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光都在木樨中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7-19 15:14:1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场雨唤醒一个秋。

橘乡的秋,是桂花的秋。


“繁星皓月万点黄,半城桂树满城香。”

每年秋天,要闻过了桂花香,才算是完整,桂花香就是故乡的味道。



说起桂花的香,气味总是带着记忆的,它也是保存记忆最深、最持久的。有些事情你以为你忘记了,但当某种气味从你鼻尖经过时,属于这个气味的独特记忆就会像你滚滚而来。


奶奶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桂花树,另一棵还是桂花树。每年秋天桂花盛开,院子里便全都是桂花香,那是一种丝丝缕缕沁人心脾能把整个人都包裹起来的香,站在桂花树下仰头去看,惊叹,那样小小的花朵,却是那样香。记忆中,奶奶就是这样在桂花树下编织着草帽,静静地等着自己的儿子,孙子孙女能偶尔回来看自己一眼。


所有的思念之情都写在桂花香里。



上学时,校园里有一些桂花树,每到秋季,总能在微风中闻到一丝丝淡淡的桂香,几天的时间就会发现一树荼蘼。柠檬黄的四季桂、橙红色的丹桂、金黄色的金桂,还有乳白色的银桂。细细碎碎地挂满了枝头,此时香气最是浓郁,当真是“秋色满园关不住,清风桂子香满秋”。 


无独有偶,现在的办公室后院也满是桂花树,点点秋花静立院中,花香荡然,微风吹过,办公室里便充满桂花的香甜,仿佛指尖笔端也能惹了它的香气。


 “一枝淡贮书窗来,人与桂花各自香”。伏案工作之余,折一枝桂花斜插在书桌旁,吟诵着那些如桂花一般在瑟瑟的秋风中放荡不羁特立独行的诗人的句子。此时,桂花已不是花,却更像是我的知己。



我的母亲,是喜欢将桂花唤做“木樨”的,某天清晨闻着桂花香我还特地写了首诗来着:


木樨香如缕,庭院次第开。

白露润无声,天香月中来。

                                        ---《咏木樨》



我把这首小诗发在朋友圈,引来留言无数。好多人说,在我们这里白色的那种桂花才叫木樨,但我查了下资料,其实, 木樨就是桂花,她是桂花的古称。也是整个木樨科的科名。木樨为木樨科木樨属常绿乔木,丹桂、金桂、银桂、四季桂等都属木樨科。木樨科还有很多美丽的花树,比如丁香、茉莉,比如迎春花、连翘、云南黄馨,比如女贞、小腊之类。



除了从母亲口中听到“木樨”,还在《红楼梦》中看到过“木樨清露”,“木樨清露”是用桂花酿制的香露,为桂花蒸馏所得香液,是古时候用来进贡的御品。为哄宝玉欢喜,王夫人将珍藏的“木樨清露”差人取来,嘱咐袭人给宝玉带回服用。三寸大小的玻璃小瓶,上有螺丝银盖,鹅黄笺子上写着“木樨清露”。 袭人见了笑道:“好尊贵东西!这么个小瓶儿,能有多少?”王夫人道:“那是进上的,你没看见鹅黄笺子?好生收着,别糟蹋了。”由此可见此物的珍贵。袭人回去,调了给宝玉吃,宝玉“甚喜”,足以见这“木樨清露”香妙非常,实为不凡之物。


现在,我们也还是能吃到桂花糕、桂花羹,喝到桂花酿,抑或是用它入茶,再者混搭一点桂花慕斯。仿佛和桂花沾染上点关系的都能带点仙气添一分雅致,但确实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名字再美也没有能美过“木樨清露”的诗意和曼妙了。


“木樨清露”道不尽,醉是红楼解风情。



小的时候,还很喜欢整本整本读李清照的词,每遇到喜欢的那阙,就认认真真地抄写在本子上,还配上自己稚嫩的简笔画。她的一首《鹧鸪天》中就有这样的词句:“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中秋。”,她爱桂花,说她“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但我想第一第二这些虚名其实花木是不在乎的,美自美,美给懂得人看就够了。


又是一年木樨花开,“帘外木樨风,月下可访香”,愿我们,都能有最重要的人陪在身边,月下访香。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