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糕点美食交流组

外婆的茶鸡蛋

宁绍帮傅爷2018-09-01 09:34:05

我一直想写写茶叶蛋。但写写停停,停了写,写了停,写的很辛苦。因为茶叶蛋实在是渺小的太不起眼了。或许是对外婆的一往深情驱使我不得不写下去感慨一番,以祭老人家的在天之灵。10年前,外婆94岁那年离开了我们。她是土生土长的乡下村姑。外公走的早,她把她所有的爱都给了我们。那时候物质较匮乏,什么东西都得凭票,外婆怕我营养不良,特意多养了几只鸡下蛋并常常变着法给我做鸡蛋。荷包蛋、打蛋(蛋羹)腌鸡蛋、酒酿吞蛋、茶叶蛋。她煮的茶蛋含肉香有回味可佐酒下饭,咬劲十足落地不碎脚踩不烂。有一回外婆因成份地主被上台挨斗,我是外婆带着长大的,前面外婆低着头,台上台下一片打倒地主婆的声浪中,把坐在小板凳上的我吓哭了。外婆不顾一切转身朝我走来飞快地从裤兜中掏出一个茶叶蛋偷偷塞到我手里。但还是被一个群众发现了。那群众一把抢过茶蛋恶狠狠地往地上一摔,居然不碎,他又补上一脚竟然不烂。后来我上了学到了城里,外婆也从未间断过常让舅捎上我钟爱的茶蛋。小学时春游野营大家都会讨论你带什么他(她)带什么好吃的,同学们都会异口同声地让我带茶叶蛋。有一次,忘了是何原因,可能是因为来不及通知外婆,我母亲给我煮了一回,但第二天同学们在秒杀后都纷纷哀声叹气地指责我,说这次的茶叶蛋不是你外婆做的,换厨师了。到了小学四年级,我参加了全市的游泳队。外婆的茶叶蛋又成了队员们的指定食品。意想不到的是命运安排让我入了餐饮这一行,我这才对外婆茶叶蛋的制作技术重视了起来。据说台北、高雄夜市中有几摊卤煮茶蛋不错。我有点信。因为茶叶蛋是江南一带首创,谷雨前后新茶上市,街头小巷经常能听到叫卖茶蛋的声音。我想,老蒋是浙江人,跟他一起过去的老乡一定不会少。或许真正一流口味的茶叶蛋已流失或飘洋过海。但当我飞过去一尝,根本无可比性。首先鸡蛋原料不对,外婆用的是土鸡蛋。另外一个是外婆用的酱油是纯土造的。该酿造厂迄今还在,前几年登上了中央台的舌尖上的中国。再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是煮茶蛋时是绝对忌讳放鸡精鸡粉类添加剂的。现在打着外婆旗号的产品数不胜数,但拥有外婆品质的却寥若晨星。商品社会市场经济中真正稀缺珍贵的是什么,是真诚。而真诚都在你我面前周边,即最稀缺珍贵的东西人人均可拥有,为何你要与之失之交臂呢?实际上一个好的产品的背后都会有一段动听的故事,即便是普通到脚底又似乎不能登堂入室的茶叶蛋,也有闲云野鹤仙风道骨。我心中可以慰籍的是外婆离开人世的前八年中,每年的除夕夜都是我陪着老人家过,不管多忙碌。我是吃着她的饭菜长大的,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年里,终于吃着了我做的饭菜特别是那几乎百分百克隆了她手艺的茶蛋,饮食之恩当终得饮食之孝。这些饭菜中的人间情义,应该是让我们搞餐饮的用心去体会,只是我确实不清,现在的同行同业者还有多少肯把心思用在这上面。记得去年的清明,这是外婆走后的第九个年头,我特意做了满满一桌外婆生前做的最有锦绣的菜,当然里面一定少不了茶叶蛋。我还将吃过茶叶蛋的名人写在纸上放在她墓前,告诉老人家,您的粉丝中有上百位著名作家几十位大陆港澳地区的影视明星及各界名流。这里特别要提的人是马云。98年我们几乎有300天都在一起。这家伙不管是穷的时候还是富的时候,小的时候还是大的时候都爱总结也善总结,尤其几杯黄酒下肚。他说:"阿傅,你这里最普通的一道菜也是含金量最高的一道菜就是这只茶叶蛋。当你剥开蛋壳看到表面四分五裂的样子,就是在告诉你这就是人生是酸甜苦辣是饱经沧桑,越是这样的人生越有味。"

是啊,一道好菜不仅仅是给人带来味觉上的幸福,也同时融入了生命,让后人做的时候吃的时候感觉到你的存在。像东坡肉,许多人不识苏东坡是大文豪,问他们知道不,都说知道,干什么的,大厨师。诗词歌赋文章,没文化无法感受,而一道佳肴谁都能吃出大概,美味传给下一代才是真正的流芳百世,这份芳香,谁都能闻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