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可:偷吃的小孩钻米缸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16 15:27:5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知食分子•识味】我们一干小孩眼巴巴站在厨房外望着,家里的小狗、小猫、小鸡也在附近拱来拱去。狗是闻着油香,猫是拿耗子,鸡是啄碎米。我们都馋那麻花片。


偷吃的小孩
钻米缸


世上哪有完美的童年?只是我们中国人习惯了随遇而安、苦中作乐罢了。

在乡间,吃是一个大问题。碰上我这样的饿痨鬼,家里的零食总是难得保全。我奶奶那间房的阁楼上有四个大缸。每个缸能装两三个大活人进去。这回跟“人小看着大”定理可没了关系。我长大以后回老家,照样觉得大。

一个缸里装的是炒米。有看过《中华民间传说》的应该记得,说有一户人家,老大老二的媳妇浪费粮食,吃过的米就倒在沟里。老三家的媳妇勤俭节约,剩饭米粒摊在席子上晒干了,下锅炒过,收在瓦罐里。后来大旱,老大老二家就……饿死了,老三家渡过了荒年。这个故事教育我们,要勤俭节约,不然就会死!

我奶奶那缸炒米肯定不是剩饭来的,香喷喷得很!不吃也会死,馋死。

一个缸里装的是炒米糕。每到年底,家里的女人们就齐心合力做这玩意。用大锅炒白糖,把炒米拌进去,拌匀之后,加各种佐料。放桂花,做出来就是桂花糕。丢红枣,做出来就是红枣糕。加花生,做出来就是花生糕。刚炒出来时,是一大堆热气腾腾的渣渣。得用木头的模具去压制。用棒子打紧之后思密达,再几层叠在一起,大石板压上,等糕结块定型,就成了。

一做就是一大缸!手欠如我,总是瞄着大人不注意,窜过去抓一块就跑,惹得身后半空中全是臭骂。

一个缸里装麻花片(也叫小画片)。做这个的时候,家里的厨房那叫一个香,刚进家里前院,就能闻到后院子厨房的香气。我们一干小孩眼巴巴站在厨房外望着,嘴里的涎水不住地往下淌。家里的小狗、小猫、小鸡也是兴致勃勃在附近拱来拱去。狗是闻着油香,猫是拿耗子,鸡是啄碎米。我们都馋那麻花片。

一个缸里装的是红薯片。红薯切片,晒干,油炸。此过程中,人狗猫鸡场景如上。

刀工好的话,炸好的红薯片是通体透亮的。对着光就是一层黄红色泛到脸上。一口咬下去,焦焦脆脆,嘎嘣直响。我一般舍不得一口吃完,总是先从外皮啃起,啃掉外皮,再掰成两份,先吃小的,然后把大的收好,细心装口袋里,拍拍看,收好没有。一分钟不到,掏出来,再掰成两份,吃掉小的,再把大的收好,细心装口袋里,拍拍看,收好没有。一分钟不到,再掏出来……如此循环……

直至我奶奶实在看不下去了!胡乱抓起一大堆塞我手里:别在这装!家里欠你这口吃的啊?!

也就只有我有这待遇,表弟还没学会这套,堂哥来这套没戏,直接被大扫帚打走。这个混人就来抢老子的!K!摁在地上抢啊!我拼死反抗都没用!K

这些零食只有过年过节摆出来,平常就藏在奶奶的阁楼上,楼梯抽掉,谁也上不去。一年一大缸吃不完?哪能啊!那玩意消耗特别大,元宵还没出,大半缸子就得去了。不让自己上去随便吃,没错,但有我这么一孩子,你就是藏天上,我也能想办法翻出来。

我说过阁楼上面都是通的,关键是中间有两个走道的板子被抽掉了,一般过不去。

但我是小孩啊,我先从厨房旁边的厢房装成好玩爬上去,再蹑手蹑脚穿到伯伯房的阁楼上。轻轻拆下他阁楼的地板(这个是关键),放在从伯伯房阁楼到堂姐房阁楼的过道上,爬过去,取过板子继续往前走。到西厢房大堂,再架上板子,爬过去,再取板子继续走。然后推开阁楼间的几根原木,小心地放在旁边,架上板子,这就到了奶奶房的阁楼外。

这个地方有道木门,得非常小心非常小心地挑开木门的栓,一点点地挑,然后抬起一点木门,悠着力道,轻轻推开,不让门轴发出嘎嘎的响声。注意,最好是脱了鞋,只穿袜子踩进去。如果楼板突然一沉,不要慌,千万不要马上抬脚,要轻轻踮着抬起来,这样才不会吱扭乱响。

到了缸边上了,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了。得小心揭开缸上的盖子,不要碰到灰尘,尤其是不要留下爪印。盖子上是有缺口的,哪个缺口对着哪个方向,一定要记清楚。吃的时候,不要在一个缸里胡吃海塞,得均匀着来。别到时候,奶奶上来一看:嗯?这个缸里怎么一下少这么多啊?那就后患无穷了!

我从没被抓到过。当然,有差点被抓到的时候,有一次,正吃得欢,就见着阁楼角落上,猛地伸出一架楼梯来。我的个奶奶啊!她就要上来了!

我一边心浮气躁查看退路,一边屏住呼吸去拿缸盖,走原路是来不及了。那边楼梯喀喀喀地抖,楼板也吱扭吱扭开始响了。我牙一咬,借着楼板响,三步并作两步过去把木门对外一掩,转身窜回来。直接往缸里一钻,把盖子扣上,就听着我奶奶呼哧带喘上来。

我趴在炒米缸里!恨不得把自己埋在里头。自己也觉得好笑,忍不住从身边轻轻抓起一把塞嘴里。

奶奶在阁楼上翻东找西的,我嘴里包着一大口,马上就后悔了。一来是不敢用力嚼,只能借着唾沫往下生咽。二来是嘴里塞满了,上面一缸盖压下来,呼吸困难啊。就听着阁楼里,这里响一会,哪里响一会。我动都不敢动,憋着也难受,脑子里不停默默祈祷:千万别开缸!千万别开我这个缸!这要是被抓住了,我和我奶奶那大眼瞪小眼,还不得摁在缸里活揍啊?

憋了一会,不行了!气短!这时候,奶奶还没下去,我想投降了!我琢磨着,以奶奶对我的疼爱程度,我要翻出来大大方方认个错,咱们就在阁楼上,谁也不知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兴许她心一软就把我放了。

后来又觉得不行,我要这么出来,她还不得吓个半死啊!又想,万一吓晕过去了,也不错,我正好跑,回头咬死说我没上去过,她说不定以为自己眼花了,这事也算过去了。再想,不行,万一真吓死在上面了,这可是我亲奶奶,没地方找第二个去!

胡思乱想,来来去去,总算是楼梯那块又一响,我奶奶哆哆嗦嗦下去了。我这一爬出来,真是再世为人的感觉都有了。这还说啥呢?奶奶一时半会也不会再上来,缸我都进来了,前面也吓得不轻了!咱得压压惊!咱躺在缸里吃吧!那一回,吃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做贼心虚也是有的。老觉得奶奶知道我在缸里,故意放我一马。琢磨了好多年。不至于啊。又不放心。前年回家的时候,主动跟我奶奶坦白了这事。

结果她根本不知道,我那叫一个后悔呀!因为她当即慈祥亲切地一巴掌扇过来,惩罚了我N年前的罪恶!(完)



~~~~~敬请关注“知食分子”~~~~~
我们的微信号:foodzhishifenzi

我们坚持原创,转载务必与我们联系

投稿邮箱:tastediscovery@sina.cn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