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糕点美食交流组

还记得儿时的桂花糕吗?当杭州街头再也找不到它们,心是否跟着苍老……

杭州吃找我2018-08-03 10:14:17



2017 / 01 / 16

和 你  第 2 次 见 面




“出锅咯!”
伴随着揭开锅盖后的腾腾热气,
一股浓郁的桂花香扑面而来,
蒸气氤氲间,白白胖胖的桂花糕闪亮登场。


孩子们咽着口水围着桂花糕摊,
争先恐后地伸出手抢着品尝。


初冬的午后,我漫步于杭城古街巷口,
目睹这一幕,驻足观看。
也禁不住这熟悉的香甜诱惑,
掏钱买上一块,像孩子似地贪婪地吃着,

笑着,仿佛回到了童年。




桂花糕是江南人家寻常的美食。

我从小跟爷爷奶奶长大,

爷爷是那个年代为数不多的大学生,

印象中的他,总是眼前架着一副金边老花镜,

手上拿着厚厚的报纸,一读就是一整天。

手边少不了的就是一小碟桂花糕,

和一杯清澈透明的龙井茶。


在阳光洒满书房的午后,

时间仿佛失去了意义,

爷爷的世界只剩下杯盏之间的温度,

和唇齿间无所不在的桂花香。



原本朴实的桂花糕对于儿时的我来说却是一种嘉奖,

只有做完作业才能放肆的吃上好几块。

糯米粉和桂花的香气在唇齿间逸散开来,

细腻甜香的桂花瓣在口中翻云覆雨,

只是单纯的"甜",都觉得是来之不易的宝贝。


最喜欢看奶奶做桂花糕了。

她的手永远都闲不下来,

一直想着给我们儿孙做好吃的。

每次我都会用心地看着她那双粗糙的大手,

在层层的桂花瓣和糯米团间灵活地滑动,

再用木头模型在桂花糕身子上上一些美丽的吉祥花纹,

最后在表面撒上一层自制糖桂花。



等待蒸糕的间隙,我在一旁玩糯米粉,

洁白的糯米粉质地干爽,细闻闻有一股清香,

一双小手沾满白白的粉儿,堆粉包,

堆起来塌下去,塌下去再堆起来,乐此不疲。


而耳边,满是桂花糕们在大锅里咕嘟咕嘟喧闹的声音,

鼻间也早已浮起了一缕缕从桂花瓣里露出来的花香。

我眼睛睁得老大,细细的聆听着锅里面的动静,

紧紧而耐心地等待着奶奶打开锅盖的那一刻。


过了十来分钟,桂花糕终于出锅了。

顿时,整个灶房、屋子里都飘满了浓郁的桂花糕清香,

奶奶的笑容便立刻浮在腾腾的蒸汽中。


金黄金黄的桂花糕仿佛在锅里浮动,

连同我的心一起跳动。

我眯着眼睛,张开大嘴,

贪婪地呼吸着这一层层散也散不开的香气,

试图不要放过它们任何一丝溜走的味儿。



杭州老底子的糕点 越来越难买到 

摄于知味观2016.3.30


呈现在我面前那最可爱、滑嫩、柔软的

而且溢着谈谈米香的桂花糕,

轻轻咬上一口,桂花在舌尖肆意舞蹈,

细细地嚼几下,浓香与思绪便一起在融化。


看着奶奶做桂花糕,我总掩饰不了内心的童真,

就挽起衣袖和她一起搓起糯米团来。

做出来的杰作倒也像模像样,

奶奶看见了开怀大笑,直夸我“有天赋”。

也许从那时起,这看似普通的甜甜糯糯,

就已驻扎在我心底,

像藤缠树一样不依不饶。




奶奶的桂花糕沉淀着纯纯的老杭州味儿,

而这缕味儿中少不了用小舅公家

院子里盛开的金桂做成的桂花蜜。


秋分时节,杭州犹如是在桂花的香气中醒来。

金灿灿的成片桂花树,长在小舅公家院子里,

花香映着青砖,多少故事尽在默默中。

正应了那句诗“叶密千重绿,花开万点黄”。




待到桂花盛开,小舅公就牵着我的小手去打桂花。

小舅公在桂花树下铺开大张的布,然后举着竹竿,

满树敲打,纷纷扬扬的桂花雨就落了下来。

奶奶把香气袭人的桂花和白糖搅拌后置入瓮中密封。

待新春时节开启时,那桂花的糖香就扑鼻而来,

成为一家人的最爱……


如今那个爱吃桂花糕的小姑娘已亭亭玉立,

而亲手给她做桂花糕的奶奶早已满头白发。

走遍千山万水,尝尽山珍海味,

童年的乡味,如同刻入骨子深处一般,

总在不经意间突然迸发。


曾经土制的桂花糖也是难得一尝了,

但心田上却是落花飘香,

于是寻觅桂花糕的欲求就越发浓烈了起来。


而如今街头买到的那份甜,

也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也许,终有一天,

杭州街头再也找不到像桂花糕一样的传统糕点了。


那份甜甜的期待舌尖的记忆,

那些细微的乡愁纤小的情愫,

那段掩藏的回忆童年的过往,

那个疲惫的念叨搁浅的灵魂,

将消逝在江南静默的时光之中,

终究无法触及。


待到那时,

我们的心,是否也跟着苍老……


【如果你知道这些杭州老底子的糕点还能在哪里吃到,

赶紧留言告诉小编哦~!】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