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虽不在,老街依旧在,让我们来听听他们与温溪老街的故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7-19 12:26:0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侨乡时尚新城



温溪镇人民政府官方微信公众平台,请关注我们

午后,温溪街行人寥寥


似乎每个城市的某个角落,都会有那么一条充满历史韵味的老街小弄。它们也许知名,也许不知名,但或多或少,这些老街都会在每一代人的成长印记里,留下让人倍感温馨或有趣的琐碎往事,依稀而又美好。

 

温溪镇的红星街、温溪街、小康路、处州街……这些当年也曾繁华过的老街,至今仍然还开着许多草药铺、铁匠铺、裁缝铺。也许当年上学路上,你特别中意的早餐店也依旧还在……

 

当你再次走进这些街巷,时光好像都慢了一点。可能刹那间,你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世上最幸福的事,就是那些曾以为消逝的美好,其实并未走远。

 

 

 温东大街附近的巷子里 成排的木椅“无人问津”

 

经历风雨淘洗 渐渐褪去光芒

 

红星街贯穿温溪镇学神村,东联温溪村,西接尹山头村。在许多80后的印象里,小时候的红星街是一条非常热闹繁华的街道,沿线有裁缝店、批发部及小学、幼儿园等许多店面和学校。

 

今年30岁的刘克,小时候就住在红星街21号。“小时候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红星街陪伴了我整个童年。”刘克回忆,街边的房屋以木质结构为主,店铺林立,许多人下馆子、买卖衣服都要到红星街上。西边有温溪镇第二小学和红星幼儿园,每天上下学时分,街上都会挤满家长和学生。

 

“以前的街道不像现在这么四通八达,每次放学,学校门口总是挤得满满当当。虽然挤了点,但整条街也因此变得热闹非凡。”刘克说,他对红星街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校门口那片梧桐树和神道门的码头:每当梧桐结果,树上总会爬满许多独角仙等昆虫,爬树抓虫便成了他们拿手的绝活。同时,这条街紧挨瓯江,大潮退去后,街上的少年们总会相聚一起到江边抓螃蟹,待到傍晚收获回家时,街头巷尾欢声笑语不断。

 

“爷爷说当年的红十三军来过这里,在红星街上留下了革命的印记。”刘克说,随着温溪镇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推进,如今学神村四通八达,各条新建的街道平坦宽敞,;两旁高楼林立,红星街渐渐被人淡忘。与当年的繁华相比,如今的老街早已风华不再。一家家老式店铺,一扇扇残旧的木门,一座座古老的房屋……走在这条有着沧桑历史的老街,往日的兴盛只能靠街道两旁仅存不多的陈旧老店铺去想象过去的点滴。

 

岁月更迭,沧桑巨变。如今,记忆中的老街有了明显变化,昔日的石子路变成了水泥路,芳香四溢的桂花树取代了粗壮、杂乱的梧桐树,老房子日益被新房子占领,错落在街道两旁。历经风雨淘洗、时光雕刻,红星街真的老了,而它留给许多80后的点滴回忆,如影随行,挥之不去。

 

曾有人改编了一首歌曲——《红星街的故事》,依旧在这条老街上被传唱,诉说着这里当年的繁华景象。  


渡头埠45号的老宅子,建于上世纪60年代初


石板埠老街回想

 

回忆起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石板埠老街时,现年45岁的单晓媚,似乎说不完记忆中的趣事,也说不完老街40余年的变化。

 

“街上的土房子还都是用石头垒砌起来的,要是哪户人家用上了砖块,那可算是村里的大户了,所以在那时,石板埠的老街冬暖夏凉。”单晓媚说,在那个大家还买不起洗衣机的年代,母亲经常会召集隔壁的邻居,三五成群地挑起两头挂满衣服的扁担,拿着搓衣板去瓯江边洗衣服。

 

当年,石板埠老街的码头处有一棵小榕树,树干不高不矮,单晓媚的弟弟喜欢在小榕树上爬上爬下。记得有一回,弟弟爬上这棵榕树的最高处,一只松鼠突然一掠而过,弟弟就从树上滚了下来,头上缝了5、6针。虽然这事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怪弟弟生性顽皮好动,可是偏爱弟弟的妈妈将责任全怪在她身上。

 

