑假,花生上市了,我和哥哥常常水煮花生剥着;白西瓜上市了,我和哥哥常常一人半个用勺挖着。寒假,那就更开心了。我们可以亲眼见证那些好吃的是如何“变”出来的:沙琪玛、芝麻糕、花生糕、米糕、粿片、虾条、花生、瓜子……到了除夕,还有压岁钱,想想整颗心都雀跃不已。

  但母亲并非永远都是温柔的。记得小学六年级,有一次我语文考了80多分,拿给她签字时,母亲问我怎么考得如此差,我不以为然地说大家都考差了,我同桌才72分,我这分数不差了。母亲勃然大怒,一巴掌招呼到我的脸上:“你那眼睛只会朝下看,不会朝上看吗?”我被一语惊醒,恍然大悟,那个情景刻骨铭心,让我从此做人做事不敢太过懈怠。

  所有人小时候都害怕打针。我那时身体不好,感冒发烧是常有的事情,可我又极其害怕打针。如果医生开了针剂,母亲就要费尽口舌,刚柔并济:“茉茉啊,你看,你平时生病不会吃药片我都尽量带你看中医,可是你现在高烧不退,不打针再烧下去变成傻子怎么办?针是必须打的没得商量,打完针后,我给你买话梅糖,再买一本《民间故事》,乖啊。”打完针后,母亲看着眼泪汪汪的我,让我趴在她宽厚、温暖的背上,到家时我已然睡着。

  那段岁月的母亲有时会叫穷,有时会替我们惋惜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爱,可我觉得自己啥也不缺。我总觉得她是骗我的,如此万能的母亲也许是田螺姑娘变的,也许是仙女下凡。多年以后,我才明白,世上哪有什么田螺姑娘,哪有什么仙女下凡,一切只是因为她是世上最疼爱我的人。



你是不是有很多话想对自己的母亲说

不要让爱败给语言

不要在能向母亲大声说爱的时候选择默默无声

勇敢地用文字来表达你的爱吧!

欢迎踊跃投稿,

来稿可发至邮箱fzrbrsx@sina.com。



海峡教育报出品

编辑  /  制作:黄硕思

觉得不错,请点赞↓↓↓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