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老扬州的细节,怎么大半都是舌尖上的咧?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11 14:32:3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每一次环境的变动

都会让我有些怀念过去

似乎从十几岁开始

我就很热衷怀旧

如今走过了很多地方

见过了很多人

每次回家

依然喜欢在老地方散步

回忆琐碎的事情

小侄女的十岁生日

在旧的富春茶社

深深巷子走进去

两侧都是卖扬州工艺品的小店

这场宴会在老城区

正好圆了我逛一逛过去生活区的心愿

我深切记得家里的生活

在爸妈的奋斗后逐渐变好

生活区也从逐渐落寞的东区搬到了新区城西

曾经的市中心人民商场,地位早已被文昌商区取代

过去妈妈上班的工商银行就在广陵路

她上学时候向往过银行——

因为高高的柜台显得神秘

后来真的成了员工

神秘的柜台逐渐变成了防弹的钢化玻璃


因为没有人帮忙照顾孩子

我有一段时间被妈妈带去单位

曾经坐在整箱的钱上面玩

那时候的一百元还是青色的老版纸币

我在妈妈单位好在有人作伴

和同龄小伙伴玩、闹矛盾、和好

和妈妈一起坐车出门收款

也一起在食堂吃饭

这是幼儿园到妈妈银行的路,曾经每天都走

每天出了幼儿园都跟妈妈喊饿

吃过小觉林的包子和麻花

几年前再去,有些门庭冷落的意思,在那里吃饭的都是老城区的老居民了

买过“一人巷”口的桂花糕

啃过闻起来诱人的炸鸡腿

尝过超恒面包店仿洋快餐做的汉堡

还因为人生第一次吃烧烤流了鼻血

童年吃的“桂花糕”是方方小小撒芝麻青红丝,放在蓝色框子里蒙上塑料袋卖的,不可复制不接受反驳,所以在南京看到桂花糕感觉不太认同 

上了小学之后有段时间爸妈实在忙

那时候他们真不容易啊

只好拜托家人轮流接我

周一大姨周二二姨周三小姨周四五堂哥

所以坐过大姨的自行车

还去过二姨婆家的老房子

放了学家人总会带我去“共和春”吃馄饨

姐姐说至今二姨都只认这里的味道最正宗

嗯,真是不知道扬州

为什么有吃下午茶的传统呢?


生日宴上

每个孩子手上都拿一个氢气球

有时候不小心撒手了飞上天花板

我就跳一跳给他们拽下来


小时候我也爱玩儿气球

不小心飞上天花板

我大表哥不仅不帮忙

还把绳子末端搓短

让我够不着

现在想起来真是要被他笑死


不知不觉哥哥姐姐的孩子

都满地笑闹追逐奔跑了

小时候六七岁就隔着好多个代沟似的

他们常嫌弃我和羊哥太小

懒得带我们玩儿

后来等我们十几岁

才慢慢玩在一起


那时候在南门街外公家吃饭

去二中门口,接过大表姐放学

也在二姐家的阁楼上

跟着她粉韩流明星

看过无数的韩国综艺

边吃香辣牛肉面边看得笑哈哈

后来也和二姐

吃过二中门口的小粉丝

那时候姐姐说:

“你姐我现在没钱,

只能请你吃五毛钱一碗的小粉丝,

等以后赚钱了请你吃好的。”

二中后来变成了我的初中树人学校

姐姐也变成美食达人

精于探索新美食

并且拍美食技术

充分得到饭友的肯定

再吃她请我的大餐

再想起当初的话

还是非常感动


我记得在某个音响店买过《我为歌狂》的碟片

记得和妈妈二姨和姐姐在甘泉路办过二代身份证

那会儿我还是个未成年小屁孩不需要身份证

记得每次奥数下课都想吃一串糖葫芦

记得妈妈顺路送我的小伙伴去仙鹤寺附近学京剧

记得初中最好的朋友在仙鹤寺那里租过房子

走到仙鹤寺,也就走出了老城的回忆

这是一个回民的寺庙

曾经和爸爸走进去

找里面戴白帽子的阿訇买过芭兰香

去祭拜回民的外婆


我们一家人曾经在仙鹤寺拜外婆

大冬天脱了鞋子跪在垫子上有点冷


说起外婆啊

一周前在浦东机场外等着航班

和妈妈聊一大堆旧事突然说起了外婆

她简单的一句:“我妈这个人容易生气,

但是我们当时也没好好劝过她……”

突然触到我泪点


这是我第一次说到外婆会哭

因为我的记忆里没有她的影子

刚满一岁她就过世了


也许是因为想到自己就要出门离家?

也许是因为妈妈很少表达“我妈这个人……”

所以大多数时候我的感觉里

她好像是个没有妈妈的孩子

突然听她这么说,

才意识到每个人都是有妈妈的啊

而每个人也都终有一天会失去自己的妈妈

他们上一辈人

兄弟姐妹多,父母每天忙着挣钱养家

哪有空好好和孩子沟通关注孩子成长

不听话,就打一顿

等到父母老了,每个孩子也有了自己的家庭

依然没有空好好和父母沟通

往往只能周期性看望,给点钱,劝一劝

老人还是孤单和无助

所以上一辈人和父母之间

错过了太多

本来可以好好沟通的机会


相比之下

我们能和父母聊彼此的想法

实在幸福太多


如今远在外面

有朋友有诗和远方

每天还是要和家里固定联系

妈妈常嘱咐我注意安全


走在人群里常恍惚

联想到欧洲社会近来的不安定

当时人潮涌动里的每个路人

谁会想到被遭受无妄之灾呢

感慨,人若能平平安安到老

也是如此不容易的事情啊

想来母亲的嘱咐

不过是为人母最基本的期待


她已经尊重我的选择让我远走

最低的要求不过是我平安。


有一句话叫:当一个人开始怀旧,ta就老了

为了避免长辈批评我们小辈矫情

这句话可以表达为:

当一个人总觉得“过去真好”

只是因为ta又成长了

进入了人生的新阶段,

需要面对新的苦恼


人总是会带上“美好的滤镜”看待过去

过去的阶段未必没有烦恼

只是比起当下的困难

显得无足轻重罢了


而人生,自然还是要向前看啊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