单晓媚说,印象最深的还是街上有位人称万生精的老裁缝。万生精的手虽有残疾,但比正常人还显得灵活,人们都叫他万生精,意思是他能千变万化,随意点的则喊他万生。

 

万生精虽没读书,但脑子精灵。下街的街尾有一条小溪流入瓯江,他曾突发奇想要利用溪水来发电。他先用石块筑坝拦蓄溪水,一个人手提肩扛,搬石垒坝,忙个不停。数天半月后这条小坝修好了,他又装上水轮机,马不停蹄地安装了一个自制的小发电机,接上一个大灯泡。到了晚上,街坊邻居们都闻讯而来,想看看这电灯会不会亮起来。随着发电机嗡嗡地转起来,那灯泡慢慢地一闪一闪地亮了起来,村民们顿时大声欢呼……    

 

可惜的是,不久后的一场暴雨,把老万辛辛苦苦筑的坝给冲垮了,水轮机和发电机也被冲走了。前两年,老万也去世了。回想起以前的事,单晓媚觉得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让如今的孩子无法体会她们儿时的乐趣。不过这也说明,现在的生活越过越好了。  

 

街角 居民们晾晒农作物

 

老街是一幅美丽的画

 

快退休的徐芬是温溪的镇干部,是东岸人。对于温溪的条条老街,她也是回忆满满。

 

说起60年代的温溪街,徐芬津津乐道。她说,小时候,她经常会到温溪村外婆家,而每次必须经过的是这条温溪街。当时还是小孩子的她,感觉这条街很宽,街面上铺满了小石子,组成的图案也各有千秋。而让她记忆最深的还是那一块块饼干一样的连串石块,每次走过这条街,她都会绕着这个“饼干”走上几圈,还会从一块“饼干”跳到另一块“饼干”,很是开心。她说,虽然看似幼稚,但这大概就是儿时的乐趣吧。

 

在她的印象里,那时的老街两旁有着许多的铁匠铺、金银铺、裁缝铺、草药店、剃头店,小茶馆,给这古朴、沉默的老街带来满满的生活气息。有时候,她会在某个店铺前站很久,仔细端详店里发生的一切。在打铁铺前,打铁师傅一边打着铁,一边哼着小曲。师傅每次看到她,都会笑着嘱咐她站远些,小心火星溅到身上,她就乖乖站远了些。

 

她说,现在想想那时的场景,真的是一幅美丽的画。后来,这条老街也铺上了水泥,周边的老屋还在那里,现在还能回想起当时这里繁荣嘈杂的景象。如今若把水泥路挖掉,下面还是能看到用石头铺就的老路。


街口,至今还在营业的草药铺


  

外婆家门口的那条老街

 

外婆离开我们已有十余年了,但她坐在老街的靠椅上,摇着蒲扇的场景却时时浮现在我眼前。

 

外婆家住沙埠村,小时候我时常会骑着自行车,一个人慢悠悠地骑到外婆家。就像童话故事《小红帽》里的主人公一样,把妈妈精心准备好的食物,亲自送过去。

 

家门口的水泥路坑坑洼洼,我每次骑行经过时都会异常小心。外婆总会一个人站在老宅的门口,远远地等着我,待我能看到她的身影时,她便会步履蹒跚地走向前。她走得很慢,在低矮瓦房的映衬下,显得有些笨重,那时的我不懂事,常常会骑着自行车和她“一较高下”。

 

印象最深刻的便是每年将近年关,在外婆家门口的老街上,和小伙伴们嬉戏打闹。老人们在各家门前搭个临时灶台,围在一起,准备着各色各样的年货,孩子们则是肆意玩耍,时而去这家喝两口新鲜出炉的豆浆,又或去那家夹两块刚切好的糖糕。

 

夕阳西下,孩子们的笑声久久回荡在街上,直至月亮缓缓挂上树梢,才慢慢消散。后来外婆走了,老街在我脑海中的印象,也就如同那渐渐消失的笑声一般,被时间这块“橡皮擦”擦得越来越模糊。


深巷里 一老一幼的身影一闪而过


来源:青田侨报社


订阅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号”或扫下面的二维码进行关注

分享

请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发送给朋友、分享到腾讯微博

更多资讯

点击右上角的查看“公众号”查看历史消息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